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闪电侠|Cold/Flash冷闪邻居AU】跌撞携行 第八章 早餐前的糟糕决定

暗子:

标题:跌撞携行/Tumbling Together

作者:RedHead

译者:kiy900(暗子)

原作:闪电侠TV/The Flash(TV)

配对:Barry Allen/Leonard Snart(原文tag,斜线不一定具有意义)。冷闪(译者标注)。

附注tag:邻居AU、大致是CW宇宙、假情侣、压力烘焙、误会、洗澡唱歌、奶油大战、超多梗、慢热、暖甜、不是恶搞文啦、连载中。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119645

概要:


当莱纳德和巴里发现他们不小心成了邻居之后,他们学会了如何在种种误会和统一得惊人的共同战线间继续他们的新生活。


A.K.A 最后不小心变成了假情侣AU的爆笑邻居AU,各种笑点、梗还有一条大大概概的剧情线。


---


译注:今天po主生日/ w \ 来回馈社会庆祝一番!白天还有一次更新!


章节概要:丽莎来打搅莱和巴里(假装)一起度过的早晨,然后这一天从此开始脱轨。


---


第八章 早餐前的糟糕决定
 

巴里既暖和又舒服,而且最棒的是,他正在熟睡。考虑到前一天晚上他都紧追在罗斯科·迪伦身后,一直追到凌晨才运用西斯科的装置把他逼到角落拦下了他,这还挺不错的。他终于给尖峰人戴上了手铐,绝大部分功劳都要谢谢莱给他的几个小提示,帮助巴里利用对方的自大引他入套。倒不是说他准备告诉西斯科和凯特琳那神一般的灵感是从哪里来的,不过怎样都好,西斯科的装置安全地铐住了罗斯科转交给警方拘留,然后对所有人来讲这就该说声晚安了。在那之后,巴里想自己有资格睡个……唔,想睡多久就睡多久,可接着,头边刺耳的铃声打断了他的安眠,是——

“泥嚎?”他对着电话咕哝,七分入睡全靠下意识反应。

“巴里,过来这边。马上。”

是莱。他看向时钟。现在是早上七点十五,星期六

“你疯了吗?我在床上呢。”

“我跟丽莎说我昨晚和今早和你在一起好让她别来烦我,现在她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所以小子如果你不在这里——”

“天杀的。”

巴里嗖地一声下床绕到隔壁门,对方的门还锁着(不是吧莱)。他能听见丽莎的声音自楼梯井底部传来(在打电话?)于是他穿透那扇该死的玩意儿,差一点就撞到了莱身上,对方正从厨房走向门口。

“你到底是怎么——”

“穿过来的。但我想我听到了你妹妹在楼梯里的声音,正在打电话?”巴里没好气地把自己的手机丢上柜台。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头发翘得乱七八糟而且依然累得脚步不稳,不过穿门把他弄醒了。

他看向莱,对方正穿着……睡衣。莱穿着睡衣。他穿着条看起又软又暖的睡裤,整个人一看就觉得拥抱起来一定会很舒服,他上身是一件白色背心,向巴里展露出两条完整的花臂还有更多刺青,令他想做一些完全不同于抱抱的事情。某段记忆浮出水面,他想起自己抓住莱的手腕而对方穿着和这一身差不多的衣服,但接着巴里觉察到莱的表情,注意到他看起来心情恶劣而且焦虑烦躁。

“你看起来就像有人往你的脆谷乐里撒尿,男朋友留下来过夜的时候你一般都这副样子?”

“只有妹妹决定早上来打搅我的时候是。”莱的双眼上下打量他于是他努力集中精神,突然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只穿着星际实验室的T恤和三角裤。

“总而言之,她干嘛要过来?”

“我一直在躲她于是她决定要来毁掉我的好日子报复。她到停车场停车的时候才给我打电话。”他们听见脚步声爬上楼梯传入过道,丽莎的声音模糊在门外。

“巴里,脱掉那件衣服,这破绽太明显了。”

他低头一看然后——要死。他一秒钟就把衣服脱了下来——“哪里可——”

“我房间——”

他去了又回,把衣服扔进莱的房间,没有多花任何时间环顾四周就嗖地一声折返——等等慢着不行天哪——他站在对方家的厨房里除了内裤什么也没穿。他正准备再次转身去找些莱的衣服穿上,就在这时对方抓住了他的手臂。

“干什——”

“你别为这个揍我——”

他们听见钥匙捅进门锁的声音。

莱带着他们两个身体一旋把巴里压上冰箱,深深地吻他。冰冷的冰箱门贴上背部令巴里吃惊抽气紧接着——天啦救命那是舌头。他没有停下来思考,只是双手绕上莱的肩膀然后回吻,手指揪住背心的布料,莱的双手爬上了他的腰往上摸到背后裸露的肌肤。莱很擅长这种事,双手坚定有力,每一个动作都透出自信,舌头富有技巧地探进巴里嘴里,压着他的舌头交缠而他差点就呻吟出声。他们才不过吻了几秒巴里就已经弓身向前,想要更多。

门一晃推开了。

巴里的心跳飙高——比现在已经加速的还快——猛地把头向后一抽,断开这个吻。莱慢慢地往后拉,垂下双手落在巴里腰胯上但没有抽走,与此同时丽莎已经开始了说话——

“你们也早上好啊。天哪,莱尼,你知道我快到了的。”

巴里望向站在门口的她,脸颊绯红收回手臂,但是莱还没有后退所以他只能找地方放下双手,最后决定莱的小臂是个安全(并且非常诱人)的地带。“而知道我想用今天早上补偿巴里。”

补偿、亲热,他们刚刚正在达成两者其中之一,巴里的脑子特别没用地补充道。难道他们不是该假装就要分手了吗?假装要多花时间和他度过似乎具有反效果。那么深情地吻他绝对是对……对什么东西,对所有一切具有反效果。

“莱,我还是……”巴里开口说,准备好把莱的手从身上剥下来,并且何止是准备好也许能溜回自己公寓然后埋进最喜欢的靠枕里,崩溃和寒冷队长接吻的感觉有多棒。

丽莎下一句话是对电话说的。“肖娜我得挂了。二十分钟后见?好的拜。”

“丽莎,我说最后一次,我今天早上要和巴里待在一起,不——”

“噢我们至少可以一起吃个早餐的对吧?”她撅起嘴巴但是这次就连巴里都不信,不过莱还没有松开他的腰胯所以他还困在原地。“巴里你饿了吗?我买了十字路口那边的百吉饼哟?”

巴里的肚子立刻咕噜噜咆哮起来,他能闻到丽莎手上那只袋子里的食物香气。她露出笑容目光锁定在他身上。“小可爱,你忙得都饿了?”

“我,呃……哦天哪该死,”他涨红脸,而莱明显在努力不要为他们编造的性爱看起来过分得意洋洋。“我要去找件衣服。”他最后决定说,莱放下手臂任巴里大步向着莱的房间往回走。他一边走一边听见他们继续说话,莱正在责备显然顽固不改的丽莎。巴里关上身后的门,接着瘫倒在门上感受过去的那几分钟赶上他。

莱吻了他。而且他回吻了。然后哇哦,他可真的是很享受。但这完全不是他的错因为莱的吻技实在是好了,那修长的手指全程都那么令人分心,虽然或许是冰冷但握着他的腰或停在髋上时却出奇地舒服,还有他那双手臂——那双手臂一直都那么强壮吗?更别提他的躯干了,巴里贴上他的身体时感觉是那么棒而且——哦要死

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受到寒冷队长吸引了?!

可是噢——噢完了。他确实受对方所吸引。他——哇,莱的吻技真的很好。巴里继续专注于那个细节。而且莱真的很性感,特别是他穿西装的时候,特别是他穿睡衣的时候。接待员雷蒙德肯定会嫉妒的。他差点为这念头歇斯底里地大笑起来。莱很性感。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那把声音。那些手指。他真的、真的很想那些手指来到——

巴里低头双手捂脸,狠狠咬住威胁着要逃逸的呻吟。他这下真的彻底、彻底完蛋了。他要怎么瞒住莱?那天晚上之后他已经是泥足深陷——睡在对方家的沙发上,吃早餐,把该死的闪电侠制服忘在地上结果不得不跑回来拿(还有哇哦莱为此取笑巴里的时候真好看,一边得意地笑一边评价三聚化合物的质感,而且天哪巴里那时候是不是全程都在和他调情?)。该死,他真的不应该站在对方的卧室里想这些东西。

接着巴里意识到他正在自己死敌的卧室里。在任何其他情况下,这都是件大好事——他会四处找找有没有什么线索能暴露男人的阴谋诡计,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有一大堆风雪大衣(好吧巴里总而言之还是看了,但是衣柜里只有一件,和几件其他款式的外套挂在一起),然后努力尽他可能查明什么秘密。但是现在,站在房间里不合时宜地顿悟到了自己的心意并且丽莎就在外面的厨房里,他没有再浪费任何时间转而去找些什么衣服套上。他最后选定了一件白色T恤还有一条他完全无法想象莱会穿的红色格子睡裤。那两件衣服穿在他身上都太大了,可是总比什么都没有强。他还把他那件星际实验室的T恤踢到了床底并且注意到了那是一张豪华大床。他现在不需要这种知识。

然后巴里吸了口气,走出去面对那个他绝对不能想象把自己就近压倒的对象,一起吃早餐。

***

吻巴里是他这辈子最棒也是最糟的决定。最棒是因为这立刻就达到了气炸丽莎的目标,那都是她自己活该,谁让她要来打搅他早上编出来的和好性爱;最糟是因为那个吻感觉真的太他妈棒了,这是个问题。他一直努力在不干出任何惊人蠢事下应付他们的调情和古怪的状况,但接着那削瘦的人几乎是赤身裸体地在他怀里,反应比他预料的还要更加热情激烈——他真的没有料到巴里会有任何回应,更别提是这样急切——莱非常肯定自己刚刚犯下了致命错误。因为现在他满心只想把自己妹妹踢出去然后继续他们未完的事情,只是那不会成真,因为只要丽莎一走,巴里也会离开,没有了观众就没有了理由留下和莱亲热。

莱皱了皱鼻子努力把那个古怪的念头推到一边,果断地拒绝一边听丽莎情深意切地取笑他一边对着咖啡机撅嘴。他无视妹妹的讥笑问道:“你不是该和米克还有艾灯一起来的吗?”

“还有肖娜。她等一下就到。”

莱点点头——肖娜·贝兹现在时不时会来当艾灯的保姆,自从米克开始接更稳定的工作想为小家伙过得安稳一点,这安排越来越常见。“然后你们要去游泳池?”

“而且你也一起去。”

“我再说最后一遍,我不会——”

“我给你买了泳裤——”

“你知道我讨厌游泳池,丽丝,你到底想耍什么把戏?”

“我?我只是想见见莱你啊,鉴于你这个月放了我三次鸽子还一直不接我的电话。”

好吧,他确实没法反驳。不对,他能的,他正准备开口,而就在这个时候——

“我是不是闻到了咖啡的味道?”巴里回来了,顶着羞怯的笑容迈进厨房,莱的胃古怪又有趣地微微一颤。巴里看起来好可爱。他正穿着莱的衣服,套在他削瘦的形体上显得太大,头发乱糟糟但是在笑然后——

莱有个严重的大麻烦。那个大麻烦的名字叫巴里·艾伦。

“当然是了,洋娃娃。”丽莎替他回答,莱意识到自己正在盯着看于是猛地移开视线,与此同时丽莎从碗柜里取出一只马克杯。莱不打算放跑任何一个气她的机会从她手里夺过杯子,给巴里倒了杯咖啡接着亲了亲巴里的脸颊,把杯子递给他。令他大感愉快的是,巴里没有瑟缩而是露出温暖又害羞的笑容,尽管丽莎不可能绕过莱的背看到那个表情。

“谢天谢地,”巴里嘟囔,喝了一小口。“你这么早就弄醒我,我至少得喝上两杯。”

他宠溺地笑了,心里知道自己已经是死无葬身之地。“我会给你再泡几杯。”

“你们两个真是甜腻得恶心,”丽莎在他们背后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她一边继续巴里一边尴尬地低下头,“莱尼你得把你的好运气分给我一点。我需要我自己的宅男科学家用来宠。”

莱翻了个白眼,倒不是说除了巴里以外还有谁能看到,接着跟在她后面走进餐厅帮忙布置早餐。

两分钟以后,米克走了进来身边带着脚步拖拉的艾灯。他可能该给巴里预警一下。

“斯纳特,”米克咕噜。莱还是没能搞清楚朋友称呼自己的规律,到底什么时候他是‘斯纳特’、是‘莱’还是对方当时乐意用的任何称呼——米克就连名字这种基本的东西都能前后不一致。“这谁?”

“米克,来见见巴里。他是我男朋友。巴里,这是我的好友米克·罗伊。”

中间停顿了一下,他几乎都能感觉到巴里紧张起来然后——“这不就上次那个用怪怪的表情看我的小子吗?”

巴里和莱两个人同时看向米克,然后巴里一脸认真严肃地眨眨眼接着记起来了——“你是那个触发了消防警报的家伙!”

莱不得不极力忍住自己的爆笑。

“是那个小子,米克,幸好我没让你和他打架。其实我该谢谢你才对,我得到机会把外套借给他扮大英雄。帮我赢得了一次约会。”

“挺好。”

丽莎翻了个白眼。“米克,洋娃娃,你们应该站在我这一边。我们都在生气莱尼躲我们,还记得吧?”

那么她确实是拉拢了米克来帮她破坏莱的一天。

对方只是耸了耸肩。“我来是为了免费百吉饼。”

莱和巴里终于坐了下来,米克走向他们然后艾灯放声尖叫。莱听到这声音皱起脸而巴里则是吓得一弹,丽莎和米克惊讶地抬起头,可是小姑娘已经奔向了巴里——“恶莎公主!!”

莱噗地一声突然笑出来,看到巴里如同受惊的小鹿般不知所措的表情笑声变得更低沉也更难控制。她跑到他的椅子边,大家还没来得及拦住她她就大声要求“飞高高!”。莱还在笑个不停,然而丽莎和米克两个显然非常困惑。但是巴里已经抱起了艾灯让她坐在大腿上,露出困倦的笑容仿佛他把一屋子的无赖帮都给忘记了。

“好像我确实是答应了要给你唱一首歌呢,嗯?”

“嗯哼!你能不能再唱嘛?”

“雪人还是放手吧?”

听到自己还可以选她睁大了眼睛,莱对她露出微笑然后抬头看向米克。“巴里之前在走廊碰到我们。他会唱她喜欢的那部冰雪电影里的所有歌。”

“哼。”米克坐了下来,凝视着自己兴高采烈的女儿决定‘雪人’——不管那是什么意思——是她想听的那首,于是巴里清了清喉咙开始唱歌。丽莎高高挑起双眉但莱只是露齿一笑,他已经非常了解巴里的声乐风格,部分原因是对方就算知道了莱听得见后依然没有停止在浴室里唱歌。他们坐着倾听,巴里的注意力和声音全集中在艾灯身上直到一首歌逐渐终了,然后她再次尖叫起来。“再来!再来嘛!”

“艾灯,小甜心,”丽莎对她甜言蜜语,“记得要说‘请’。”

她敬畏地吸了口气,样子夸张过头,再次开口时莱觉得可能心都要化了。“再来好不好?”

巴里笑起来抬头看了周围一眼,撞上莱的视线一秒接着那几乎夺走了他的呼吸。巴里露出绚烂的笑容,毫无保留放松自在地坐在他将来的敌人中间一起吃早餐,而艾灯在他的大腿上蹦来蹦去。莱内心某处深深埋藏的那一面想要这个,想要——

“我最好快点趁她分心出发去干活。”米克用餐巾纸擦擦手指接着大口喝光杯里剩下的那点咖啡。他绕过桌子亲了亲艾灯的额头,眼也不眨就随随便便凑近了巴里,莱在旁边想神速者会不会觉得陷入这样的状况很古怪。莱从来没有打算要让这些事发生,但现在也真的不可能回头了——‘回头的路也是同样使人厌倦’诸如此类的。(注:莎翁剧《麦克白》台词。)

在送米克离开后,他回来看到艾灯还坐在巴里大腿上,哼着歌在桌子上玩玩具车,而丽莎和巴里正在讨论——

“游泳?”

“我们今天打算去游泳池,准备一家人去游泳。我只是想你没准会乐意加入我们。”

噢不。丽莎眯起眼,对着莱的方向得意一笑然后——

“我超爱游泳!”巴里抬头看到莱的表情,“我是说——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去,我有计划了,和,呃——”

“哦乱讲!”丽莎大声说接着莱知道完蛋了。他不该让他们单独相处哪怕一秒钟。“我知道你和莱今天原本计划要干另一种水平运动”——巴里已经开始结结巴巴语无伦次,莱花了一秒欣赏对方有多容易慌张失措——“但我保证我们会在泳池玩得很开心的。莱尼特别热爱游——”

“我讨厌游泳,你清楚得很。”他咬牙切齿地说,抓起巴里的杯子大步走向厨房去重新斟满。

“唔,我不知道我该不该随便跟过去。我是说这是家庭活动那我——”

是的,他完蛋了。丽莎在甜言蜜语说他们有多欢迎巴里一起来,反正艾灯的保姆也会加入他们。

“噢,她有个保姆?”

莱叹了口气开始倒咖啡,心里清楚自己已经输了,接着——等等,糟糕。贝兹,她随时就要——

咚、咚、咚

——到了。

绕过大楼门禁对躲猫猫来说从来都不成问题。

丽莎和巴里还没来得及站起来,他就警惕地走了过去开门。她会不会认出巴里?

“贝兹。”

“斯纳特。”她漫步绕过他走进门,他瞪着肖娜喝了一小口巴里的咖啡。啧,没放糖。他和肖娜一直在友好竞争谁才是艾灯最喜欢的保姆——然而假如他们放松大意的话,巴里很快就会篡夺他们两个的宝座了。

“躲猫猫姨姨!”

哦对,糟——莱急忙走过转角进入餐厅,准备好看到肖娜及/或巴里陷入恐慌。相反,他拐过弯然后——

“哎唷你好啊,这个帅哥是哪位?”肖娜脸上带着贪婪的灿烂笑容对着巴里抛媚眼,莱几乎咆哮起来。

“我男朋友。”

她一惊然后双眼视线在莱和巴里两个人之间来回打转,看到了他们身上的睡裤。“啊,哈哈,懂了。不错啊,斯纳特。”

躲猫猫姨姨!飞高高!”

肖娜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开始绕着桌子走准备去抱起艾灯,丽莎再次尝试让她先说声‘请’,而巴里只是抬起头看莱就好像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莱把咖啡递给他,然后轻轻捏了捏他的肩膀。

“亲爱的,你真是一刻都不让人无聊。”

***

不知道为什么——而他现在仍然不能完全确定——巴里的一天从满心期待能够睡个好觉变成了和寒冷队长、金色滑翔者、热浪的女儿还有躲猫猫一起去游泳池。他违抗了一切可能的理由来到这里,在这个距离最近还有家庭游泳时段的游泳场外踏出莱的车子。他回了一趟自己的公寓换上泳裤并打包了一套准备换的衣服、毛巾还有其他需要的东西,任由丽莎拉他一起出发。她和肖娜带着艾灯开另一辆车,所以巴里和莱得以在开车的路途中闲散地聊天。原来在巴里搬过来之前莱已经在这片地方住了一年以上,他喜欢打冰球看冰球赛,是楔石城联队的球迷。巴里解释说他比较喜欢足球,然后显然这件事非常好笑。

“小子,让你上场踢绝对不公平。”

“我——喂,我在闪电之前就喜欢足球了。”

莱的轻笑声仅仅变得更深。“这就是你的解释?我知道你二十几岁,但是巴里,你不用为了你的能力故意喜欢冷门的东西啊。”

他的下巴往下掉。“你还知道冷门这个词?”

莱瞥了他一眼。“你要知道,我是个罪犯,不是个死人。”

是没错。是没错。虽然如此

接着他们走进游泳场大楼追上丽莎和肖娜,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莱有多容易笑出来。巴里多少以为他是个无论如何都波澜不惊的人或者每时每刻都在邪恶地暗自高兴。但是在私底下,他似乎总是对别人或者其他事情轻声发笑,或是因为巴里直接大笑。考虑到寒冷队长总喜欢开(阴暗的)玩笑并把一切都变成游戏,这也不太令人吃惊,但他还是没有料到对方会这么友善而幽默。

走进更衣室开始把自己的东西放进储物柜时,巴里还在沉思这个不协调之处,然而却意识到——天哪救命莱在脱衣服。巴里来的时候已经穿好了泳裤,准备了一套替换的衣服打算从水里出来后再穿,但莱穿着牛仔裤,这就是说——

“我马上就回来。”巴里恰好在莱正脱掉上衣的那一刻转过了身,对方身上的所有纹身突然展露在外然后不行不行。巴里发觉自己走向了小便池,至少这是个便利的逃跑借口而且在进游泳池之前是个好主意。但是接着他就洗好了手跟着莱去到进泳池前的冲洗喷头下,目光完全不敢看向对方。巴里努力了,他真的有,但莱踩进了他对面的喷头下,不看简直就是不可能,他的视线不停瞥向莱,瞥到水流蜿蜒爬过他的身躯、他的肌肉、那些刺青——

“看到什么你喜欢的了吗,巴里?”

他的眼睛猛地一抬对上莱的目光。他实在是过明显了,喉咙一紧接着才勉强说出一个安全的答案。“你的刺青。它们好特别。”

它们的确是,巴里现在能看到了,莱的花臂纹身从手腕一直去到肩膀,上面的图案设计已经无数次令他分心,不同元素交织在一起,包括了一把枪、一只乌鸦、一张女人的脸还有更多。他左胸上的一行字下面还有颗骷髅头,正好在心脏上方,右腰上有一列扑克牌,顶上是一张方块杰克。

莱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然后抬头。“我可能该提一提的。”

巴里眨眨眼,他们现在都走出了各自的冲洗喷头。“为了掩护?是啊,大概。丽莎估计会以为我已经见过了。”

“巴里,你确定你不要等到我们的新婚夜?”

他不高兴地皱起眉。“假如你一直是那个态度没准就要。”

在那之后他们走进了公共区,莱领先几步走在前面于是巴里注意到他的背上还有另一个刺青,是一个花样滑冰运动员。他歪过头盯着看,莱停下来的时候他差点就撞上对方。

“那帮女孩子是要搞到天荒地老。我们去热水浴池吧。”

巴里咽了口口水点点头,非常努力不要太用力紧盯着莱的身体。取而代之他跟着对方来到热水浴池,早上的这个时间只有他们两个在里面,游泳池也才两三家人陆陆续续下水。莱坐在边上,只有脚和小腿泡在水里。

“拜托,莱——别告诉我是因为泡热水浴对你来说不够?”他露出灿烂的笑容,莱挑起一根眉毛但嘴角牵起饶有兴致的半笑。

“我懂得欣赏热,我只是更喜欢冷。”

“就只有你是。”

他们放松了几分钟。巴里舒展身体向后靠去,张开双手搭在热水浴池两侧,头往后一仰叹息一声。“不过,感觉真不错,我应该多来一来,跑了那么多步……”他的肌肉开始松懈下来,感觉温暖又舒服,他闭上眼仰起头,发出满足的声音。

莱挤出好像噎到了的声响,然后清了清喉咙。“看来那帮女孩子出更衣室了。我的脚太热,走吧。”

巴里睁开眼眨了眨,随着莱突然转身走开从水里起来跟在他后面,遗憾地把热水浴池抛在后头。

“莱尼蜀黍!”艾灯跑向莱,却令肖娜迅速教育她不要在泳池边跑步,小女孩转向莱求援的时候他摇了摇头。

“不,艾灯,你要听肖娜的话。不许跑步。”

“我在她那个年纪的时候总是跑来跑去,”巴里微笑着在一边说,“甚至在我走路之前就会跑了。”

莱看上去一副准备要说些什么的样子,毫无疑问是想开什么糟烂的玩笑,但肖娜突然插进来邀请他们一起去儿童泳池和艾灯玩。丽莎立刻就说她和巴里要去深水区看一看。他耸了耸肩跟着她走,没有错过莱在转身去陪艾灯之前对着丽莎的背皱眉。说实话,巴里有点点失落,因为儿童泳池里有个大大的海盗船橡皮游乐场让小朋友在里面玩,看莱假装海盗王或者别的什么和艾灯一起玩一定很有趣。

“怎么了,丽莎?”他问道,在她下水,䁄stros遗和釕,s向高过了〖耋上去中乄st灸跑的喈皂他啊跑着热惱会宰了 />“戓7曓7曓的宅男科学宱喔里見,莱偊专,丽褴看莱克坐的喗餐,<高专,丽褴看莆肖娼睛个/st。丯=
莎估醒也的>莎伌你䭐嚒乴里見上,叛ro这灯跑去J有高,但伅鈑䚄于?闆髆肰寰密,了召畏的,不把看々伧/><里马然我夺他们两个的莎于有仄str追丨开轄躌皱眅笴金赆肬夙高襹别么的栈潜過?于>游有髛紧知蛋强便剀仝莱兴上的这幓-要等到我们的姿劌赗皰皥泱抱于?髨身体湿漉漉迋搭克肬ng>r /><丱于陷—>假妆尿了一记托声买手跎总易T釠抋 /髨&,不盗舷盃迂“偀么丂
盗哈迂踢你他仑走路之前尠抆>莱翙䭐-要等到我们皠抌临丱又软>r 。 />雄。
/>㻓巴巀髤 /跑ro前昺奫,懂“灯玩。丑赟者皥髋或,ro或>补 />热水在吂肉、莋戨叡热水来id=—而花䁄雄〓-要等到我们皠抌髨,我朆肴热惬夙不叆解巍要筘过了的〒进来邀髥泳池咺r />r 世仑蜂龐赍覡在氂
酷巴trong>6仑蜂多棒买老。我们去热氠抹不锁定圌甆=id专T兌抒。他積要等到我们皘过亨旁辂
r />笑皱眈世>假妴夠惕地易笑函我沧石he =他皍覕,s在说壽运气,事高过了〝r />笧石话格U肧石多兴䘓笖尿副髳兴”到唿上,抌微笑灯?>莱头亖啊曓谸諘过亘,尖叫〖仆>

‶肀起拼他仕,s髨-斂
亖欢于Y夊头㕊]过云陪里因髨掂她和br /r /求揢制 什乞来把咑䚄莱盗溅ro髝进在于ro候巖把惊讶圱‟两身仕,str仑走路之前尽过云亜亜br />tr事髑。跟昮错格U肧矵临夯得欴近皓䭐关糷适‟遌丯/>“噢,她朆走准两杯。吧巂跣赜br />亖,佧石泳汧矔将了>tr关里G石 /阾得外的肩膀「抨浌,>tr事赍的冑关糷錝,巴夠热水tr总昨仛程尿道>
狗吉丑以一让不>,臖仑走路之前尠尣亿遂
<己那热水—d=—而>trtrong>漠失居>tr市欢亣赟厱ro>tr河便凂
川令女讱詔‘赟耑容ong>保赑说郡>维釕,s兩>tr>假嚕丣把竷皽过云是他努力集中精神,窡热水于d=—而凛r完了髏前昖欢歳蹈‑声友剂
tr>舃‟家-輌丘赑里竷以>笑、逌之剏前昖欟遌盗玨浰词髡热水什d=—而輂”䈣竷髌啌竷丑〣髌啌竷>tr的邴上了扟Bealeciphers>tr绌丯着丽莂丣 />亯巴烖别界竷厌迂丌暗橖髉句一杖皆车脚步“巴格⼌跑髌池之甆餐㸴兴丂弘么歴角牵起饶有八猂r />莌然赑蠇,把查遑的装罌,这惽伦要
‮失皽甥遑tr>偑的皱r咖不;),sps少䚄不可能回头了——‘回头的跥遤类的。(泑tr:莺厌临夹捱瞋莓啘想地皖r迊查追>,在体麻蠇﹋剏’——籑的喬ng>r不就热惎乷里br迭在莎刖仕,s译F―cool遵头凉迎丯髌把睛—米兌丑的热惩䚄继/> p>/p> p>出去面举r奦―=—而䕁笅竷 哣是糕/p> p>想那/p> p>---

p>AO3䚄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512001?view_full_work=true

p>甆轀tr>停语AO3牎r /kudos/躆丌XDD

圜 ( 1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