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闪/翻译]拾我碎心(章一节一)(YJ1后设定,Mainline第二部)

天呐mainline!!这可是个大工程!!!

油断旅人:

Kazyre太太的鸟闪同人文《Mainline》系列第二部《Picking Up the Pieces》译版


原著:少年正义联盟


作者:Kazyre


原作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8952814/1/Picking-Up-the-Pieces


CP:迪克·格雷森&沃利·韦斯特


译:断


beta:Lawlietnov


这一段献给作为beta的阿日(Lawlietnov)。阿日的beta修改版里纠正了原始译版的许多语序错误,加入了很多巧妙的句式,并指出改正了一些翻译上的漏洞。她为这篇完全版提供了更畅快淋漓的读感,实在功不可没。由衷感谢阿日的指点,我也会努力在这样一名榜样下学习进步,为读者带来更富有可读性的鸟闪文翻译。


——


                                                            拾我碎心


                                                  Picking Up the Pieces


                                                             Kazyre


                                                            章一节一


[地球大气层内


2月10日,东部标准时间18:20


小队第一年]


“嘿,闪电侠,你不觉得脚凉吧?”


巴里从沉思中惊醒,给了哈尔一个白眼,后者正努力憋着不让脸上挂出一副吃了屎的笑容。他紧紧攥着他的闪电跑靴,琢磨着要不要朝哈尔的脑袋甩出一只。一定会大快人心的,这点巴里可以肯定,但靴子也可能会反弹并抵消灯戒构筑圈。巴里可不想死在外太空,于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绿灯侠唯一的弱点就是黄颜色。它是恐惧的代表色,是绿灯意志力量的相反色,它拥有削弱甚至抵消最强灯戒构筑物的力量。


巴里的战靴非常之黄。因此,每当哈尔带他穿越宇宙时,他都得脱掉并手提着它们。哈尔觉得这事非常有意思。


巴里则不觉得。


“你到底在笑什么?”他回头瞪了他最亲密的伙伴一眼。“别忘了是谁有着最蠢的弱点。”


在他旁边,神奇女侠咧嘴一笑,并扭头以掩饰她忍住了的笑声。


哈尔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就好像你有多少理了。你这人形垃圾桶。你选黄色和红色当制服又不是我的错。”


“噢,我真是抱歉当初做制服的时候没挂念着你,”巴里含着笑翻了个白眼。完后他又咕哝道,“自恋狂……”


哈尔并没有否认。他朝戴安娜眨了眨眼,后者仍然没有把控好自己被逗乐的表情,“那么,你就应该挂念。”


“我当时还不认识你呢,”他用胳膊肘捅了捅哈尔的肋骨,“不过如果我当时认识你,我一准儿会把整套制服都弄成黄色。”


“那么,你就会穿得跟极速博士一模一样了。”戴安娜挖苦道。


巴里不由脊背一凉,极速博士残暴的血红色双眼顿时侵入他整个脑海。他甩开所有过去同他激烈战斗的回忆,迫使自己挤出一声放松的笑来,“也对。好吧。”


“我喜欢你和沃利两人看起来像是番茄酱和芥末酱的模样,”哈尔窃笑,“跟你俩还挺配。”


“而你就像一袋发了霉的绿豆。”


这话竟激起了哈尔的斗志,巴里哭笑不得,“这可是灯团的颜色。你怎么敢这么说!”


戴安娜无奈地叹了口气,“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们俩找不到其他人跟你们走这趟‘太空探险’了。”


“不是‘太空探险’,”哈尔打趣儿地辩护道。这正是当初哈尔忽悠他参与这场征途时所用的原字原句,巴里决定不揭穿这一事实。“这可是正经八百的灯团事宜。卡特玛[1]需要借把手来对付塞尼斯托。”


“为什么这不是约翰的任务?”戴安娜好奇地问,毫无疑问指的是哈尔在地球上的后援。


“通常都是他的,”哈尔耸了耸肩,然后神秘地挤眉弄眼,“不过传闻嘛,约翰和卡特玛在……你知道的……”


他暗示性地圆了尾,像个超级反派似的挑了挑眉。不知怎么回事,哈尔总是以为联盟里所有人都对灯团的花边新闻了如指掌——说得好像巴里都可以随便打个电话给基叔[2]问问最近674扇区对待哈尔怎么样似的。


“你多大了,十二岁吗?”巴里笑道。


“不,”哈尔翻了翻眼皮,“总而言之,那是个足够让他俩不能一块儿战斗的传闻。”


“我真为他感到高兴,”戴安娜说,“你也该想想安顿个家了,哈尔。”


巴里放声大笑,“我已经说了他好几年了,戴。”


“等你安家了我就会去,公主陛下,”哈尔长叹一口气。一想到在那后头会被“某个男人”束缚住,戴安娜就满脸的不自在。


巴里看着他们俩轻轻笑了,无法理解是什么让他们觉得婚姻这么糟。他一直都是一名持家的男人呢。


远处,瞭望塔化作群星一点,三人松了口气。随着哈尔飞得越来越近,瞭望塔逐渐露出面容。


“我等不及淋一场热浴了,”戴安娜揉搓着酸痛的肩膀,疲惫地嘟囔道。巴里不得不认同,他沉重的四肢正向一切多余的动作发出抗议。这次的任务完成地十分艰难。塞尼斯托又玩起了“讨回我家乡”的老把戏。每个人都战到筋疲力竭。


“我要回家,吃点点心,然后死睡它几个小时,”巴里认真思考并计划着他今晚剩余时光。


哈尔又笑了,“一点‘点心’是你体重的两倍。而且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要打盹儿了?你可开始变老了,伙计?”


“你不过也就比我小两年,” 巴里闪了过来一手戳进哈尔的胸膛,“当心点你说变老的是谁。”


[1] 卡特玛·推(Katma Tui),1417扇区女绿灯侠,漫画原著里后期成为约翰·斯图尔特的妻子。


[2] 基叔,基洛沃格(Kilowog),绿灯军团的教官。


面对他们的拌嘴,戴安娜无奈地摇了摇头,因为她的年龄比他俩加起来都要大不少,她按下了耳边的微型通讯器,“神奇女侠呼叫瞭望塔。我们正在接近基地。请打开喷气机停留港湾大门。”


巴里听不到耳机里的回复,他看到气闸门慢速上升,但比平时都早得多。通常需要几分钟准备好开门的。这意味着有人一直密切关注着他们的到来。奇怪。


他只希望在他们离开的期间,地球没有发生什么全球性灾难。这么说来,一开始让联盟的三名重量级战士同时出征两天并不是什么好主意。巴里现在真的没力气再干别的事了。他精力都快燃尽了。


哈尔将他们安全带进入气闸门,等待铁门封严,房间充满了氧气才收起绿色球罩。巴里轻松落地然后穿上了靴子。随着金属齿轮的嘶嘶作响,对面大门被拉了起来。


巴里刚想跟哈尔和戴安娜说声晚安,然后闪进泽塔通道时,他注意到超人正站在二十英尺[1]外的地方,显然是在等待他们的归来。真棒。他看起来苍白无力,好像他宁愿待在整个宇宙任何一个角落也不要待在这里一样。


“克拉克?”戴安娜担心地叫道。她朝他走近了几步,“你没事吧?”


巴里突然察觉到港湾里一个人也没有,就连雇来的那些一礼拜七天二十四小时不停运行卫星的技术人员也都不在。


克拉克没有对她的担忧作出反应,而是朝她身后的巴里径直看去。他张嘴,却欲言又止。巴里沉默地回视,感觉气氛愈加沉重紧张。


“闪电侠……”他又试探着说,声音比死人还要冰冷。


巴里顿时感觉整个身体开始紧张地打颤。他感觉房间正一点点被水淹没,他本人也开始晕头转向黑白不清了。


“巴里,”克拉克喊道,更像是在稳定自己的情绪,而非寻求巴里的注意。“出事了……”


刹那间,妻子的脸庞从他脑海中一闪而过。巴里感觉肺部开始变得冰凉,双腿也麻木起来。不……


“什么?”他哽咽道,喉咙因害怕而紧缩着。哈尔在巴里大脑甚至做出反应前就出现在了他身旁。


“是沃利……”克拉克陈述道,仿佛每说出一个字时都要承受肉体上的痛苦。


不。


[1] 二十英尺,约6米。


不不不不不拜托了不。


“他在家被袭击了。杰·加里克和马克思·墨丘利将他送赶到午夜侠医那里,但是……”氪星人无助地摇头时,深邃而悲愤的眼神已经足够击垮他了。“他们没能把他抢救回来。”


哈尔突然抓紧他的胳膊,巴里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双腿已然发软。就在他面前,戴安娜双眼大睁,惊恐地盯着克拉克,她一手捂在嘴上,另一只在空中打颤。他仍然记得第一次把沃利介绍给亚马逊人的那天。十岁的小沃利嘴巴张得老大,吃惊而又好奇地仰视着戴安娜,并马上声明她是他所见过最美丽的女士——当然除了他深爱的艾瑞斯阿姨之外。巴里当场被他逗笑,觉得他太可爱了。戴安娜干脆蹲了下来,含着笑容在沃利脸颊上亲了一下。后来的几个小时他都红着脸,拒绝在做客时间内再看戴安娜一眼。


克拉克向前靠近了些,抓住巴里的肩膀,看到巴里正在一个急速上升的频率嗡嗡震动时又稍稍后退了一步,“巴里,我十分抱歉。”


巴里头皮发麻摇着头,想方设法将注意力集中到克拉克的脸上,但是无果。他无法呼吸了。眼角的视觉开始变得模糊灰暗。他们没能将他救回来……?沃利死了?巴里一手哆嗦着摸上面具并将其向后摘去,使脸庞暴露在外。不,这……不能是这样的。他们明天都还有安排呢——整个周末都有安排。他可是要过来跟他和艾瑞斯度过礼拜六日的。沃利可兴奋了。巴里还要第一次带他去太平洋的岛屿呢,然后他们还要顺道路过佛罗伦萨去买艾瑞斯最爱吃的冰激凌。一直以来,他每月都至少腾出两次机会,带沃利长途跋涉,周游世界,好让他对这个星球有更多了解。很快,沃利就能快到觉得泽塔道都百无一用的程度了。


然后,他们还会……去看那场如果不看就对不起艾瑞斯的电影。巴里神智恍惚,拼了命地整理思绪,想弄明白克拉克刚刚都说了些什么。但他办不到。他的侄子不可能就这么死了。他还那么年轻。他刚刚才过十六岁。沃利是那么活泼,烂漫,充满了生命力。没有什么能改变这个事实。


“到底怎么回事?!”哈尔愤怒地逼问。他的语气惊到了巴里,狠狠地一把将他从泥沼中拔了出来。他最亲密的伙伴的愤怒跟自己的呆若木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神速者用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为什么。然后,一切再明显不过了。


克拉克说沃利被袭击了。


顿时巴里胸腔燃起熊熊怒火。有人谋杀了他的侄子。他身体震动到一个危险的频率,哈尔不得不松开他的胳膊向后退去,“他现在在哪儿?”


“他们明白那儿发生了什么后,黛娜马上就去中心城将你的妻子接了过来,”克拉克镇定地说。“他们都还在医疗室那里。”


噢不。一盆冷水瞬时浇灭了他胸中的怒气,他没再多说一句话便冲出了港湾。


艾瑞斯……


——


[瞭望塔


2月11日,东部标准时间08:30]


巴里·艾伦正走在通向医疗室的曲折的长廊里。他一指按着耳中的微型通讯耳机,一边礼貌地对在走廊里经过的些许英雄点头示意。耳机的另一头,布鲁斯·韦恩正跟他说迪克昨晚没有回到蝙蝠洞而且也没有回韦恩大厦的事。据阿福所言,小鸟压根儿就没有通过泽塔道进入蝙蝠洞。“抱歉,蝙蝠。我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我当时亲自送他进了泽塔通道的。他可能去了正义山。你问过小队了吗?”


巴里安排了神速者守卫他的侄子,现在他正在查岗的路上。艾瑞斯终于在早上6点终于同意睡几个小时的觉,将她对她哥哥一切口头攻击和威胁的任务交给了哈尔。在想出如何处置卢迪·韦斯特之前,巴里索性将他丢给自己最亲密的伙伴及其“突然就不稳定的”灯戒构筑物来看守。联盟想就罪名对他施展审讯。


巴里则想把他埋到地下。他当时差点就这么做了。如果那时克拉克没有去追赶他,并在他在即将挣脱戴安娜的拦截的前几秒钟到达,那巴里就会直接震进卢迪的拘留室并将他杀掉。


如果真那样的话,他铁定会为哈尔“不小心”失效的构筑物以及能痛打他大舅子而满意的。


“你亲眼看到他从泽塔道传送出去了吗?”布鲁斯疲惫地通过耳机询问。


“没有,”他承认道。“我们到了传送门口后我就马上离开了。杰带艾瑞斯下去去找卢迪,我想陪她一起。”


耳机另一头,布鲁斯沉默了。巴里可以轻易想象他坐在蝙蝠洞的电脑大屏幕前沉思着两手相扣的画面。“他从来没有离开过瞭望塔……”


巴里转过走廊拐角,马克思·墨丘利还留在原地守着班,他给他的神速者伙伴挥手致意,提起给他带来的早餐。凌晨早些时候,巴里,杰和强尼都向马克思提过好几次轮班,但是马克思连一个短暂的休息都谢绝了。


“我现在正要去再查看一下沃利,”他对布鲁斯说。“我会问问马克思有没有看到罗宾。”


他都没来得及张口询问,马克思就连忙点头并饥肠辘辘地撕开了早餐袋,“你有两个小忍者昨晚偷偷溜了进来。”


巴里惊讶地顿了下,“……那罗宾在吗?”


“你自己看,”马克思开始吃起第三块硬面包圈时咯咯笑了。“你离开了五分钟之后就跑了回来。”


“马克思说他在这里,”巴里将消息传达给布鲁斯,然后闪进沃利正休息的医务室。“等一下,我这就去看看。”


他在沃利病房门前停下,偷偷地从门缝中瞟去。


他眼前的画面非常可爱。沃利和迪克双双躺在病床上熟睡,环抱着彼此的臂膀。罗伊贴着床边坐在一把椅子上,这个位置能让他顺利地看守他的两名伙伴。他一脚搭在床沿上,双臂抱胸打着瞌睡。


巴里感觉自己脸上绽开一抹微笑,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他将三名年轻的小英雄定格在屏幕中心,然后拍了一张照片,“你可以放心了。他溜回去陪沃利了。我现在正给你发证据呢。”


“证据?”布鲁斯以他深沉的语调问道。


巴里从他手机的联系人里选了布鲁斯,哈尔和奥利弗,然后点下发送,“没错。看看你的收件箱。”


他耐心地等待着,站在原地默默地看着沃利和他最好的两名朋友。布鲁斯在那头沉默了足足一分钟,然后巴里听到他说“呃……”


“从什么时候起我们的搭档们就开始不听我们给他们的命令了?”布鲁斯沉吟。


“呃。他们长大了。是会发生的,”巴里靠向门框。他语气很轻松,但随后皱了皱眉头,脸色也阴暗了下来。沃利几乎没有过成长的机会。他将这个想法甩到脑后,揉了揉双眼。“况且,他们三人中没有一个有着你说的“服从”的性格。”


“姑且不说这个,”布鲁斯听起来对他的养子有些失望。“罗宾会给闪电小子的疗养添乱的。”


“噢,这倒不是事儿。我敢肯定,在有任何伤到沃利的风险前,他都宁可先砍掉自己的胳膊,”巴里冷静地说道。“我到现在还在等着他俩来找我说要结婚的那一天呢。”


布鲁斯又沉默了,或许在揣摩最后一句话,然后说道,“这个……不会让我惊讶的……”


“对吧?”巴里轻轻地笑了笑,努力不吵醒熟睡的孩子们。罗伊在椅子上挪了一下身子,马上又不动了。


“你想让我过来接走他吗?”布鲁斯在蝙蝠洞水帘和成千上万的蝙蝠的回声下问道。


“如果你想让他回家的话,”巴里耸耸肩。“我觉得让他留在这儿陪沃利挺好的,避免沃利想太多。我担心的是,沃利今后该怎么面对这些。”


“荣恩想要进入你侄子的记忆并给他做一个心理评估。”


巴里听后表情僵了一下,“留到他有意愿找人倾诉时再说吧,我不愿强迫他。不过我会把荣恩的提议作为最后措施的。我一直在为他父亲带给他的一切伤害发愁,我只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帮他。我都不知该从哪儿开始呢?”


“你不会独自面对的,”布鲁斯安慰道。他现在体贴得十分不像话。“半个联盟都把那孩子当做家人。他有一回甚至把约翰·斯图尔特都给逗乐了。”


巴里笑了。地球的后备绿灯侠是个强硬,极端理性的人,偶尔还十分吓人。然而,每次巴里遇上他时,他都会轻淡地问问沃利的近况,他还给年轻的神速者起了个外号叫“小能手”。


“他会好起来的,”布鲁斯认真地继续说道。“沃利很顽强,你知道的。”


正说着,巴里眼瞅着罗伊慢慢地苏醒过来,他环顾四周,查看所处环境的情况。坐在椅子里的红发弓箭手向前倾了倾身,仔细地检查了一遍沃利,然后露出满意的表情。


“而且他身边的朋友们比他还要顽固。他们是不会允许这件事摧垮他的。”


罗伊在感知到屋子里另有人在时,身体猛地绷紧,转过身看到巴里。那双充满了决斗意味的双眼盯着神速者仿佛在说“我看你敢赶我走。”


巴里发自内心地笑了,对罗伊摇了摇头以作答复,伸手握住门把手并合上了门。巴里按下微型通讯耳机的通话按钮,从病房里退了出来,心中已经明白他的侄子正处于两名极有能力的人的保护下,“我知道。”


TBC





评论
热度 ( 150 )

© captainfrea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