[授翻 | 闪电侠 | 冷闪]我不可掌控亦不欣赏之物 第一章

暗子出手必属精品!

暗子:

标题:Things I Cannot Control and Do Not Admire/我不可掌控亦不欣赏之物


原作:闪电侠TV


作者:n_a_feathers


译者:暗子(Kiy900)


配对:Leonard Snart/Barry Allen,Captain Cold/The Flash,莱纳德·斯纳特/巴里·艾伦,寒冷队长/闪电侠,冷闪


分级:清水


标签:慢热挠心,慰藉,季与季之间,碰触饥渴症,蜜罐,凶残的苏格兰口音,从狂野风暴那借来的反派


授权: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167414/


备注:译名表请看末尾。


概要:


在奇点事件之后,巴里放弃了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当他没能出现在无赖帮的劫案现场,莱决定必须要采取一些措施。




---


第一章


---




莱纳德·斯纳特恰好站在空旷仓库的门内侧边缘,无声的警惕在他血管中搏动。冷冻枪在他手中,手指扣在扳机上。与仓库的寂静相比,枪械的鸣动在他耳中响亮。唯一的其他噪音,是米克和丽莎两个人在他身后忙碌时厚重的靴子磨砺地板还有高跟鞋咯噔的声音。他们正把沉重的金条从工业保险柜搬到行李袋内,而他在望风。他的视线从门口闪到手表上。




127秒。




“莱尼,我们差不多准备好把这些搬出去了。过来帮忙!”




没有的踪迹。没有闪电的轨迹在城市中穿梭越过机场奔向他们。莱的目光飞向自己妹妹然后重新回到表上。“还没到时候。”




“斯纳特。”这次是米克粗声粗气坚持。




“我说了,还没到时候。”




“莱尼,我知道你在等什么,但他明显是不会来了。”丽莎拉上最后一个行李袋的拉链,开始走向他。“我们得赶在条子知道出了什么事之前动身。”




“他会到的,小妹。”他转向自己的两位犯罪同伙,得意一笑。“有点信心。”




丽莎和米克两个对此显然没什么特别反应,但他们同样也习惯了莱的怪癖,仅仅是用无奈又恼火的眼神回望他。




刚好在一周前,莱听到风声说有一批金条要在运往其他地方之前秘密存放在中城机场区。时间区间短意味着他没法如愿详细规划盗窃行动,但他用贿赂套出了仓库的具体地点——是中城机场侧面的其中一个仓库——无赖帮专属的三把枪很快就用火力压制了派来看守金条的保安。




那些保安现在都绑好关在仓库的小办公室里,尽管遇上的是无赖帮但顶多也就是磕磕碰碰了几下。这都是因为寒冷队长和闪电侠的约定。一年之前三人组或许是会避免不必要的关注,但对于妨碍他们的人,他们绝对不会犹豫下杀手。中城出现闪电侠出乎意料。现在要得到他想要的东西,莱就必须按照规则行事。他发觉这新的协议改变了节奏令他大感刺激。




“说到底你为什么还想要他出现?”丽莎问他,“别说抢大钱了,扯上闪电侠半数时候你不去蹲大牢都已经是走运。想想要是他不在,我们该有多爽啊?”




“但是轻松行动轻松赚钱又有什么乐趣可言?”莱反问,“我已经在这一行干了很久,小妹,比你还要久得多,而且我非常厉害。我有的是钱,我要的是挑战,是竞技的刺激。自从他出现,我们就不得不计划得更加周全,不得不变得更加出色。他让一切都变得更有意思。你也不能否认闪电侠和他的同伴”——他意有所指地瞥了丽莎一眼——“参与的时候更好玩吧?”




“你可能是有点道理。”她带着神秘莫测的得意笑容微微一低头说道。这个做作的习惯是她后来养成的,那时候他们的父亲终于遭到揭发入狱。但那表情没有维持太久,很快她就再次冲着他皱起眉。“但是莱尼,都已经差不多五分钟了。面对现实吧,他不会来了。”




“是284秒,而且他会来的。”莱坚持道。




“你妹妹说得对,斯纳特,我们是时候走人了。”米克心不在焉地往他们的方向瞄了一眼,支持丽莎。




“他会来的。”




“再说了,他又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丽莎继续说,“你的计划完美顺利,一如既往。”他装模作样鞠了一躬,丽莎看到他的表演仅仅是翻了个白眼。“那些保安根本没时间——”她顿住思考了一秒钟接着爆炸了。“你让他们发出信号了!你暗中破坏我们的行动!这就是为什么你这么肯定他会来!”




莱和丽莎斗嘴的时候米克的注意力正在仓库里乱转,但接着他就对自己的犯罪同伙破口大骂,气得冒烟。“你什么!?”看到莱没有立刻否认丽莎的指控,一只粗壮的拳头抓起了莱的大衣另一只往后一拉,准备好一拳揍上那张脸。




莱感觉到恐惧感重重地在胃里一沉,准备好迎接冲击。无可否认,这不是他们俩第一次肢体冲突。米克暴怒起来就很死脑筋,莱只庆幸多数时间里他都能想到办法不成为那股怒火的目标。他能用双手数出自己没有那么幸运的时候,也有胆量承认差不多半数都是自己活该。这次大概就是其中之一。




但米克的拳头还没来得及向前,丽莎就迅速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米克!冷静!现在不是时候也不该在这地方。如果闪电侠知道我们在这里,我们就真的必须赶紧闪人了。”米克一边慢慢放下手她一边抚顺他的手臂安慰,他脸上的怒容一刻也不曾消失,而她的声音语调变得更加平稳冷静,正如一般人面对困兽时的一样。“这是我们自费里斯机场之后第一次作案。”她尖锐地瞥了莱一眼。“可能你觉得他还欠你一条命,莱尼,但我向你保证如果他抓到我们三个,他会嗖地一声把我们直接丢进监狱。况且谁也不能保证我们放走的超能人会来还债。我们还不能冒上所有人都被抓的风险。”




米克松开拳头一把推开莱,恼火地双手向天一抛。莱尽可能隐藏自己悄悄松了口气,尽管躲过了即时的暴力威胁肾上腺素依然在他身体里流动,心跳声在他耳中雷响。米克慎重地走开几步接着转过身瞪着他,仅仅是冷静了几分。“我们开始的时候计划是要干掉闪电侠。你这是有毛病,斯纳特。你还说痴迷!哈!我加入可不是为了这个。”一根粗壮的手指捅向他的方向。“抢钱永远排在第一。振作起来要不我就退出。再也不回来。”




“我们可以远走高飞之后再来讨论那个。”丽莎劝道,身体插进他们两个人中间。各种情绪此刻在莱心里翻滚,而他为自己勇敢的妹妹感到无比自豪。他们的父亲试图压垮她,但没有任何“课程”能够打压她的灵魂,令她儒弱。




米克站住狠狠死盯着他一会儿,接着终于厌恶地哼哼一声转身走开。危机解除,丽莎的全部心力转而回到和莱讲道理上。“莱尼。我们必须把金条搬上面包车了。立刻。”




莱灰心地看着门口。如果闪电侠在城里——莱知道他在,他一直留意着男孩的动向——那么他现在就应该到了。他平时从完美行动中获得的愉悦马上消失无踪。他们或许是快要得手了,但在莱眼里,这是场彻头彻尾的失败。下决定轻而易举。“别管了。”




“什么?莱尼?”丽莎的目光从莱身上落到地面装满金条的行李袋接着又回来。“几百万就这么坐在那里等我们拿啊!”




“我没心情了。”他一边说着扬长而去。




***




当晚稍后,莱坐在圣人与罪人的吧台上细饮一支啤酒。等他们回到共用的安全屋碰头,米克立刻就兑现了之前的威吓,一块难看的紫色淤青高高绽在他的脸颊上。他逃跑到酒吧躲避丽莎和米克两个人翻腾的怒火。金条本来可以维持他们一会儿,比起平时的战利品能让他们玩乐更久,但没有莱的帮助而且警察和闪电侠的威胁随时来临,丽莎和米克做出了更安全的决定,只拿了几根金条塞进衣兜就逃出了仓库。




尽管丽莎通常都能好好应付莱的个性,但这个举动的自私心——全然不管妹妹还有最接近是自己挚友的人——显然有点太接近要害,勾起了他们很早以前的记忆。要是他肯对自己坦白的话,这不是他第一次大步离开她,也可能不会是最后一次。过去每次关乎到妹妹,他总是会为了最好的理由作出最糟糕的决定。他执着和一丝不苟的天性对所选择的职业而言是个长处,但却时常让他事与愿违,令他看不到本该是第一要务的事情直到已经太晚。




米克和丽莎最终会冷静下来的,他不出现在周围的话会更快一些。与此同时他还有其他地方可以逗留。要是不能呆在他们其他许许多多的安全屋里,那就在他留着想独处时用的公寓。一旦妹妹发完脾气,她就会安抚好米克的;每当好友心情不佳,她都有独门秘法对付并且开导他。这么多年来他们三个或许是有争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但或早或晚都会牵引回彼此身边。




莱又喝了口啤酒然后转身,观察酒吧里的客人。除了来接单的酒保,所有人都和他保持距离。这里的人都熟知他;他甚至不是屋里唯一一个警察想抓进大牢里的家伙。圣人与罪人是罪犯的酒吧。在条子眼里它就是个禁地,因此各式各样的人都聚集在这里。




他的脸颊在刺痛,自尊心也是,但没有那么疼。不过他胃里有相当一股内疚感在翻滚,难以平息。他狠狠喝了一大口啤酒想浇灭那股情绪,发现似乎没什么用之后考虑起要不要升级成更猛一点的东西。




就在他正心理斗争伏特加和琴酒哪个更好时,身后的门开了,全场安静下来。那么说是个没来过的人了。他听到踌躇的脚步声接近吧台——要在陌生人进门后依然滞留的寂静中听出来并不难——还有几步的时候停了下来,仿佛新客人在看到这家特别酒吧的内部后马上后悔自己决定走进来。




但脚步最终还是继续,所以这个人必定是鼓起了勇气。他直接走向吧台,坐在莱身边的吧凳上挥手叫酒保上饮料。莱用余光看到对方的手势。




等他好好瞥了侧面一眼,他并不太奇怪自己看到闪电侠坐在身边,随意地穿着紧身牛仔裤和套了毛衣的衬衫。这小子特别惹人注目。




巴里的视线没有从吧台后面排列的各色酒瓶上移开,开始了说话。“你要知道,今晚发生了一件超级奇怪的事情。有人闯进了机场的一个仓库,绑起了保安。对那些小偷来讲这简直是次易如反掌的行动,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些金子——而且是很多,都装好在袋子里——却留在了那里。你该不会正好知道些什么吧?”




他的语气有一丝顽皮,莱没心情纵容他。




“巴里,你想干什么?”他的话语间没有一丝寒冷队长的特色。




巴里看着他,显然是吃惊他没有奉陪。“呃……我只是觉得这好奇怪。我是说,那些保安说是你们干的,但你们没有真的拿走什么东西,所以……”他任由句子悬而未决。




莱气势汹汹地质问他。“你跑到哪里去了?”




“哇哇!”巴里举起双手佯装防御。“你干嘛生气?我以为我不来烦你一次你会开心呢。”




莱纳德转回去看自己的啤酒,握紧酒瓶的指节发白。




“我们有约定,巴里,你让游戏好玩我就不杀任何人。如果你不准备按规则来,那我又为何要?”他顿住一秒让那句话沉淀。“不管你是出了什么事,赶紧在我不得不伤害任何人之前给我醒过来。”他怒声把话说完。




两个人继续坐了几分钟,没有说一个字。酒保过来送上巴里的啤酒但没有停留,很快就与莱和巴里拉开距离。莱每隔一会儿就定时举瓶子喝一口,巴里则是双手握住瓶子低头盯着看。他开始拨弄上面的标签。




“我还以为我们的约定是假如我完全不管你,你就不会杀任何人?”




莱无视这个问题,但他再度开口时声音里已经没有了争吵的意思。“巴里,你来这里到底是想干什么?”




从谈话开始就挂在巴里脸上的那个友好微弱的笑容出现了一丝裂痕。“我就是有点寂寞了,觉得没准你会想聊聊天。”他的语气充满熟练的嘲讽,但里面藏有几分真实。




那激起了莱的兴趣。他整个人转过来直视巴里的双眼。“你星际实验室里的那帮小朋友呢?”




一系列情绪闪过巴里的脸接着他的表情强硬起来。“那和你没关系。”




“假如那影响到了我们的……职业协议的话,就有关系。”




巴里在吧凳上尽他可能往后颓丧地一坐,手掌揉着眼睛叹息一声。这就好像他的假面突然粉碎了,而莱正看着对方笨拙地捡起碎片重新拼凑在一起。巴里终于开始说话时真实的情绪依然从裂缝中渗透而出。“我一定是疯了才会考虑这种事……但我已经几个月没有和别人好好说过话了。”他转过来看向侧面的莱,双手重新撕扯啤酒上的标签。“黑洞打开的时候你在中城里吗?”




“我在。大吃了一惊。我听说市长想颁给你一条闪亮亮的钥匙表彰你关上黑洞。我真好奇你拿去当铺的话能换几个钱。大概连那瓶啤酒都买不起。我可不认为超级英雄事迹能赚很多。我要是你,我就会要点更值钱的东西。”莱的脸上隐约出现平常的那个得意笑容,巴里笑哼一声。




“我要是你,我就会请我吃点辣鸡翅。”




“别得寸进尺了小子。那么,回到那个黑洞上面……”




“啊对。你大概在新闻上看到了点消息,但是他们什么都不清楚。他们一直说我是个英雄,说我拯救了这座城市,但我没有。一开始会出这种事全是我的错。我太蠢了……如果那时候我真的按照计划做,没准结果会更好。至少,不会有人记得我干了什么。”巴里似乎再次蜷缩起来,双手捂着脸。“可现在……他们全都怪我。我就是知道。而且他们绝对有资格。我也怪我自己。都是我的错。”




“小子,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给点上下文。”




“好吧,好吧。嗯,所以……”接下来巴里开始了说话。一大堆话,从他母亲的死开始并用中城上空的奇点结束,整个过程里他的手都动个不停,紧张不安地向某些不存在的东西伸出手想去把玩,接着又缩回自己的胸膛。莱聚精会神地倾听,牢记下所有信息;他肯定其中一些未来一定会派得上用场。这是个难以让人相信的奇幻故事,但莱见过和闪电赛跑的男人,见过手掌心能酝酿风暴的男人还有能瞬移到视野内任何地方的女人。世界在一年之内变得奇怪许多,而他的适应能力特别强。




“凯特琳一句话也没说就去了水星实验室,西斯科在中城警局里但我没怎么见过他。我的‘没怎么见过他’是说我确保自己见不到他。我基本上住在星际实验室里,因为,嗯,显然那里现在是我的了。”




“艾瑞丝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朋友但我却受不了见到她。是我害死艾迪,而我心里有很可怕的一小部分居然高兴——恶,那样说真的是太可怕了——因为这下吉迪恩的报纸就会成真了。我想,也许我能找办法回去改变,救他回来,救罗尼回来,可那样的话岂不是会改变未来?博士,威——”他颤抖着吸了口气,“逆闪电说改变过去只会发生更糟糕的事?我最后一次尝试的时候,确实算是。”




“我知道我这样太自私。我不该那样想的,我应该当个英雄。奥利就会,罗尼和艾迪就会。但我做不到。我恨自己做不到。”他陷入了一会儿沉默,似乎迷失在自己的思绪中。终于,他疲倦地重重叹了口气说完,“所以我就远离他们所有人。但那样挺寂寞的。”




莱还是觉得自己好像缺失了许多完成拼图的碎片(吉迪恩的报纸?发生更糟糕的事?)但他已经明白得够多。巴里的负罪感无所遁形。那股负罪感令他完全切断了和家人朋友的联系。




他回想起他刚得知闪电侠身份的时候。在小树林里短暂讨论过后,他花了几个星期悄悄尾随男孩,找出对方所有能够了解的情报。知彼知己什么的。巴里几乎从来都不孤单。在中城警局里他好像总是有一名朋友或家人过来看他,莱惊讶他居然还能完成任何工作。在星际实验室里西斯科、那个姓斯诺的女人还有轮椅男围着他,等他回家那也是回到他养父的家。莱想到自己的生活。在他观察巴里的那几个星期里他大概顶多只说了几个词,而且对象全是服务业的陌生人。对他来说几个月没有妹妹的消息稀松平常,而且米克似乎也时不时在他的生活里进进出出。他们的人生如此截然不同。




当然,莱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要冷酷,要对其他人封闭自己让心肠变硬。感情害他挨打所以他学会了克制。巴里的毫无保留真心令他吃惊。在他接触的那些人里这并不常见。巴里的情感太强烈,他的一颗心坦率地表露在外并不断寻求肢体上的肯定。




莱也许不能明白这小鬼现在生活中所发生的一切,但是手上的拼图碎片很快就拼凑了起来。这小子渴望和别人互动,甚至可能是别人的喜欢。天上出现黑洞是三个月前的事情,巴里说他从那时起就孤立自己。




莱决定回到从劫案开始就一直困扰他的真正问题。“就算你现在是一个人行动,那也不能解释你今晚为什么不出现。我知道保安触发了无声警报,我知道不管你身在城市中的哪里,接到呼叫之后不到1.5分钟就能到仓库。所以你为什么没有来?”




“因为我知道我可以信任你不伤害任何人。而且我……我就是……我已经受不了出动了。”小鬼眼睛里的灰暗似乎变得更加浓重,他的双手不断四处游走——他迅速向下一瞄确认到对方的脚也在不停动弹——就像正在戒毒的瘾君子一样焦躁。“没有人一直在我耳边说话太寂寞了。我都没有意识到我有多想念那声音。我知道这样做是为了大家好;我保护所有人的安全,不让他们受伤。”他阴郁地笑哼一声。“或者说是生活在这个满是超级恶棍的城市里尽可能不受伤。但有些夜晚要独自行动太困难了。我是说,你懂的对吧?就算是你也有热浪和金色滑翔者守住你的后背。”




“也不总是。”他指了指青掉的脸颊,转过那一边面向光让巴里看得清楚一些。




“天啊,”他皱着脸说,“至少这几天你看起来会很酷。出了什么事?”




莱端详了巴里好一会儿,对方在他面前坐立不安,抚摸着吧台上的螺旋木纹。“是你,我估计。”




小鬼身体僵住,脸上的情绪在惊讶、迷惑到尴尬间千变万化。逗弄他真是特别好玩。巴里再次捡起自己的啤酒,小小吸了一口藏起自己的脸,于是莱继续说。“丽莎和米克不是很高兴我半路上就抛下行动不干了。米克比较有点……喜欢表达自己的不高兴,不过我敢肯定丽莎到时候一定会找到办法让我吃苦。但你也别太担心,等你还没反应过来我们就会重新聚在一起让你日子难过。”




“经常有这种事吗?你们吵架?”




“不算少见。”




“那么,你寂寞的时候都干什么?”




“妓女。”




巴里一口喷掉刚刚喝进的啤酒,超级慌张内疚地看向酒保,而酒保还在非常故意地完全无视他们两个。看到自己不会陷入什么麻烦,巴里伸手去拿几张餐巾纸开始收拾自己的烂摊子。莱放任自己看着小鬼头的反应轻轻发笑。




“但那不是……我是说……嗯……”




莱决定可怜对方把他从不必要的尴尬中解救出来。“只不过是在我的行业里,不把那种事搞复杂更好。我不需要别的东西让我分神。我得到我需要的,女人也有相应的补偿。这是种双赢。”




“噢,我只是……我还没遇到过任何用……呃,你懂……的人。”




“你的纯洁令人震惊,小子,你应该已经在中城警局见过相当多娼妓了吧?”




“也没有。我的意思是,我不经常被叫去处理那种案子,而且在警局的时候我绝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巴里沉默了一会儿思考接着凑向莱。“有用吗?”莱能推断出他真正的问题是:这能帮我不再孤单寂寞吗?




莱仔细观察面前的年轻人。巴里正在寻求些什么取代亲朋好友留下的空虚。他需要的是陪伴,是温暖,不是陌生人公事公办的碰触。不,推荐这小子到外面在街角摸索找位朋友不是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但这必须采取什么措施。莱知道如果没有闪电侠挑战他,他很快就不能从行动中得到满足。现在他知道能够做到什么了,回归到以前简单粗暴出手就走的抢劫根本不可能。假如巴里现在的困境意味着他不能够完成闪电侠的使命,那么就必须要采取措施解决。




但要如何治好巴里·艾伦?调解他和他朋友之间的关系?就算他能够说服巴里尝试解决,其他人也决不会信任他。如果他们在和好之后发现莱牵涉其中,他们会说服巴里立刻把他关起来。




得不到莱的回答,巴里继续陷入思绪当中,一只手扒过自己的头发弄得乱七八糟。“因为我觉得我绝对不……你懂。那太奇怪了。我现在需要的类似妓女,不过更像是有偿的朋友?只是一个可以呆在身边的人,你明白?可以聊天,拥抱,那种事情。有这种东西吗?”他抬起头看着莱,仿佛对方是这个课题的专家。仿佛他刚刚问的问题一点也不荒唐。




莱看着对方的眼睛,与此同时各种想法在他脑里缓缓爬过。一个主意突然在内心深处一闪,不算是完美甚至也不细致。不,差得远了。但假如有用,没准莱可以得到他要的东西。




那么就来测试一下。




“哪怕是你,花钱买朋友也有点太可悲了。”他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握住巴里的上臂,莱在监视时经常看到韦斯特警探这样对养子表达喜爱之情。巴里在他碰触之下紧张了一微秒但接着整个身子都靠了过去。莱在心里拍了拍自己的背叫好。




就在巴里坐着思考并受到莱的碰触蛊惑时,他的双手终于第一次静止不动。莱不打算错过自己的机会。他慢慢放开手接着把手掌平放在吧台上,开始一寸寸接近巴里的手。随着他们之间的距离逐渐缩小,酒吧似乎越发安静。巴里居然还什么都没觉察,莱觉得这简直是个谜。终于,在分隔他们的距离只剩下一厘米时,莱伸出一根小指头和巴里的勾在一起。




魔咒解除,巴里仿佛烫到了一样立刻猛地抽回手。“你在干什么?”




“我在解决这个问题。”




“怎么解决?色诱我吗?我没兴趣。”




“我也没有。但你显然需要人类接触,而我又需要一个能准时到场、精神集中并旗鼓相当的对手。如果稍微牵一下小手能替我达成目标,那我愿意牺牲小我。”




“你疯了。”不可置信染上巴里的声音。




“而你渴求碰触还抑郁。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巴里笑哼一声,但莱注意到他没有说一个字否认诊断。




“在我听来你似乎想念你的朋友。而正义楷模如你,尽管他们很可能和你一样痛苦,短时间内你都不会去解决这个不知道什么事情,因为你觉得你在做‘正确的事’。如果我说错了那么就麻烦你纠正一下,但我想对于两个站在对立面的人来讲,我们相处得还算不错。就像我说的,你需要陪伴而我需要有人让我全力以赴。你觉得呢?”




这一刻在他们之间拖延。要不是莱看人看得很准,他一定会感到紧张。他知道结果会是什么,他只需要等巴里得出相同的结论。终于男孩说话了。




“我不要在破烂酒吧里和你牵手。这真的是太诡异了。”




莱打量了他一会儿。“楔石城,坎贝尔路和24街交界角落里的那栋公寓楼。顶层512室。明天晚上7点过后到那里。”




说完这句话,他把几张票子放在吧台上就离开了。




===


作者注:


高中毕业之后我就没写过任何东西(而这是好长好长一段时间),同人小说更是从来都没有写过,但是这个点子在第二季开播之前就已经出现在我心里,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在思来想去。我已经东一点西一点为未来的几章写了些碎片,对故事走向也有了些模糊的概念。


标题来自约瑟夫·海勒的《出事了》。“我心里出了些事,我既不可掌控亦不欣赏。”




译注:


AO3已放上译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032879 


欢迎前去点kudos!!!


顺便明日更第二章!


===


译者偏好全中文,放出译名表以供参照或替换。
Barry Allen = 巴里·艾伦;Leonard Snart = 莱纳德·斯纳特(Len/莱,Lenny/莱尼);
The Flash & Captain Cold = 闪电侠&寒冷队长 ;
Joe West = 乔·韦斯特 ;Henry Allen = 亨利·艾伦 ;Iris West = 艾瑞斯·韦斯特 ;
Cisco Ramon = 西斯科·雷蒙 ;Caitlin Snow = 凯特琳·斯诺 ;
Lisa Snart (Golden Glider) = 丽莎·斯纳特(金色滑翔者);Mick Rory (Heatwave) = 米克·罗伊(热浪);
Hartley Rathaway(Pied Piper) = 哈特利·拉瑟威(魔笛手);Axel Walker(Trickster) = 阿克塞尔·沃克(魔术师);
Mark Mardon(Weather Wizard) = 马克·马登(天气巫师);Evan McCulloch(Mirror Master) = 埃文·麦卡洛克(镜像大师)

评论
热度 ( 170 )

© captainfrea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