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 | 绿红】A Flashlight to See in the Dark 第七章

本章牛仔哈尔出没!!!!!

静安:

《A Flashlight to See in the Dark》


原文地址


随缘


翻译:静安


校对: @captainfreak 




第七章


跑步穿过堪萨斯是是一种享受;这里都是高草地与农场,巴里可以尽情地快速奔跑,而不用担心任何障碍物。然而开车去堪萨斯,则并没有那么有趣了。巴里整个旅途都在不耐烦地敲着方向盘,在心里权衡如果他忘记对沃利保持秘密身份带来的利害。至少他可以带着他俩一起冲刺到斯莫威尔小镇*(注:Smallville,超人居住地)——并且他可能会轻而易举地在沃利最喜欢的超级英雄中博得头筹。


短期利益——与长期麻烦。


万幸地是,在他们开了十五分钟后沃利就发现了一个乡村音乐站台,并以他的歌声娱乐了巴里。那之后的时间度过得十分快,没多久巴里就开进了一片拥挤的场地,这里被重新改装成了一个临时停车场。沃利的鼻子紧压着车窗,一边盯着远处缓缓旋转的摩天轮,“爹地!我们可以去坐那个吗?!那是什么?”


巴里下了车,立刻就听到了震耳欲聋的音乐,以及几百人一起交谈的嗡嗡声,“摩天轮。你以前坐过一次,但是你那时候可能太小所以不记得了。”


“我们可以坐这一个吗?”沃利抓住了巴里的手,试图把他更快地拉向游乐园的售票亭。


“你确定你不会害怕吗?”巴里逗他道,故意走得慢悠悠的,以便让沃利像只被绳子拴住的小狗一样在他身边兴奋地蹦来蹦去,“它转得很高……”


“我不害怕!”沃利坚持,在巴里身边跳着等待被抱起来,“我想试试。”


“好吧,我们可以上去。”巴里把沃利举到了自己的背上,稳稳地抓住他的双腿。他付了入场费,买了两个可以不限次数游乘的手环,然后跪下来给沃利戴上。男孩基本上在那跳起舞来了,眼睛紧紧黏着黄昏下灯光闪烁的游乐设施和小摊位。所幸沃利现在已经度过了一声不吭就跑不见的阶段,但巴里仍然对于来到一个他可以很容易就失去他儿子踪迹的地方感到紧张。沃利不是一个速跑者,但是他是个速度很快的小家伙,他能够轻易地在巴里注意到他消失之前就穿过半个乐园。


他再次握住了沃利的手以防他想要跑开,并带领他进入了游乐园。这就是巴里对于乡村的喜爱之处:凉爽、清新的微风轻拂过他的肌肤,以及脚下踏着草地的感觉。他们刚刚穿过大门,就看到有人坐在围栏上对他们挥手。


沃利望了过去,拉了拉巴里的衣袖引起他的注意,“那是谁?”


“我……不知道。”巴里眯起眼试图看得更清晰一些,但他无法隔着一段距离辨认出来。那个男人戴着一顶黑色的牛仔帽,身着花格子衬衫,蓝色牛仔裤以及一双靴子。当他们走得更近、对方的面容变得十分熟悉起来时,一种可疑的感觉从巴里的心中升起,沉甸甸地落入他腹中。


不知怎么的,那是哈尔。


巴里无法把视线从他头上那顶宽边帽上移开,还有他腰上的那圈巨大的皮带扣。当他们走向他时,整个场景都显得有些荒谬起来,巴里脱口而出,“那是什么?”


“什么是什么?”哈尔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双手在胸前抱住,一只靴子踩在栏杆最下面那格上,一副对巴里在问什么了然于胸的样子。


“你头上的,”巴里一边指明,一边朝帽子点了点头。他松开了沃利的手,好让这孩子可以跑向哈尔,然后顺着爬上一个矮栏杆,坐在哈尔身旁抱住他的手臂。


哈尔轻轻敲了敲牛仔帽的边缘,同时坏坏地对巴里眨了下眼,放下一只胳膊过去环住沃利,“这是一个乡村集市,不是吗?我只是在融入其中。”


巴里看了看四周路过他们的人,注意到其中至少三分之一都戴着顶宽边帽或者穿着某种牛仔靴。他叹了口气,十分不情愿地承认哈尔看起来确实像是融入其中了,即使他在取笑这种装扮风格。当然,那不意味着巴里必须要容忍这个。他一只手叉着腰,轻笑起来,“你看起来可笑极了。”


“不我没有,我比地狱的铰链还帅*。”哈尔试图表现得洋洋自得,但他憋着的笑声漏了出来,最后肩膀颤动着道,“不管这句话意味着什么。我到这儿后已经有六个女孩这么对我说了。”


巴里可以相信他。哈尔的衬衣扎进了腰带里,最上面的几颗扣子松开了,看起来像是刚从一本没营养的西部罗曼史小说封面上走出来的一样。有时候,哈尔有一点点太好看了。巴里摇了摇头,让哈尔和沃利从围栏上下来,“等到有人说你比头发分成四瓣的青蛙还帅*的时候,你还感到开心再告诉我。”


(注:这两句形容皆为美国南方俗语,原句为hotter than the hinges of hell与finer than a froghair split four ways


哈尔看起来被恶心到了,“什么……?”


“哈尔叔叔,”沃利拽了拽他的裤腿,打断了他的任何解释,“我喜欢你的帽子。”


“你喜欢吗,嗯?”哈尔曲起腿到与他相同的高度,从不知道哪里拿出了一顶小些的牛仔帽,咧嘴笑着把它放到了沃利的头顶,“好极了,因为我也给你准备了一顶。”


沃利快高兴疯了。他八字形地绕着巴里和哈尔转圈跑着,用两只手拉住帽子的边缘,“我是一个牛仔啦!快看,快看!”


“好了,蝙蝠鞭*,”巴里轻声笑起来,揽住沃利的肩膀,指了指左手边的游乐园通道,“带路吧。”(注:Bat Lash,60年代末起DC创作的一个英雄,穿着牛仔装)


沃利跳走了,直奔着一个卖青蛙形状的手工雕刻厕纸卷轴的摊位而去。他偏头看着一个,紧紧地皱着眉,想要弄清楚它是用来干什么的。哈尔和巴里悠闲地缓步跟在他身后,注意让他保持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哈尔用大拇指越过肩膀指了指前门,看向巴里,“我们要回去那里等克拉克吗?”


“你真的认为他找起我们来会有困难吗?”巴里对哈尔露出个讪笑。如果克拉克能够在这个星球上最大的都市中央追踪某个人,那么在一个农场小镇集会上找到三个人对他而言也不是难事。他在找他们的时候有望远视力,超级嗅觉,透视眼,还有超级听力。


“你说得对……”哈尔耸肩,大概想到了同样的点。


“所以,你最近有什么新鲜事?”他们走路时,巴里以一种平稳、慎重的语调问他。他以眼角的余光注视着哈尔,看见他惊讶地抬起头。


哈尔不知所措地看了他一秒才调整了表情,“你在说什么呢?我基本一周里有百分之六十的时间都和你在一起;你已经知道我身上发生的所有事了。”


“我不傻,哈尔。”巴里瞥了眼四周,然后凑得离哈尔更近了些,以便压低声音防止附近的人听到他们的谈话,“你好几天都没有提到任何关于‘军团’的事了。一般情况下,你从来不对此闭嘴。所以,你想隐藏什么?”


“你知道吗,你有时候真是聪明得恼人。”哈尔落败地叹了口气,把手插进了口袋里,“我十一月初要去欧阿星待上两周。”


“哦……”巴里蹙眉,望向了走在他们前面几码开外、幸福地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沃利。


哈尔心不在焉地踢了踢脚下的尘土,目光沮丧,“是啊……我以前每次离开地球几天都不在乎,但现在我感觉特别愧疚。我知道那会让沃利失望,所以我一直拖着没告诉你们。”


“嘿,你有工作要做。”巴里耸肩道,带着温暖的微笑用手肘戳了戳哈尔,“这没什么好感到愧疚的。我们告诉沃利你要回去看你自己的家人一段时间就好了。


“他才六岁。”哈尔给了他一个没被说服的眼神,“他讲道理的能力还没有发育完全。”


“不管我们告诉他什么他都会不开心的,但是他能扛过去。”巴里好脾气地挥掉了哈尔的愧疚感,并试图让气氛轻松起来,“所以,你过去是因为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吗?宇宙在十一月底要对折了?”


“不,”哈尔呼出一声轻笑,“不是那样的事。在扇区589有颗黄巨星即将超新星爆发了,我得到了前去帮忙的指令。”


巴里花了一秒的时间来思考任何人究竟该如何‘帮助’这样一件事。他什么都没想出来,然后决定对他只有一个星球要关心表示感激,“好吧……嗯,玩得开心,我想?”


“基洛沃格已经向我保证了这是件与开心最不沾边的活动。”哈尔抱怨。


“所以……等你回来的时候我该给你准备好一纸箱的冰淇淋?”巴里戏谑他,接着不得不跳到一旁躲开哈尔玩笑般的一拳。


“爹地!”


他们同时望过去,看到沃利在原地上下跳着,指向几尺外一个小小的、飞龙形状的过山车。那轨道差不多有个大游泳池的大小,有个还没辆车高的坡,巴里发誓他在每个他去过的嘉年华都看过这种设施。他走到沃利旁边,对入口点了点头,“你想试试那个吗?”


沃利的双眼紧紧盯着装饰得像条巨蛇的列车。他点着头冲向队伍,并在注意到巴里没有跟着他的时候停住了,“爹地,你不一起来坐吗?”


“我觉得这个对我来说太小了,小家伙。”巴里笑起来,瞥了眼车厢,那些座位不比儿童座椅大多少。哈尔在他身旁偷笑着,巴里知道他在想象自己蜷在车里,膝盖顶到脸上的画面,“但我会陪你坐下一个的,我保证。”


“快去吧,”哈尔用一条胳膊环住巴里的脖子,一边擦去了因笑得太厉害而流出的眼泪,“你爸爸和我会在这里等你的。”


沃利冲进了队伍里,然后被安置在了下一轮出发的车上。巴里和哈尔走到了围着轨道的黑色铁栏杆旁,靠在上面等待着。列车开始移动了,沃利在前排的座位上疯狂地朝他们挥着手。许多别的家长从栏杆的各个地方对着他们自己的孩子挥手回去,有些在照相或者录像。巴里只是站在这里安静地注视他的儿子享受快乐时光,就已经很满足了,但哈尔靠在他的肩膀上叹了口气,“你应该继续说话。”


“说什么?”巴里转过头,对着哈尔迷惑地皱起眉。


“我不知道。什么都行,”他耸了耸肩,“我只是喜欢听你说话。”


“什么?为什么?”巴里朝他扬起一边的眉毛,同时不禁留意到他们吸引了几个路过的人的目光。


“我喜欢听你的口音。”哈尔解释道,仿佛这答案是如此显而易见,“它很让人安心。”


巴里没有理解,“我没有口音。”


哈尔突然将视线从正在轨道上面转第四圈的飞龙过山车上移开了,然后看向巴里好像他的脸消失了,“你当然有。很微弱,但是你有种性感的慢吞吞的中西部调子。”


巴里的眼睛瞪大了。他没预料到哈尔会这样说,“呃……什么?”


“别这样。我可以欣赏一个好口音的,”哈尔带着一种古怪的笑容耸了耸肩。他这是过于防备了吗?为什么?哈尔笑了起来,但听起来并没有平常那样轻快,“你以前没有什么女同事跟你提过这个吗?”


这个问题说不清道不明地迅速令巴里感到极度不适起来。他揉了揉自己的后颈,将重心在两只脚间挪来挪去,“我没注意过。”


“注意她们说过什么,还是注意她们?”哈尔狡猾地问,他的声音突然又变得正常起来了。也许刚刚的尴尬只是巴里自己想象出来的。


“她们。”巴里飞快地回答,对于这个话题进展的方向感到更不舒适了,“我从来都没理由去注意。”


“那现在呢?”哈尔慎重地问。


巴里沉默了很久。他盯着他放在栏杆上的手,回想某个在过去几个月里对他过度友好的同事,“好吧,有一个……”


哈尔惊讶地精神了起来,敲歪了自己头上的帽子,“哦真的吗?她是谁?”


“帕蒂·斯佩维特。她跟我一起在鉴证科工作。”巴里焦躁地用手指敲着栏杆,“我没什么兴趣,但是……她看起来肯定……”


“嗯……”哈尔最初没有说任何话,巴里也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他不高兴了吗?还是在担心?迫切想要巴里与人交往?或者别的什么……?哈尔将重量支撑在手肘上,手掌拍在一起,“你知道……自艾瑞斯去世后已经两年了,这对你来说不算太快与人交往。也许尝试一下不是什么坏主意。”


巴里感到自己的大脑因自我保护而停止运作了,在他胸膛里跳动的疼痛变得更糟之前。他深深呼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说出口了他想到的第一句话,尽管他不完全确定那是否是真的,“对我来说还太早了。”


哈尔似乎立刻就知道自己使他焦躁了;他换掉了那副富有同情的眼神,直起身。列车转了最后一圈,开始减速了,所以巴里试着以微笑取代自己脸上的悲伤,好让沃利不会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


“你觉得我可以做到南方或者中西部口音吗?”


巴里端详了他一会,被这个完全相反的话题改变卸下了防御。立刻地,他的大脑开始想象哈尔带着一种南方鼻音说话,然后笑了出声,“完全不。”


哈尔夸张地沮丧了一会,巴里朝他挑起一边的眉,“你真的那么喜欢我的口音?”


“呃,是啊。”哈尔的语调听起来像这显而易见,他对巴里咧嘴笑道,“我希望我可以设置我的戒指,让它用你的声音说话,而不是它现在的那个古怪的电子音。实际上……戒指,我可以这么干吗?”


确认。”戒指发出的细小声音被动地回答。


哈尔脸上因此绽放出的狂热笑容几乎能点亮整个游乐园了,“哦,那快这么干!”


“别在这儿!”巴里把两只手都拍到了戒指上面,将它推进哈尔的胸膛里,环顾四周查看他们附近的人有没有听到,“你出什么毛病了?!”


“你们俩看起来很愉快啊。”


哈尔和巴里一起转向身后,发现克拉克站在几尺外。他的穿着很随意,戴着那个假眼镜,微笑的模样像是在努力忍住不要大笑出声。巴里低下头,看见了他和哈尔是如何互相握着对方的手的。他试图松手的那一刻,哈尔抬起了一条腿勾住了他的大腿,意味深长地朝克拉克挤了挤眼睛,“嫉妒了?找个你自己的速跑者去。”


巴里一把推开他,恼怒地叹了口气,“我的天,我简直不能带你去任何地方……”


克拉克笑了起来,在哈尔一屁股坐到地上之前扶住了他,“真高兴你们三个能够一起出来。”


他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哈尔的着装,仿佛他刚刚才注意到他穿着什么,而巴里决定他不会为哈尔找什么借口,“我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跟你碰面。”


“抱歉。我过来之前在罗德岛停了一会,”克拉克歉意地说,“琼恩设置完了泽塔传送,他想让我帮忙测试一下。”


“你没在自己身上实验,对吧?”哈尔上下看着克拉克,好似在寻找受伤的痕迹。十分有意思的是,即使克拉克几乎是无懈可击的,他们也仍然担心他会受伤。


“没有,我们用了个橙子。”氪星人摇了摇头。


巴里的兴趣被激起了。他的科研精神占据了上风,朝克拉克挪得更近了些,“它成功了吗?橙子出现后怎么样?”


哦天啊,如果他们终于可以破解泽塔传送,那么就能获得无限的可能了!


“呃……它冻住了。”克拉克不情愿地说。


哈尔警惕地蹙起眉,“等到人体测试的时候,我不会第一个上的。”


巴里有些泄气。好吧,这有点令人失望。确实,泽塔传送对来说没有那么大的帮助——巴里可以跑得比他被传送得更快——但是那仍然是一项令人激动的技术成就。


“巨人先生!”沃利快乐地喊道,一边从项目出口跑来。他被自己绊了一下,踉跄着重新掌握了平衡。巴里几乎要从生理上来克制自己冲过去接住沃利了,这一定是向他的儿子隐瞒秘密身份最困难的部分之一。


“嗨,沃利。”克拉克低头对他露出一个明亮的笑容。他把手放在膝盖上,伏下身,但仍然比沃利高上好几尺,“你玩得开心吗?”


“开心!”他咧着嘴笑道,在原地跳着,充满了活力。


“你接下来想去哪?”巴里对于整晚都让沃利领着他们在乐园里闲逛感到满足,这将会是他第一次记住去一个嘉年华的经历。


沃利转了个圈,看起来有点迷失。他试着踮起脚,但那似乎对他做决定没有多大帮助。这也许与他在人群里只到几乎每个人的腰那么高有关。


“来,让我帮你。”克拉克把沃利举了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肩上,好方便他对周围有个更好的视野。


沃利攥着大把克拉克乱糟糟的黑发,拼命抓住。他绿色的大眼睛讶异地睁大,带着一点点惊恐,但几秒钟后就全部消失了。沃利因这个新的有利地势而屏住了呼吸,并倾身过去上下颠倒地看着克拉克,“我在这上面可以看见整个世界!”


克拉克因这句话里隐藏的反语而爆发出一阵笑声,只点了点头,“好吧,也许有天会跟我一样高——但只当你吃了许多蔬菜之后。”


“这招很聪明,”哈尔干巴巴地说,双手在胸前抱住像是很无聊似的,“但没有必要。沃利什么都吃——包括蔬菜。”


沃利把他所有的重量都放在了克拉克的头上,自豪地堆满笑容,“我是个垃圾桶!”


克拉克望向哈尔寻求解释,但哈尔没有迎上目光承认他经常管一个孩子叫垃圾桶。巴里叹了口气,“这是个怜爱的昵称,我保证。哈尔和我已经做好了沃利因为蔬菜跟我们斗争的准备,但我不觉得他在乎他盘子里有什么。我们很幸运。”


他的话音刚落,巴里就意识到了他说得有多像他和哈尔在共同抚养沃利。好吧……以哈尔在中央城的频繁度而言,他们确实某种意义上在同样多地抚养沃利。但是,这听起来像他和哈尔是一对


克拉克和沃利似乎没有注意到他话里的什么古怪,但哈尔垂下了目光,盯着他的脚像是在思考。他不太自在地换了换脚,保持了沉默。巴里想要重新叙述,他的脑子飞速想出了一百种不同的表达方法,但如果他没有特指什么,那也没有理由来澄清,对吧?哈尔甚至可能都没在想他刚刚说的话。


“好吧,你觉得如何,沃利?”克拉克转了个圈,好让他得到游乐场的全景,“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了吗?告诉我们往哪走就行了。”


沃利眯起眼望过那些小摊、景点、展台还有游戏,他突然精神了起来,在克拉克头顶直直指着一个快速旋转着的设施,“旋转飞车!”


大部分时间,沃利在各种游乐设施上都表现良好。他只在结束的时候有点晃悠,但在几秒钟踉跄后便完全恢复了。巴里,哈尔和克拉克都习惯了极快的速度与头晕目眩的军事演习,所以相对于超能力战斗来说,这些设施只是小菜一碟。令人惊讶的是,沃利自己保持得也很好。他似乎有个铁一般的胃,即使是一口气玩了九个项目也仍然没有想吐。实际上,他似乎变得更加精力充沛了,就像他被这股兴奋给喂饱了。


他长大后一定会对刺激上瘾的。


巴里带着沃利走在哈尔和克拉克前面一大段距离,他们正悄声谈论着蝙蝠侠最新的一个计划。显然一个稳稳落在地上的基地对他来说是不够的,布鲁斯构筑了一个宇宙空间站的蓝图,它将环绕地球旋转,作为正义联盟更有效的新指挥部使用。


理论上来说,巴里可以看到所有的好处。联盟正在稳定地扩张——仅仅去年他们就接纳了两位沙纳加星人:鹰男与鹰女。五个月前,一位名叫乔瓦尼·扎塔拉的资深魔法师也接受了他们的邀请。现在,联盟有十一位成员,但是再过几年的时间正义山里的洞穴就会变得太小了。所以,更多的空间绝对是需要的,但一整个卫星看起来就有点儿太多了。再说了,谁来为此付钱?即使是布鲁斯也无法独自承担这个财务负担,但是剩下的他们几个都不是亿万富翁——除了奥利。


巴里存有很大一笔钱,不过大部分都是给沃利以后读大学用的。另外,他不认为几万块在这里面能起到一丁点的作用。


联盟似乎不得不从私人来源与政府那里接受资助,这意味着这些资助者们期待着回报与特殊待遇。巴里不喜欢出卖他作为闪电侠的注意力到某个出钱最多的家伙身上,万幸的是,他看到其他人的反应与他一样。


沃利突然开始歇斯底里地咯咯笑起来,这让巴里回过了神。他回头看了看沃利,跟随他的视线看到了他正在瞧的东西。在一旁,一圈软垫组成的圆环包围着一只机械公牛。那机器猛烈地拱起背,把死抓着不放的可怜骑手颠得倒栽下来。他飞出了几尺远,带着窒息似的抽气声与一声闷响背部着地。


这让沃利又爆发出一阵大笑,笑得几乎喘不上气来。巴里微笑着改变了方向,于是他们就可以站在人群里观望了。另一个人走上去尝试,三秒后就掉到了地上。


就在人群因这个坠落而发笑的时候,哈尔和克拉克赶上了他们。沃利不小心在爬下来的时候用膝盖顶到了巴里的肾,“爹地!我想去!”


巴里眼前闪过小沃利彻底被甩飞过栏杆上方的画面,他伸出手在他走得更远前抓住了他,“没门。”


求你了……?”沃利扭动着,对巴里做出一副狗狗眼。


“不行。”巴里对这个荒谬的主意轻笑起来,没有任何程度的可爱能够说服他同意沃利做这种事,“你会摔断你的脖子的。这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今天不可能。”


“啊噢……”沃利没有再坚持了。


“为什么不试试呢,哈尔?”当项目管理人开始绕着圈走,试图刺激别人自愿参加时,克拉克给了哈尔一个坏笑。


哈尔嘲讽地笑看了一眼公牛,然后笑出了声,“呃……不。”


克拉克突然做出了一副理解的表情,点了点头。他凑近哈尔像是在说的是个秘密,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哦,抱歉。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哈尔对着他怀疑地眯起眼。巴里只是保持了安静,尽量让自己不露出什么表情,同时注视着克拉克耍弄哈尔。


“明白你太害怕了。”克拉克温文地指明,好像他完全不知道哈尔会怎么反应一样,“没关系。我从十一岁就来过这个集市了,那个公牛一直都挺吓人的。”


哈尔难以置信地吸了口气,就仿佛克拉克刚刚对他说的是什么不可原谅的侮辱,“我不‘害怕’!”


“哈尔,没关系的。”克拉克体贴地微笑起来,但那只让哈尔更愤怒了。


“我是一个绿……飞行员!”在泄露自己的秘密身份之前,哈尔结巴着改了口,“我是无畏的!”


……”克拉克表现得如同他刚刚才恍然大悟,而巴里爆发出一阵笑声。他实在忍不住了。克拉克只是睿智地点了点头,在哈尔成功展现了一个快炸掉的锅是什么样时保持了沉默。


“我知道你们想干什么。”哈尔怒视着他们两个,“你们别想把我弄上那头牛。它太乡土了。”


克拉克和巴里一个字都没说。


哈尔继续像气疯了似地怒瞪着他们俩,而巴里几乎可以看见他的神经在崩断。他愤怒地发出一声恼火的叹息,冲着克拉克的鼻子戳出根指头,“是个混蛋。”


他跺着脚走向那头机械公牛,在自己的口袋里摸索着寻找张五美元。他把那张钞票拍在管理员手里,后者则高声喊道,“我们有个挑战者啦,大家!”


克拉克凑向巴里,笑道,“为什么他总感觉他得证明他自己?这几乎是简单了。”


“我觉得那是飞行员的通病。”巴里温柔地看了一眼正在爬上公牛的哈尔。沃利十分激动地为他喝着彩,在巴里允许的范围下尽可能地探过围栏。


管理员在开关旁边坐下来,对于哈尔的趾高气扬坏笑了一下,“好了,听好规则:只能用一只手抓着。五块钱可以让你来三轮,每一轮都比前一轮更难。如果你掉下来了,你就输了。待到十秒钟,你就赢了。听起来够简单吧?”


“是啊,是啊。”哈尔紧握住了骑具前面的皮绳,双脚卡进了侧面。


巴里带着个心不在焉的笑容咬着自己的嘴唇。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哈尔这样有些帅气得荒谬了——怒气冲冲且决心坚定,还戴着顶牛仔帽。


“从来没有人赢过这个东西。”


他疑惑地看向克拉克,发现他正双手抱胸,笑容露着期待,“什么?”


“我打十一岁就来这儿了。”克拉克重复道,“我从未见过任何一个人挺过第三轮的。”


巴里怀疑地看了他一眼,下巴指了指哈尔,“这是为了他上周在大都会卖弄自己的事,对吧?”


“也许有一点……”克拉克的笑容在他努力不暴露自己的时候绷紧了。


“好了,因为你是个新手,所以我们会开始得轻松点。”管理员奚落哈尔道,打开了开关。机械公牛突然倾斜了一下,接着开始缓和地反复前后震动,同时慢慢地转了个圈。


所有人都开始大笑起来,除了仍然在拼命加油的沃利。哈尔轻而易举地保持着平稳,每次朝向巴里和克拉克时都对他们抛来一个邪恶的眼神。十秒钟后,管理员将他的手放在了把手上,“你准备好第二轮了吗?”


“放马过来吧。”哈尔咬着牙挤出口。


公牛剧烈地猛冲向前,而哈尔几乎要掉下来了。他双眼大睁,立刻用双腿夹紧了座鞍。它继续震动并无规律地转着圈,但哈尔保持得很好。他的帽子直直地飞了起来,像个战利品般掉进了下面的帽子堆里。哈尔再次坚持过了整个十秒,然后他接到的关于第三轮的警告则是‘好好抓牢’。


这一次,公牛突然以一种危险的速度倾斜向了侧面,哈尔在一秒钟后滚了下来。他四肢摊开地掉到了地上,瞪着天空像他的大脑还没理解刚刚发生了什么。


人群开始鼓起了掌,而克拉克则笑得都快站不稳了。哈尔头晕目眩地磕绊着从垫子上爬了起来,重心不稳地走到巴里身旁,“我……没想到它会那样干……”


巴里拍了拍他的背,指着被埋起来了的帽子,“你做得很好了,但是……我觉得你的帽子永远回不来了。”


哈尔挥了挥手表示那不重要,并试图缓过呼吸。沃利带着安慰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膝盖,“没事的,哈尔叔叔。你仍然是最棒的。”


哈尔因沃利试着安慰他而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你真是太甜了。但是,这里有个真正的罪人,巨人先生设计了我。”


沃利惊叹了一声,然后猛转过身对克拉克生气且失望地皱起眉。


克拉克都没办法装得愧疚。巴里接过了掌控,朝哈尔做了个手势让他带着沃利先走,“这里没有‘罪人’,相信我。去找点其它你想做的事吧。”


沃利平静了下来,抓住哈尔的手拖着他朝公园的另一边走去了。这一次,他们去玩了所有的游戏机。当巴里和克拉克赶上他们时,哈尔几乎完成了他的反击。他给沃利赢了一个巨大的,每次打到什么东西都会尖叫的充气锤子。巴里非常不安地想起了哈莉·奎茵。哈尔还给了巴里一个四尺高的绿色大象,以及七个其它的各色填充动物玩具让克拉克拿着。


“他的名字叫毕达哥拉斯*。”沃利把大象递给巴里的时候拍了拍他的长鼻子。(注:古希腊哲学家、数学家)


全程哈尔只是空手叉着腰,脸上带着个高傲的坏笑,注视着巴里和克拉克艰难地带着那些笨重的动物玩具前进。


集市中央的一个巨大展台吸引走了沃利的注意力,他朝那边走过去,挂在一个长餐桌上方的横幅写着‘第104届年度丰收节肋排大胃王大赛’。五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已经在桌边坐好了,面对着聚集而来的人群。沃利侧过头,望向巴里,“那里发生了什么?”


“斯莫威尔小镇的肋排大胃王大赛。”克拉克回答他,“郡里所有的烧烤餐馆赠送了每年的肋排,入场费每次都捐给不同的慈善机构。”


“一个大胃王比赛……”沃利花了一分钟来思考,眼睛大睁地盯着展台。


“你需要吃得很快还是很多?”哈尔消极地提问。他的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得离巴里十分近,他们的肩膀紧紧地贴在一起。巴里没有看向哈尔,并试着忽略掉他身上散发过来的热量。因为某些原因,他的记忆被拉回了哈尔的腿缠着他自己的触感。巴里讶异地僵住了,试图表现得正常。但什么才是正常?拉开距离?保持在原地?他转而开始想象哈尔靠得更近,用他的手臂圈住了巴里。


“都要。”克拉克笑道。


“我可以去吗?”沃利以一种惊叹的声音问道。他显然这辈子从没听说过大胃王比赛,而这整个概念都显得新鲜且吸引人。


巴里看着已经进入了比赛的成年人,接着又看了看他瘦小的儿子。有些人的手臂比沃利的腰还要粗。“嗯……我不确定,小家伙。”


“这里有年龄限制吗?”哈尔问克拉克。


“我不认为。”他耸肩道,“我不觉得有人会介意,其实。他们大概会觉得这很可爱。”


“好吧。”巴里怀疑地说,将注意力转移回沃利身上,“你真的想参加这个吗?那上面的一些人赢的几率可能会大些,如果你输了没关系吗?”


沃利开心地点着头,“我可以把那些家伙打得落花流水。”


哈尔用一只手捂住了嘴,遮住一声闷笑。巴里揉了揉沃利的头发,叹着气朝展台挥了挥手,“让我们给你报个名吧。”


在去报名亭的一路上沃利都像个跳动的能量球一样,并且不断地打量着正在逐渐被坐满的观战席。巴里填好了入场表,付了钱,同时助理人员在沃利的衣服上别了个数字八。他们都在对他要进入比赛这件事咯咯地笑,甚至有一个人牵住了他的手把他领到了他在桌子上的座位前。巴里去了观众席,哈尔和克拉克在那占了个位置等着比赛开始。


沃利坐在一个看起来有五十多岁的,和另一个至少有三百磅的男人中间。他在那上面看起来小得可怜,他们不得不给他准备了一个增高座椅,不然他的头几乎都被桌子挡住了。巴里用拳头托住自己的下巴,叹道,“我不敢相信我让他这么做了。我真是个差劲的家长——他晚点会生病的……”


哈尔随意地用胳膊环住巴里的肩膀,“这又不是个吃餐刀比赛,小熊。放松点,有时候你得让孩子在挫折中成长。”


“你之后会留下来帮忙收拾吗?”巴里抱怨道,指的是等会不可避免会出现的呕吐情况。每当哈尔说了些类似的话时,这是他最爱的反击方式。


当然,”他咧嘴笑道,“反正我几乎都住在你家了,打扫呕吐物可以算是我的房租。”


“我不理解你们的友谊……”克拉克带着个奇怪的表情从旁边看着他俩。


“这就对了,我也不理解。”巴里前倾撑在自己的膝盖上。沃利正在试着自己系上一个围裙,但在几秒后就放弃了,把上半部分塞进了自己的领子里。他正在愉快地与他右边的年长的男人交谈。


“人们对这个肋排比赛很认真啊,嗯?”哈尔回头看了一圈那些挤满了看台,正在交谈的人群。


“这是个农村社区。”克拉克点头,“这样的集会是个大事件。”


当所有的参赛者都上台后,一个年轻的女人拿着麦克风站了出来,对他们说,“好了,看起来我们可以开始了!”


0000


000


00


00


000


0000


一阵欢呼声在四周响起,哈尔忍着没有对他前面发出一声‘噫哈’的男人笑出声。这真是太乡土了——这棒极了。他换了个坐姿,一边听着主持人解释规则——大胃王比赛,什么什么的,最先吃干净盘子里的人获胜,什么什么的——而且他的背突然疼痛地痉挛了起来。好吧,不是所有的都棒极了。他们回家后他得让巴里帮他捶一下背,他的背已经开始有点小问题了而他都没到三十……该死的,他感觉真老。


巴里的膝盖碰到了他的,一阵电流窜过了哈尔的腿。那不是很痛——巴里经常带着静电,并且会不小心电到其他人,但是从来没有电到哈尔。这感觉就像一种炙热的刺痛,不过完全不令人讨厌。实际上,哈尔发现自己正找着各种借口触碰巴里,或者用手臂环住他,好再次感到那种电流。这非常令人尴尬,但没人会知道这件事。


几个人开始端出巨大的,车轮大小的盘子装的肋骨,把它们放在每位参赛者面前。哈尔在看见沃利的盘子比他自己还高的时候爆发出一阵笑声。水,装骨头的桶,以及大卷的纸巾被发放出去,接着倒计时开始了。人群在倒数到十的时候也加入了,在他们数到零时一声巨大的哨音响起。


一共十二名参赛者立刻埋下头,双手抓起肋排开始吃。哈尔看不出沃利做得如何,直到他看见干净的骨头堆被扔进他那个桶里。至少每三秒就有一根骨头被扔进去,其他的参赛者甚至都没有他一半快。沃利迅速地吃光了他盘子的上半部分,哈尔在能够真切地看到那孩子时震惊地张大了嘴。不知怎么地,他只是把一整根肋条塞进了嘴里,然后拉出来的时候上面的肉就全部都消失了。


在哈尔身旁,巴里看起来同样震惊。他难以置信地缓缓摇了摇头,“你们会觉得我饿着他了或者怎么的……”


沃利只是不断高效地专心大快朵颐。他身旁的两个成年人已经开始注意了,并每隔几秒就紧张地瞥向他。哈尔眯起眼望着沃利专注的小脸,“他把那些都装在哪了……?他不可能重过40磅。”


“哦,他只是很健康。我在他这个年纪吃得像匹马那么多。”克拉克看起来完全不惊讶,“我妈过去常威胁要把我埋进土里,只像棵植物那样给我浇水。”


巴里突然大笑出声,哈尔和克拉克同时古怪地看着他。他笑了半天,直到注意到他们俩都在盯着自己,才停下来小心地望回去,“……这很好笑……因为你们知道吗,他从黄色太阳那里获取能量……而植物也需要它……来光合作用……什么——不好笑吗?我觉得这个很好笑……”


“你真是个可爱的小科学呆子,”哈尔朝巴里露齿笑道,“爱死你这点了。”


巴里的耳朵周围有些泛红,在座位上坐直了点。他的反应令哈尔的心跳加速起来,而因为某些原因,触碰变得不再自然了。他把他的腿挪开,假装只是想把它翘起来,并把注意力全部再次转回到比赛上。


沃利到现在几乎要吃完了他盘子里的。他只剩下七条肋排了,其他所有人都落后于他。


“他真的快赢了……”哈尔喃喃道,与旁边因一个六岁孩子就要在大胃王比赛里打败成年人而疯狂的观众们形成了冷静的对比。


沃利解决掉了最后一根肋排,脸上带着点胜利的笑容把它扑通扔进桶里。他把沾满了烧烤酱的双手放到了桌子下面,仿佛不知道该拿它们怎么办,然后耐心地望向四周直到裁判停下了其他参赛者,表明他就是获胜者。主持人迅速冲向他,将沃利的一只手胜利地举过头顶,“八号参赛者就是我们的赢家!我不敢相信!你的名字是什么啊,小甜心?”


“沃利……”他对着话筒害羞地说,接着像想到了什么似地兴奋起来。他沾着烧烤酱的脸上露出了个巨大的笑容,朝着人群里激动地挥手,“嗨,爹地!”


人群一齐发出被可爱到了的‘啊啊’的声音,哈尔偷偷瞥了一眼巴里,他只是在微笑,看上去像心都化了。


他们把一个小金牌挂在了沃利的脖子上,在众人的掌声中欢送他下了台。当人群一散开到足够巴里和哈尔移动的地步,他们就过去接了他。他在原地摇晃着,忽略了旁边一个助理人员想要擦干净他的努力,“你们看见了吗?你们看见了吗?我说过我可以做到的!”


“我们看见了。”巴里小心翼翼地把他抱起来,开始亲自抹掉他脸上的酱汁,“你现在感觉还好吗?”


“嗯嗯。”沃利轻松地点着头。


“不会生病?”


“嗯哼。”他摇了摇头。


“他是个无底洞。”哈尔骄傲地揉了揉沃利火红的橘发。


“我们现在可以去坐摩天轮了吗?”沃利立刻询问他俩,完全没有被吃撑的状态阻止。


哈尔回头望向了摩天轮的方向。现在的天空已经足够昏暗到让他们看见正像个圣诞彩灯一样闪烁的转轮了,它旋转的速度慢到不会扰乱沃利的胃。“孩子,我觉得在那个之后,你基本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了。”


巴里没有说任何话表示他同意,但是脸上一直保持着一个僵硬的笑容。哈尔正准备问他怎么了,这时克拉克倾身过来放了一只手在他肩上,“不好意思,伙计们。我得提前走了。在大都会有个……‘大新闻’我得去调查。”


一个微妙地表达他得去阻止他的反派们破坏城市的方法。哈尔意味深长地转了转手上的戒指,“需要帮助吗?”


“我能搞定,”克拉克对他眨了眨眼,“这写起来应该很快,但是还是谢了。”


天,当沃利长大并开始质疑这些借口后他们会遇到麻烦的。


“再见,巨人先生。”沃利在被巴里轻轻推了推后迅速地说道,“谢谢你邀请我们。”


“不用谢。”他在离开去什么隐蔽的地方换上制服前挥了挥手,“剩下的晚上好好玩。”


“谢谢,克拉克。”巴里挥手送他离开。


“摩天轮?”沃利渴望地小声说,跳进巴里的怀里。


“对,是时候坐摩天轮了。”哈尔笑道,然后他们开始朝乐园的边缘走去,“但是我觉得这该是今晚的最后一个项目了——以防万一那些肋排又要出来了。”


沃利一边唱着一首关于摩天轮的歌,一边上下蹦着到了目的地,但巴里一路上都陷入了奇怪的沉默。他们走向队伍时他的蓝眼睛一直盯着那个巨大的转轮,几乎一眨不眨。沃利从他怀里跳了下来,跑去排队,然而巴里抓着哈尔的手臂拉住了他,“嘿……”


“怎么了?”哈尔停了下来,对巴里脸上突然出现的悲伤蹙起了眉,他看起来像是有些痛苦。


“你介意一个人带着沃利上去吗?”巴里轻声询问。


“当然不……”哈尔毫无头绪地问,“但是,为什么?”


“呃……摩天轮……”巴里忧虑地朝着它点了点头,他艰难地想要说下去,并深呼吸了一下,“我……在一个上面向艾瑞斯求婚的。”


哈尔的胃沉到了他的脚,然后,巴里脸上的痛苦就说得通了,“哦……”


沃利在队伍的末尾停了下来,在发现他们不在自己身后的时候回过了头。他朝他们挥了挥手,哈尔伸出一根手指让他等一等。他转向巴里,努力思考该做什么。摩天轮显然是一个非常令人难受的回忆的触发点,但是哈尔不想要他的朋友再被这种沉重的东西缠住更久了。所以,他露出了他最自信、安心的笑容,向巴里伸出了手,“来吧。”


速跑者看起来有片刻迟疑。他的双眼在摩天轮、沃利和哈尔之间快速眨动着,然后他小心翼翼地将手放进哈尔的手心里。


哈尔把巴里拉到了沃利身旁,然后他们三个一起在他们的车厢转下来时进入了里面。沃利一个人坐在一侧,并立刻跪在座位上以便在车厢开始转动时看得更清楚。巴里就像个石像一样盯着车厢的地板纹丝不动。哈尔再次谨慎地用他自己的手握住了巴里的,轻轻地捏着他的手指来哄他把拳头松开。


巴里的头惊讶地转向了他,但哈尔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移开了视线。巴里没有试图挣脱开他的手,而那点僵硬随着摩天轮的上升逐渐消失不见了。沃利一直在说着话,可哈尔几乎没有注意听一个字。他太过专注于那股直窜入他手臂骨头里的电流,以及巴里逐渐放松的紧绷肌肉。


当这一圈结束的时候,巴里在微笑,而哈尔则难以将自己的目光从他身上挪开。




TBC




后面的翻译大概就由我接手?第八章前几天已经搞定了正在校对,近期比较忙,但是肯定不会坑掉这篇翻译的。


另外感谢cap的校对!



评论 ( 1 )
热度 ( 338 )

© captainfrea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