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 | 绿红】A Flashlight to See in the Dark 第六章

A Flashlight to See in the Dark

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9926999/1/A-Flashlight-to-See-in-the-Dark

随缘: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12061-1-1.html


第六章


翻译:奇异函数、captainfreak

校对: @静安 


哈尔倚在中心城小学的大门上,双手插在飞行皮夹克的口袋里,透过墨镜望向远处。

海滨城是很美,但是中央城在今年这时候才是美丽得过分。树叶被染成了橙红;不知怎么气候也既凉爽温暖,整座城市一直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他差点就想搬过来住了,但是如果他离开弗里斯航空公司的话,卡萝大概会宰了他。

他们分手了——哈尔确定他这次终于做了正确的决定。从相遇的初刻到现在这么多年,两个人只是不停分分合合,实际上彻底结束这一切让人感到如释重负。当一切都好时,两个人的关系很稳定,而一旦出现问题,争吵将会持续几周

哈尔发誓一段时间内都不会交女朋友了。

当然,他还是那个圆滑的少女杀手。绿箭侠在星城发现一位让他魂牵梦绕的美人,他一直都打电话给哈尔求助,问他怎么才能把她追到手。他们已经认识对方两年了,早已成为了莫逆之交。

他们两个人出乎意料地合拍,过了几个月奥利弗就被邀请加入正义联盟了。他们现在是好朋友了,而当哈尔和某个人是好友的时候,他可以毫无障碍地让他们闭上嘴,别再谈论什么声音像‘一千只尖叫的天使’、在星城里转悠着揍了比他更多坏蛋的突然出现的金发美女。

加利福尼亚人满为患时,谢天谢地,他还有中心城可以去。

哈尔深呼吸了一口早秋的清新空气,转过头望着街道。快要放学了,路的一边停满了巴士,另一边则是等着接孩子的妈妈们。

那些妈妈不喜欢他。

哈尔知道这一点是因为,每辆旅行车的车窗都摇了下来,而出于某些原因,这些女人们认为要是自己戴着太阳镜,他就不知道她们是在盯着他了。哈尔只把自己的飞行夹克拉紧了一些,试图假装不知道。他们大概是把他当成一个徘徊在学校周围想拐走几个孩子的恋童癖了。

他真希望放学铃快点打响,最好现在就响,因为那些女人们要是决定报警抓他的话,哈尔可不想处理这种事。他有点希望当初让巴里帮他写了个证明。

“我,巴里·艾伦,准许哈尔·乔丹在放学后接我的儿子。他有点不负责,自己也算个长不大的孩子,但是绝不是一个猥亵儿童的罪犯。”

哈尔自己笑了起来。没错,要是巴里写的话,绝对和这段话一字不差。

他把重心在两只脚之间换来换去,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没耐心。最后,到了1:30,放学铃终于响了。哈尔松了一口气,在四五年级的孩子蜂拥而出的时候,站到了一边。然后,更低年级的孩子们跑出来了,最后是学龄前儿童以及拖着缓慢步伐的幼稚园学生。

哈尔注意到人群里沃利那顶乱糟糟的红头发时露出了个笑容,从墙前站直身。他正蹦下台阶,和同龄的小伙伴聊着天。

哈尔走向他,在人行道的尽头停下,等着沃利注意到自己。沃利在小伙伴发现自己的妈妈后和他挥手告别,然后抬头寻找公交车的踪迹。哈尔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注视着沃利因为认出是谁来接自己而嘴巴张大成一个完美的圈。

沃利的脸上立刻挂上了巨大的笑容,奔向了哈尔,他那醒目的红色闪电侠背包随着他的步伐弹跳着,“哈尔叔叔!”

哈尔笑了出声,沃利跳向他,抓住了他的手臂,像只小猴子一样荡在上面。他举起双臂,沃利就挂在上面,离地几英尺,“嗨,小男子汉。”

“你来这里干什么啊?”沃利松手,落到了地面上,抱住了哈尔的腰。

“我觉得今天你会想不坐公交车,然后和你最帅的叔叔一起出去玩。”哈尔一把把他抱起,像篮球一样夹在胳膊下。六岁的孩子疯狂地咯咯笑起来,扭动着想要逃脱。哈尔笑出了声,一分钟后就把他放了下来,“你爸爸今天很晚才回家,所以只有我和你啦。”

沃利只有一瞬间表现得垂头丧气,但是很快就重振了精神。他对巴里的突然缺席接受得很好,当然了,他不知道自己的爸爸缺席是因为他要以闪电侠的身份对抗罪犯。分离的焦虑还不算太糟糕,哈尔很确定沃利能看出巴里现在比以前要开心很多,即使他并不完全知道原因。过去的两年,巴里的身上简直是发生了奇迹——他差不多找回了昔日的自我。

“嗨。”哈尔蹲下来捏了捏沃利的肩膀,“你爸爸想让我直接带你回家,但是你觉得我们先去吃点冰淇淋怎么样?”

沃利立刻精神一振:“好耶!”

“那好,我们走吧。”哈尔拎起沃利的闪电侠书包,抓着上面的把手,搭在肩上。他牵着沃利的小手,带着他穿过街道,走向最近的冰淇淋店。“那么,目前为止你对幼稚园感觉如何?”

“我喜欢幼稚园!”沃利跟在哈尔的大步伐旁蹦蹦跳跳着,“我写了字母表,我写得可整齐了!蒂娜都做不到那么好。”

“蒂娜是谁?”哈尔问。

“我班上的一个女孩子。”沃利有点不开心地说。

“你喜欢她?”他朝着红发男孩狡猾地笑了笑。

沃利夸张地咳嗽了一声,恶心地吐出了舌头,“恶,才不!女孩们最恶心了!而且蒂娜很讨厌,她经常推我。”

哈尔哈哈大笑起来,沃利朝他翻了个白眼,“那意味着她喜欢你。”

“啊……?”沃利困惑地将脸皱成了一团。

“要是一个女孩子总是捉弄你,那就意味着她喜欢你。”哈尔用手肘推了推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确实是这样。”

“这也太蠢了……”沃利总结道,一头雾水。

“没错。”哈尔机智地点点头。“你今天还干什么了?”

“我学会了数数,能数到两百。”所有关于蒂娜的小心思都倏地烟消云散了,沃利又露出了那个精力十足的微笑,“你想瞧瞧吗?”

两百?”哈尔听起来很佩服他,“你最好给我露两手,这太棒了。”

沃利就边走边数,一路上都在晃着哈尔的手臂。数完之后,哈尔吹了个口哨,摸了摸他的头,“哇,你做得真棒。我真为你自豪。但是,你知道吗?”

“嗯?”

“我打赌你能继续数下去。”哈尔无辜地说道,小心翼翼地在诱惑沃利接受挑战时让脸上不露出表情。

沃利想了想,脸上的表情并不是太有自信,“我们还没学到那呢……”

“对,但是你很聪明,你可以的。来试着做一下——我也会帮你的。”哈尔给了他一个鼓励性的微笑,“两百之后是多少?”

沃利迟疑了一秒,然后抬起头,不是太确定,“201?”

哈尔轻轻地点了头,“然后呢?”

“202……203……”沃利慢慢数着,脸上逐渐绽开了笑容,越发的自信,“204,205,206——”

他很快就学会并接着数了下去,想清楚了一串数字,有时候会数错,但是很快就纠正过来,又开始数下去。等他们到达那家冰淇淋店的时候,沃利已经数到了六百。走进店里的时候,哈尔停下了脚步,搭在沃利肩膀上的手臂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好啦,好啦,小天才,休息一下。我觉得你已经为自己赢得了超过二十份的冰淇淋了,快去选你喜欢吃的吧。”

“随便我吃吗?”沃利回抱住了他,像个小傻子一样笑着。他跑到柜台前,看着各种风味的冰淇淋,小手贴着玻璃,踮着脚尖。

“只要这冰淇淋别比你的小脑袋还大就行。”哈尔关上身后的店门,打量着这里,这是一家家庭经营的小店。有几张桌子,柜台那里有十张凳子。其中一张桌子旁坐了四位女士,当他们两人进来时,她们抬头看了看。其余的桌子都空着。“你要是生病了巴里可会杀了我。”

他至少会用武力去威胁哈尔。上次他给沃利吃了太多糖,巴里的眼睛都红了,给了哈尔的下巴一拳。有个最好的朋友真是福祸相依,你们可以互相打架打个半死,但仍然亲密无间。

沃利选了一个草莓味的甜筒,哈尔点了一个奶昔。他们坐在那群嬉笑着的女士旁边,放松了下来。哈尔把手臂搭在椅子的后背上,翘着二郎腿。沃利把自己的椅子尽可能地拉到哈尔身旁,像模像样地学着哈尔的姿势。哈尔被他的可爱逗得想歇斯底里地笑出来,但是他忍住了,装作很冷静——只是偷偷朝沃利傻笑着,一只手搭在他小小的肩膀上。

今天都干什么了?”沃利的语气模仿得非常像巴里。每当哈尔像只树懒一样懒洋洋的时候,巴里就会用这种不屑,嘲讽的语气谴责哈尔。尽管说实话,哈尔确实对树懒这种动物印象深刻。

哈尔决定好好展示自己的成就,“我试飞了一架新的战斗机,还和空军里最棒的四位飞行员进行了空中大混战。”

“那你打败他们了吗?”沃利瞪着大大的眼睛问道。

“哦嚯,我可是好好羞辱了他们。”他轻笑起来,沾沾自喜,伸出一只手。沃利也伸出手来和他击掌,而他的另一只手则在他的书包里寻找着什么。

他拿出一张厚厚的橙色图纸拍在桌子上,自信满满地回应,“画了一只羊驼。”

哈尔拿起那张画,挑起一边的眉毛审视着,就像在博物馆里评价一件艺术品,“你说得对,你画的更好看。”

沃利笑容满面,又去舔他的冰淇淋了,头扬的高高的。

“这画能送我吗?”哈尔朝着画纸点点头,他想到自己在海滨城的公寓里的冰箱上粘满了沃利的画。他可能得拿个文件夹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来装了,因为冰箱门上没什么位置了。

“这张是给爹地的。”沃利靠了过来,悄悄说着,似乎这是很明显的事。他又掏出第二幅画,给了哈尔。“我给画了一只鲨鱼。”

哈尔换过来那副新的画,微笑着。“啊,好吧,这就说得通了,因为这幅鲨鱼画得更好。为什么它戴着太阳镜?”

“因为他是一只会的鲨鱼。”沃利试着舔到自己鼻尖上的冰淇淋,“太阳镜能保护他不被风刮伤眼睛。”

“挺合适的。”哈尔表示同意,用餐巾擦了擦沃利的鼻尖。

在他们身后,所有的谈话声突然停止了,哈尔瞥见所有的年轻女士都在敬慕地对着他微笑。哈尔疑惑地蹙起了眉,坐在最远处的那位黑发美人咯咯笑了起来,“抱歉,只是你的儿子太可爱了。”

其余三人都笑了出来,表示了强烈的赞同。哈尔大脑一片空白地抬着头,用眼角余光看了看一旁的沃利。他们认为沃利是他的儿子……

他在心里归算了一下这四位女士的集合魅力,然后咧开嘴笑了。全都能打八九分。为什么当他们走进来的时候他没注意到她们呢?嗯……他从来没有用一个上幼稚园的孩子去泡妞,但是谁知道呢?这值得一试。

“谢谢。”哈尔假装出一副迷人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样,对她们微笑道,“我不知道他怎么会这么可爱,因为这一点肯定不是遗传自我。”

她们都戏谑地倒吸了口气,急于让他承认这就是他儿子。

“怎么可能?不,你们长得这么像!”

“我觉得比你自己认为的还要像。”

“哦老天,看!他们的鼻子一模一样!”

她们都发出一阵阵‘啊啊啊!’的尖叫,互相咯咯笑个不停。哈尔配合她们一起笑了出来。沃利盯着他,表情怪怪的——就像他觉得哈尔疯掉了一样。哈尔向他靠了过来,悄悄说道:“假如你尽可能地表现得可爱点,就会有额外的冰淇淋等着你。”

听到这个提议,沃利思考了一秒钟,然后朝着哈尔露出了一个短暂的坏笑。他转头朝着那位靠得最近的金发美女笑着,还带着小酒窝,“你真好看……”

她把手放到心口,回头看了看她的朋友们就像她都要融化了。“我的天。他可真是个最的小家伙啊!”

沃利突然表现得有点不好意思,害羞地把脸藏到了哈尔夹克的袖子里。

“我能把他带回家,让他永远待在我身边吗?”黑发美人突然蹦出这句话,其余三人都点点头然后笑了起来。

哈尔散发出他的魅力,一只手放在沃利的后背上,朝那群女士们温和地眨了眨眼,“嗯,我们是打包一起出售的,你懂得。”

这一招又让她们一起笑起来,其中一人也反过来和他调情,“我不介意的。”

二十五分钟后,沃利拿到了个双份巧克力圣代,哈尔则拿到了四个电话号码。

他们走回巴里家时他看了看那些号码,然后把它们揣进口袋里,“沃利,任务完成。我得给你找对小天使翅膀来,因为你可比我一半的朋友都要擅长当僚机啊。”

“我可是有优势的。”沃利调皮地笑笑。

“有时候我真担心自己教给你一些坏东西。”哈尔抿住嘴唇,认真地端详了沃利一会,“但是我觉得你天生就喜欢调皮捣蛋,我没法不好好培养这一点。”

“爹地说过我处在一个易受影响的年纪,而你在行为举止方面给我带来了持久性的坏影响。”沃利立刻回答。

“这话听起来可真高端……”哈尔怀疑地眯起眼睛盯着沃利, “他是和谁讲话的时候说了这句?”

“杰外公。”

哼,速跑者们……

“那就说得通了。快上楼玩去吧。”哈尔懒洋洋地指了指上面,“有事就喊我,我就在楼下沉湎于背叛的滋味儿。”

“好的!”沃利毫不关心,他蹦蹦跳跳地跑到楼上,几乎立刻就没影了。

哈尔疲惫不堪地走到沙发旁,无力地栽到上面,不小心碰掉了茶几上的什么东西,发出声闷响。他抱怨了一声,摸索着伸出手去捡,然后拿到眼前。这是一本厚厚的书,介绍如何学习希腊语的。他躺了回去,随便翻了几页,皱眉看着那些不熟悉的字母。他漫不经心地想着巴里读完这本书需要多长时间——大概不超过四秒。

咖啡桌上还有一大堆书,哈尔推开桌子,看见了这些书的标题。一本英希字典,一些其他的自学手册,以及两卷希腊语学习指导,是哈尔手里那本书接下来的两册。巴里熟练掌握这种语言大概只需要一小时,但是,最重要的是他为什么要学这个?

他把书放了回去,转而拿起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巴里为哈尔设立了自己的用户,因为他一周里有至少四天都在这,但是哈尔反而喜欢“黑”进巴里的账户。说实话,巴里设密码弱爆了。他输入了密码:‘iriswally56’再按下回车键,期待着桌面加载出来。但是电脑却弹出一个对话框告诉他密码输错了。

哈尔‘嗯……’了一声,手指在笔记本上不耐烦地敲着。好吧,见鬼,他改了密码。这可真奇怪。几乎一年半以来密码都是‘iriswally56’。他躺回沙发,双手交叉在胸前,把笔记本在膝盖上放稳一边想着新密码会是什么。巴里多愁善感,但是却很简单,他的密码一直都是家庭成员的名字。也许是他妈妈的名字。哈尔输入‘noraallen56’,还是提示密码错误。他咬咬嘴唇,又试了好多次,直到连电脑都可怜他了,询问是否要提示。

他点了‘确认’,然后弹出了一个对话框:‘lantern’。哈尔困惑地蹙起眉,想弄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直到脑子里蹦出一个试探性的想法。他慢慢的输入密码,一次一个字母,停顿了几秒才按下回车键。

‘iriswallyhal56’

电脑解锁了,界面还停留在巴里打开的网页标签,这是他上次合上笔记本的画面。

一种奇怪的情绪刺进哈尔的心里,他对着电脑屏幕皱起眉,长久地沉默着。巴里把密码改了,还加入了哈尔的名字?他心烦意乱地挠了挠后脑勺。这密码改了多久?他试着回想自己上次用这台笔记本是什么时候,但还是没想起来。巴里为什么要改成这个?哈尔继续在内心纠结了一会密码的改变,直到他缓过神来注意到了他眼前屏幕上的内容。

所有的网页都和古代希腊神话有关。哦,这就对了。巴里正在雅典帮戴安娜解决一些问题。哦,这就是他为什么要学习希腊语的原因。

当哈尔听到楼梯处的脚步声的时候,他的注意力从笔记本处拉了回来。他抬起头发现沃利正拖着脚步走向厨房,穿着一件深绿色的、对他来说太大的衣服。哈尔皱了皱眉,合上笔记本,站起来跟着他到了厨房,“没事吧,沃利?”

“没事。”当他走到拐角的时候听到沃利打开了冰箱,他看见这孩子努力踮着脚,想够到一盒果汁。他成功地拿到了果汁,得意洋洋地关上冰箱门,转过头给了哈尔一个大大的微笑。

哈尔憋笑都快憋出内伤了。沃利打开了巴里的衣柜,穿上了一件他的毛衣背心。无袖背心的肩洞一直垂到了沃利手肘,衣服的下摆则拖到了他的膝盖处。“你在做什么?”

“拿果汁啊。”沃利的舌头因专心把吸管插进果汁盒而吐了出来。

“我在问你为什么要穿你爸爸的衣服?”哈尔被逗笑了,摇了摇头。沃利的腰上绑着一根领带,很明显他不知道这是用来干嘛的,但是知道巴里每次都要戴。

“我现在能数到六百了,所以我是个大男孩了,我得穿大男孩的衣服了。”沃利用着六岁孩子的逻辑认真解释道。哈尔弯下身子,保持和沃利一样高,戳了戳那件毛衣背心。

“是啊,但是你没必要打扮得和你爸爸一样。”哈尔憋着笑,“他可没什么时尚品味。”

沃利低头看了看腰上的领带,仔细检查了下,好像自己也觉得这很怪,但并不想发表什么评论。

哈尔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他坏笑起来,用拇指指向背后的大门,“我们出去买些真正的大男孩衣服怎么样?”

沃利脱下那件毛衣背心,拼命点点头,“耶!”

“快去把鞋子穿上。”哈尔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自己也跳了起来。沃利跑进旁边的房间,哈尔独自咯咯笑了起来。

巴里会气死的!


0000
000
00
00
000
0000

“哇哦,那个……我可从未想过我会被一位神明憎恨……”巴里奔跑着穿越爱琴海,与全副武装,飞翔在他身旁的戴安娜并驾齐驱。

“他不是针对你个人的,”她伸展手臂,迎风笑道。“赫尔墨斯是众神中速度最快的,但你比还快。他就是嫉妒罢了。他还经常从奥林匹斯山上观察你呢。”

一阵可怕的颤栗从巴里的脊柱上流过,他的眼皮也随之跳了一下,“那个……听上去还真挺针对我个人的。”

“如果这困扰了你——”

“这让我深感不安。”

“——我有一种绑带,能够在众神面前遮蔽你的存在,”戴安娜笑着安抚他的不安,巴里猜想她早已习惯于众神的全知全能,“我从未使用过它们。我的盔甲已经有了相同的魔力。”

“我欠你一百个人情。”巴里想象赫尔墨斯正端坐在某朵云上,从高空偷窥他。

“就当这是今天帮助我的回礼怎么样?”戴安娜好心地提议道,“把你从你儿子身边拖走,让我感到很内疚,但没有其他人能帮我了。”

“别担心,”巴里跃过一波浪峰,集中注意把他的速度减慢,以便让戴安娜能跟上,“哈尔正正在照看他,明天还是周六,所以我们还有一整天的时间。”

“我本该问一下哈尔的,但……和神明打交道可是很微妙的,”戴安娜试着尽可能委婉地措辞,这让巴里在心里微笑了一下,“我担心如果受到挑战他会说错话。”

巴里能很轻易地想象出哈尔和阿瑞斯陷入死斗或同等愚蠢的麻烦中去的画面。他总是倾向于想到啥说啥,无论有多么不合时宜。说来奇怪,这个想法让他感到一阵对哈尔的喜爱之情,“说得好。”

“他现在还常来中央城吗?”戴安娜好奇地问道。

“他几乎整整一周都在那里,”巴里轻笑了一下。“不是来照看沃利就是来看看我们在做什么。他把好多东西都留在我家,你都可以说他现在是住在我那儿了。”

“当我们刚见面时我可不会这么想,但哈尔是一位非常出色的朋友。”她俯视着巴里,脸上带着一丝微笑,仿佛她在为那些先入为主的判断而感到抱歉。

“如果没有他,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怎么撑过这一切,”巴里承认道,在想到哈尔陪伴在他身旁的每一次时目光出神了一小会儿。哈尔为他们几乎牺牲了所有的自由时间,但从未抱怨过哪怕一次。古怪、不成熟且冲动的哈尔·乔丹就这样成为了他所能依赖的磐石是件有意思的事——先是艾瑞斯的死,然后是巴里作为闪电侠的归来,“并且沃利很爱他,他是‘哈尔叔叔’。你应该看看当哈尔为了绿灯任务离开地球时沃利有多不高兴。”

“那真是太甜了,”戴安娜几乎是渴望地说,“我希望我也能有一位这样为我付出的朋友。”

他们抵达了路易莎海岸,巴里在海滩上慢慢地停了下来。戴安娜降落在他身旁,他指了指她腰间扎成一圈的套索,“我不知道你是否注意到,但人们可不会轻易为了不是朋友的人抛下一切,跑来帮忙从蛇发女怪那里偷一根古代魔杖。”

她笑了,然后举起套索仔细查看,仿佛能看到它在发出不同的光。女巫瑟茜是戴安娜近来生活中的主要麻烦,她对此的厌倦是可以理解的。戴安娜从来不是甘愿认输的人,所以她开始收集各种各样能帮助她对抗那个女巫的盔甲和武器。

“而且别不认为克拉克和布鲁斯不会在这里,如果他们不忙的话。你拥有的朋友比你想的还要多。”巴里告诉她,手叉在腰上。

有那么片刻,戴安娜似乎在思考他的话,看起来真的被感动了。接着她忍住笑,“布鲁斯的专长难道不是经营亿万美元的企业和参加派对吗?”

巴里发出一阵轻笑,然后又用手掩住嘴,感到有些愧疚。蝙蝠侠最终揭露真身是近十年来最让人震惊的事了。他是正义联盟里最后一个表明身份的人,对蝙蝠侠来说,这真是份令人难以置信的信任——没什么好取笑的。然而,这更像是他在揭露他的另一张面具,而不是分享了他的身份。布鲁斯有种反过来的秘密身份,蝙蝠侠才是他真正的自我,而布鲁斯·韦恩只是伪装。所以以某种迂回的方式来看——如果你歪着头眯起双眼的话,他们一直都了解布鲁斯。

虽然他没有在汽车餐厅打过工这一点有点令人失望。但当然了他应该是个亿万富翁……

“嘿,这可是一个非常棒的秘密身份。”巴里耸了耸肩。他们尽可以随便拿它来开玩笑,如果有人试图说布鲁斯·韦恩就是蝙蝠侠,那也只会被写在八卦小报里。

“我不会告诉他你取笑他的,如果你也不把我说的告诉他。”戴安娜讪笑着提议道。

“成交,”巴里马上接受了。他见多了哈尔总是收到布鲁斯的怒气,而他可不想要参与其中。他还不想被禁止进入哥谭。哈尔仍然不肯透露他做了什么才得到这个待遇,“你还需要更多帮助吗,或者——?”

“去陪你的家人吧,”她升到空中离地几尺的地方,然后看向西方,取下了她腰带上的套索,“我想我已经收集到了所有我需要的用来对抗瑟茜的东西,看她还敢不敢再来找我麻烦。”

“如果她像我那些反派的话,那她还会回来的;那些家伙就是不知道该何时收手,”巴里举手做了一个无力的姿态,“如果你需要的话,你知道该怎么联系我。我几分钟内就可以赶到你那里。”

“谢谢你,”戴安娜的表情变得严肃,她深深地望进了巴里的眼睛里,“你是一位优秀的朋友。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什么时候来拜访中央城。离上次见到沃利都快两年了。如果你允许,我可以帮你照看他。”

现在轮到巴里大感意外了。他眨了一会儿眼睛,定了定神,然后点头道,“呃,当然。那个……你真好,谢谢。你来的时候可以不要穿制服吗?沃利还没到能够担负秘密身份的年纪。”

“那不成问题。”她承诺道,挥挥手道别,然后飞出了他的视线。

巴里等了几秒钟看着她离去,然后调出他的脑内地图来对他所在的位置进行定位,接着划出了一条用来回家的路线。哈尔老是对他说他需要随身携带GPS定位系统,但巴里并不喜欢依赖这些小工具,它们可能会失效,他更倾向把这些信息储存在他的大脑里。研究地图直到记住这些地区需要艰苦的努力,但长久看来这是有好处的。

他瞬间停了下来,然后飞速穿越地中海,一路奔向西班牙和葡萄牙。或许他可以顺带捎个晚饭回家……如果他足够小心的话,晚饭应该能在穿越大西洋的旅途中幸存下来。而且哈尔真的非常喜欢西班牙海鲜饭。


0000
000
00
00
000
0000

当哈尔听到钥匙在锁眼里转动的声音时,他立刻感到一阵翻江倒海的恐慌。他把腿从沙发上挪开,带着一脸傻笑从客厅里跑出来,“沃利!他来了!快点!”

他听到楼上传来砰地一声,然后是沃利飞快的脚步声,他跑来跑去做好准备,“我已经很快了!”

“记住我们策划好的!”哈尔关掉了电视机,匆匆忙忙地来到楼梯旁的位置,顺路关掉了灯。

“好的!”

前门吱呀一声开了,巴里抱着一个大袋子走了进来。他对着一片昏暗的屋子皱了皱眉,眼睛警惕地看着哈尔,“嗨……?这里怎么了?”

“哦,没什么。”哈尔无辜地说,敲了敲他背后的墙来给沃利发信号。

“为什么灯都关了……?”巴里把袋子放在沙发上,然后脱掉外套。他开始扫视四周,就好像他在等着什么突然袭击似的。

“为了戏剧效果。”哈尔迅速答道。他瞄到了楼梯顶端埋伏着的沃利,然后打开了过道里的灯来代替聚光灯,“嗒——哒!”

巴里提防地瑟缩了一下,与此同时沃利从楼梯上冲了下来,至少跳下了六级台阶,像只小青蛙那样手脚并用地着陆。哈尔差点跑过去查看他了,但是沃利就像橡胶一样弹起,然后把手叉在腰上,摆出一个耀武扬威的姿态。

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任何人说话。沃利兴高采烈地保持着他的姿势,而巴里一脸茫然地盯着他看。哈尔知道他看的是什么:沃利一身盛装,他穿着绿灯侠的T恤,绿色的运动鞋和一件迷你版哈尔的飞行员夹克。他看起来很可爱——不过看起来巴里可不会赞同。

“你觉得怎么样?”沃利张开双手兴奋地问道。

巴里对沃利露出了微笑,就好像他很高兴,但他的眼睛却显露了谋杀的预兆,“我觉得这很酷……你从哪里得到它们的……?”

“哈尔叔叔给我的!”沃利扭过身体抱住了哈尔的腰,“他说如果我不穿绿色的话就不是个大男孩。”

巴里的眼睛锁住了哈尔的,后者感到一阵战栗爬过脊柱。他的蓝眼睛可从来没有这么冰冷、致命过……“是吗?好吧, 他完全正确。既然你现在是个大男孩了,何不去为我们拿些盘子呢?”

沃利也飞快地拥抱了他,然后就一路小跑冲向厨房,“好的!”

哈尔看着他离开,然后转过身发现巴里突然出现在离他的脸只有三英寸的地方。他惊慌地尖叫了一声,试图跳开,但是巴里扣住了他的肩膀,“啊!”

说真的?你现在开始用心理战来让他更喜欢你了?”他嘶嘶地说,压低声音以防止沃利听到,“这是对我把他的房间漆成红色的报复吗?那都是两年前的事了,你应该放手了。”

“哦,这才刚刚开始呢。”哈尔坏笑道,伸手去弹巴里的额头。巴里的眼里充满了怒火,他拍掉了哈尔的手,敲了一记他的太阳穴,“你在试图灌输沃利让他成为闪电侠的粉丝,但还有其他伟大的英雄呢。”

“这就是你的理由?”巴里看起来并没有被说服。

“是啊。”

“你确定这不是因为你把这一切变成了某种荒唐的竞赛吗,关于沃利更喜欢谁?”巴里抱起双臂,他的脚以一个对于常人来说有点过快的速度在地上打着拍子。

哈尔耸了耸肩,“我可不这么认为。”

“那么蝙蝠侠的T恤在哪里?”

哈尔瑟缩了一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呃……什么?”

“你懂我的意思,”巴里突然咧嘴一笑,哈尔知道他快要输掉这场辩论了,“水行侠的鞋子呢?或者他的火星猎人午餐盒?”

“呃呃……我不知道。”

“瞧?这就是为什么你确实是一个自恋狂。”巴里拼命忍住笑。好吧,见鬼,巴里几秒就看穿了他的策略。

哈尔不再克制了;他轻声笑起来,“不过,看看他!他简直就是缩小版的我!这太可爱了。”

“你刚刚又再度证实了自恋狂的评价。”巴里叹了口气,拿起他带回家的袋子,重新打开所有的灯。

哈尔闻到袋子里的东西飘出的一丝气味时动作顿了顿,他咽下了所有尖利的反驳,就像一只笨手笨脚的小狗一样跟着巴里,“哇哦,我知道那是什么味道。是海鲜饭吗?”

“从巴伦西亚买的。”巴里故作冷漠地回答道。

天呐!巴里从西班牙给他带了真正的海鲜饭!他跳上前从背后熊抱住巴里,狂热地蹭着他的肩胛骨,“我太爱你了!”

巴里喊了一声,绊了一跤差点摔倒,“快放手,你这呆子。谁说这是给你买的?”

“别让我求你啦,”哈尔拒绝放开他,于是巴里只能拖着他和自己来到客厅,“我会还你人情的。”

“唔唔……”巴里蹒跚前进,假装正在思考。

“用身体来还。”哈尔调戏道,压低声音,两根手指摸进了巴里的毛衣下边。

,”巴里大笑道,把袋子一把塞进哈尔怀里,溜出了他的怀抱,“天呐,才不要。赶紧拿着食物走吧。”

“你会想我的,”哈尔挤了挤眼睛,无视了巴里丢来的白眼。他拿出手机,滑到了之前存下的,沃利穿着巴里毛衣的照片,“给你。”

巴里好奇地看着手机,微笑在他的脸上慢慢地绽放。他完全被他儿子的这张照片给迷住了,于是哈尔留下他一人,转身去帮沃利盛放食物。

哈尔难以相信他居然曾认为收养沃利对巴里来说是个拖累。他还记得自己曾担心他的朋友会因此变得又无趣又居家,但最终这只是他性格自然发展的结果。巴里是个好人,也是个伟大的爸爸。这只不过是给巴里已经拥有的品质锦上添花罢了,而哈尔确实因此而更加喜欢他。

当巴里走进厨房,在餐桌旁坐下时,他用感激的目光看着哈尔,“那么,除了去购物,今天还做了什么?”

沃利非常小心地把一个盘子递给他的爸爸,然后爬上了他的腿,“我们今天画了画。我给你画了一只羊驼,给哈尔叔叔画了一条鲨鱼,给杰爷爷画了一条鳄鱼,给琼奶奶画了一朵花,还给巨人先生画了一幢非常高的楼。”

哈尔突然从料理台后面抬头看向他们,迷惑地皱起了眉头。巴里用一只手抱住沃利,试图用另一只手来吃饭,“巨人先生是克拉克。”

“哦。”哈尔喷出一声笑。是啊,这对于克拉克来说是个很好的描述。

沃利喋喋不休地说着学习数数,在班里玩捉迷藏,点心时间吃了什么,基本上就是脑海里冒出什么说什么。巴里耐心地倾听,平静地微笑并点头,确保沃利每隔一会儿就停下来呼口气或吃点东西。

海鲜饭散发的热量开始让哈尔感觉到热,于是他走到冰箱旁,连着包装盒灌了一口牛奶。就在这时他听到沃利的小声音走向了一个危险方向。

然后,哈尔叔叔和我就一起去买了冰淇淋,然后他示范我该如何‘泡妞’。”

哈尔冻住了,差一点就被牛奶呛死了。他讯速地拧上盖子,把牛奶瓶放回架子上,慢慢合上一点冰箱门,偷偷看向巴里。

巴里回过头来,不高兴地怒视着他,沃利来回摇晃着身体,带着一脸无知的微笑。

沃利,”哈尔从牙缝中嘶嘶地说,“那应该是个秘密……”

“我没有告诉其他人呀。”小红毛脑袋坚持说。

“对你爸爸来说这是个秘密。”

沃利看起来突然被这个想法吓坏了,“但我不想对爸爸保守秘密啊!”

巴里绽开了胜利的笑容,而哈尔叹息了一声,他被打败了。

“孩子,我要教会你撒谎的艺术。”他抱怨道,然后拖着沉重的步伐坐到他和巴里的对面。

“我吃饱了。”当巴里试图让沃利多吃两口的时候他宣布道。

“哦,是吗?”巴里朝哈尔丢了一个眼刀,有点得意的挑起一根眉毛,“或许这是因为你吃了那些冰淇淋的关系。”

哈尔熟练地回避了那些瞪视,专注在自己的食物上,他感到心里突然涌现了一丝细微的内疚感。巴里总有办法让他对任何事都感到内疚。

“再吃三口,好吗?”巴里诱哄沃利又多吃了一点,然后放他去玩耍了。当沃利跑出了听力范围,巴里把餐巾团成球抛向哈尔,“我要杀了你。”

“那谁来当你的私人保姆呢?”哈尔揶揄道。

“今天戴安娜还要求帮忙呢。”巴里吓唬他,而哈尔几乎是立刻就看穿了。他最好的朋友有一张最糟糕的扑克脸。

“拜托!公主根本知道该怎么带小孩。”

“你一开始也不知道啊。”巴里看起来毫不担忧。

哈尔决定保持安静,他不想卷进一场注定会输的口舌之争。

“嘿,说起戴安娜还有其他人,”巴里坐直身体,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克拉克邀请沃利和我去参加下个月在斯莫威尔小镇举办的乡村集市,你想一起来吗?”

“乡村集市?”哈尔咧嘴一笑。哦,上帝,乡村人真可爱,“到时候会有吃馅饼大赛或骑小马吗?”

“可能吧,”巴里盯着他的样子就像一只迅猛龙在决定是否要吃点什么,“你打算一整天都开乡下玩笑吗?”

可能吧。”哈尔就这么回答道。

“甚至当着超人的面?”

“拜托,”他嘲笑道,“他在大都会工作,我敢打包票他听过更糟糕的。”

巴里被迫勉强表示同意,“好吧,那天是16号,如果你来的话。沃利真的希望你也在那儿。”

“我会去的,”哈尔笑道,“我可没法对沃利说不。”

“我也一样。”巴里叹气,他用拳头托住下巴,疲倦地闭上眼睛。

“嘿……呃……”哈尔想要开口,但当巴里看着他的时候,他支吾了。他想问关于密码的事,想知道为什么把他的名字加在其中,但他不知道该如何组织言语。或许这并没有什么。提起这件事是否显得很奇怪?巴里之前从未为哈尔攻破了他的账户而生气,但如果他本来并不想让哈尔发现呢?哈尔为什么要考虑这个呢?这只不过是个密码……“唔,你想要我几点钟到那里?”


【TBC】


PS:真正的更新!至此存货都没啦,然而不用担心,翻译已在路上。BTW,熟悉漫画的同学不知道有没有看出作者精心埋下的彩蛋。比如巴里所用的登陆密码为什么后面跟的数字是“56”,因为闪电侠巴里的第一期漫画是1956年问世的!类似的小彩蛋每一章都有哦,由此可见Kaz巨巨对漫画的熟悉程度和写作功力。


评论 ( 13 )
热度 ( 235 )

© captainfrea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