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翻译|闪电侠|Cold/Flash冷闪]一枚棱角崎岖的雪花 第四章 感官流[灵魂伴侣AU]

暗子:

标题:一枚棱角崎岖的雪花 / An All Too Jagged Snowflake

作者:RedHead

译者:kiy900(暗子)

原作:闪电侠TV/The Flash(TV)

配对:Barry Allen/Leonard Snart(皆为原文tag,斜线不一定具有意义)。冷闪(译者标注,随实际或会修改)。

附注tag:灵魂伴侣AU,靠印记识别的灵魂伴侣,虐,伤痛抚慰,暗示虐儿,终究会有肉的,每章根据内容可能会有章前额外警告,连载中。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172832

授权:








译注:

特别鸣谢 
@captainfreak !RH的灵魂伴侣AU设定详细值得推敲,喜不喜欢追不追大家可自行定夺。至于本文翻译将进行到哪里有一半看 
@十一月末君 想看到什么时候。



译者偏好全中文,放出译名表以供参照或替换。

Barry Allen = 巴里·艾伦 ; Leonard Snart = 莱纳德·斯纳特(Len/莱,Lenny/莱尼);

The Flash & Captain Cold = 闪电侠&寒冷队长 ; Joe West = 乔·韦斯特 ;

Iris West = 艾瑞斯·韦斯特 ; Pied Piper = 魔笛手 ; Hartley = 哈特利 ;

Eddie Thawne = 艾迪·斯旺 ; Cisco = 西斯科 ; Caitlin = 凯特琳 ; 

Harrison Wells = 哈里森·威尔斯 ; Eobard Thawne = 艾尔博德·斯旺




世界观设定词汇表




概要:
当莱纳德和巴里发现他们是灵魂伴侣,他们挣扎着解决这一事实给他们带来的种种困难,并奋力与一再侵袭两人生活的各式势力斗争求存。




每章根据内容可能会有章前额外警告,请务必注意。




作者本章推歌:Zella Day 的《Hypnotic》 及K. Flay的《Can't Sleep》


译者注:如果有不认识的名词欢迎到最上的词汇表查阅定义!






--


因为这章升级NC-17有肉渣,只能贴到没肉的部分,完整阅读地址为


AO3(无需注册):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01181/chapters/10573695


SY(需要注册):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74801-1-1.html




--




第四章 感官流


经过那个可怕的早晨,巴里的一天很漫长,他盯着时钟而一秒拖曳着一秒前进。他完全没办法专心工作,而乔和艾迪都还在外处理博物馆的乱子,因此都没能路过踏进他的实验室让他分分心。

唯一确实让他分心的是那些不停突然出现又不属于他的微弱情绪,虚幻飘渺并让人无所适从。其中有些细碎的愤怒、恐惧和厌恶,接着就是些难以解释的复杂情绪——有些巴里可能会称为悲痛,有些则感觉或许是自豪,还有一闪而过的憎恶。他很难确定,感联可不是实实在在的科学,而且联结还太新鲜。他还能感受到肋骨上有股幻痛令他知道斯纳特在疼,然后认定没有那部分感联他也可以过得很好。没有这一切他可以过得很好,真的。那天大部分时间里,他要么是专注在感官流上,要么就是徒劳地想把感官流推到一边。在零碎的间隔中他发觉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祈愿自己是个无印的人,是一生没有灵魂伴侣的那60%人口之一——什么都比这样好。

他才刚刚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爬上床假装今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就收到了凯特琳的短信。S.O.S求救——斯纳特到了实验室

不不不不——那个混蛋

巴里气得大怒,发出一条‘在路上’然后就消失了。

他疾驰出警局后门嗖地一声奔往实验室,路过斯纳特停在前门的汽车,沿着长廊向下跑然后——在这。他停在那条通往外层的弯曲长廊里,离斯纳特距离半米,摆好战斗姿势张开双臂怒吼。“你他妈来这里是要干什么?!”

“我们需要谈谈,小子,”莱眯起双眼。

“我们需要的是别现在谈这个。”而且别在这里。斯纳特疯了吗?来这里算是种要挟?

“现在正是我们需要谈这个的时——”

“听着,你只要给我点空间去——”

巴里停住了;走廊下方传来急速的脚步声向他们前进。别是现在,西斯科,别是现在别——

“你该死的以为你在这里干什么,斯纳特?”乔从拐角处出来,拔出了枪。一瞬间斯纳特就抽出了冷冻枪并且充能。巴里一眨眼速度站在他们中间,各向他们伸出一只手,头来回两边转盯着他们。

“哇哇哇!好了——不能动枪!”乔到底在这里干什么?可能是在等他吧,他反应过来,在博物馆的值班结束后到了这里而不是回警局。这可好。他看着斯纳特,绷着脸试图传达——你敢这样做。如果他的——如果斯纳特和乔此刻开始双方互射,巴里应付不了。

谢天谢地,斯纳特似乎明白。他把枪口对向天花板然后解除能量,向乔微微一歪头。巴里望向自己的养父,睁大眼睛眼神期待直到他把枪落下来。他的动作很慢,视线没有离开过斯纳特。

巴里也放下了手臂,刹那间觉得松了口气。紧随这份轻松的是某种立刻出现的——他向斯纳特皱眉。为什么他会恼火?接着他苦起脸,因为——好吧,感觉得到斯纳特的感受实在奇怪,而且因为距离变近那变得更强、更迅速。他赶在乔开始对这沉默的交流疑心前转回去面向他。

“斯纳特来这是因为我之前回避了他关于格鲁德的问题,”他补充,双手落到腰上。他往后退到长廊的边上好方便同时看着他们两个,而且万一又开始拔枪的话他还能随时站出来。

乔向对方开炮。“我们不欠你什么,斯纳特。在我看来,那只该死的大猩猩逃到地下都是你的错,而且经过你今天早上博物馆的那场小表演后我还挺想逮捕你。你知道有多少人差点就死了吗?”

“我倒想看你试试。”

巴里胸口一紧。

“好了,我们都放轻松。我会和斯纳特谈谈处理这件事,好吗乔?”

考虑到巴里自己无法镇定满心焦虑,叫他们放轻松有点要求过高。

乔摇摇头。“不好——和这家伙待在一起从来就没好事。”

巴里感觉到气恼从感官流渗出。他多希望他能把这该死的玩意儿关掉,斯纳特回答时他正试图破译那股情绪。

“考虑到你们庇护的某只发疯的超能大猩猩早上在我脑子里肆意横行,警探,我得说我有资格得到几个答案。”

至少斯纳特看来愿意陪着说谎(或者他真的是来问格鲁德的事?巴里能这样期盼)。乔看起来不太情愿,对着斯纳特怒目而视接着终于转过来看向巴里。“行,把他带回外层但是——”

“我到外面和他谈,”巴里立刻回答,然后他感受得到一丝温暖的满足感流入。这次倒是容易分辨。自以为是的混球。

“巴里,他——”

“我知道——没事。我可以处理,而且在他干了那一切之后,凯特琳和西斯科不该应付他出现在附近。我一会儿就回来。”他向乔露出坚定的表情,恳求他留下。乔的表情从紧绷变为猜疑接着又到退让,然后他点点头。至少巴里出名顽固的个性能令他让些步。巴里转身开始走向出口。

“走吧,斯纳特。”

他感知到对方尾随着他,把乔留在了后头的长廊里。

“嗯,刚才真有意思。”

。”

他早上离开斯纳特才过了几小时而现在对方人就在这里,侵入他的空间、他的生活。巴里是如此愤怒他差点就在压制时发抖,他大步走出大楼,双手在两侧紧紧握成拳。

尽管夕阳渐渐斜向地平线,室外的空气仍旧由于下午的热度温暖潮湿。斯纳特怎么还穿着那件该死的外套?至少他没有戴着护目镜。

“巴里,我不喜欢你今天早上就这样跑掉,”他们一踏到室外斯纳特就说,“我不能任由我的灵——”

巴里加速提起高大的男人,一秒内就嗖的一声去到大楼侧面的几层阶梯之上,让两人离开实验室布置的——然而不是一向实用的——监控摄像头。接着他把斯纳特重重推到墙上,这样做的时候他的肋骨闪过一阵疼痛————但他还是紧抓着斯纳特的大衣,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就开始说话——

“你现在用那个词,斯纳特。我的朋友——我的家人——都在里面听着监控,他们不能——”

“你为什么还不告诉你的朋友你——”斯纳特的双眼一皱然后眯起来,手飞速抬起来抓住巴里的双腕。他的手腕因为卷起了衬衫袖子裸露在外,他为碰触而战栗。

“为什么?我怎么告诉他们?”他的声音迅速从吼叫变轻。他离斯纳特很近,太近了,心跳再次加速。他缓缓呼吸,不愿再恐慌,稳定住自己。

男人看着他仿佛他是什么实验室试验,眼神在计算评估,视线滑过巴里的身体,于是他猛地松开厚夹克上的手,挣开对方的抓握后退。

“你打算瞒多久,巴里?”

斯纳特的眼睛是那样一种蓝,染上夕阳的霞光立即近乎灰绿。巴里记起自己读过一篇文章说蓝眼睛的人看起来没有那么可信。他别开眼。

“能多久就多久,斯纳特。”

“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开始互相叫名字了吗?”

他向男人射出一记眼刀。不,他一点也不觉得。“你来这里干什么?我没兴趣这一点表达得还不够清楚吗?”

“红闪,你表达得很清楚的,”斯纳特迈步离开墙面而巴里迈步后退,“是事情一旦不顺你意,你做事就一塌糊涂。”

巴里举起一只手扒拉过自己的头发。“听着,不是我不——”

“巴里,看着我。”

他闭起眼睛然后透过鼻子深深呼吸。接着他坚定起意志看着斯纳特。

“我们是灵魂伴侣。”斯纳特等待他做出反应,但巴里仅是对上他的凝望,于是他继续。“你的脑子必须吸纳这一点,小子——这是现实,不是什么噩梦,不会消失。”

巴里咬紧下巴。他不想这样做,不想谈这个但是——“你曾经想我,斯纳特”——他透过感官流感觉到内脏一阵刺痛,但继续逼进——“你还想伤害并杀掉我的朋友,你折磨过他们而我——也是现实,也不会就这样消失。所以不管我们之间是什么,我都不打算就这样抛下一切忘记发生过的事,知道吗?”

他说到最后摇起了头提高了声调,于是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斯纳特还是无动于衷,但巴里现在知道了,他能感觉到水面之下到底潜藏着多少东西,除去文火沸腾的挫败感和腹中的某种疼痛外,他无法分辨的种种情绪不断涌动。可能是为了要拖延时间,男人耸肩脱掉了大衣把它搭在台阶的扶手上。他还是穿着件手肘尖上有块该死补丁的毛衣,巴里光看着他就已经觉得太暖。

终于,在凝视了他好长一阵子之后,斯纳特说:“好吧。”

“好吧?”

“好吧,巴里。我不指望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但我今天早上说的都是真话。我不会再伤害你或者你的朋友,只要我做得到都不会。现在杀你等于自杀,而伤害你的朋友对取得我的目标会产生些逆反作用。”

巴里缓缓地点点头,接着呼出一口气。他抵抗住想用手掩住脸的冲动,还不准备那样放低防备。“好吧。那么你在这里的目标到底是什么?”

“你。”

“别想。”一句话脱口而出。

“你想现在发生的什么事,小子?”

“不是那样。我不在乎我们是……”他的脸一皱,手胡乱在他们之间挥了挥,“这个。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不能就这样照旧处理。”

斯纳特只是凝视他,炯炯有神挑衅十足,发出‘唔’的一声。接着他突然向前迈步,迅速侵入巴里的空间。巴里才后退了半步斯纳特就滑过了一只手环上他的腰,另一只手贴上了他颈侧裸露的肌肤。巴里一只手按在男人的胸膛上准备把他推开,然而颈上皮肤的触摸带电,在敏感的肌肤上激烈反应,感官流再度淹没他的感官形成联结,而他无法驱动自己的手推开。他站着,钉在原地,一阵颤栗抖落脊椎爬上脖子,而他感觉到斯纳特也颤抖了。

“你感觉得到,对不对巴里?你以为你可以逃离这个吗?假装那根本不存在?”

他重重吞咽一口闭上双眼,身体嗡鸣微颤。除了那样以外他别无所求。但巴里没有动。他们的身体平行,而他能做到的只有不去颤抖,感觉比他应该的虚弱太多。他能感受到斯纳特的呼吸吹上他的脖子扫过他的耳朵,将他抱得太紧,手指上下摩挲他的颈动脉,指下的脉搏跳动得过分迅猛。

“住手。”他的声音沙哑。出乎意料的是,斯纳特真的停下了,凝住手指。巴里呼气接着吸气,鼻子嗅到男人的气味,头一次注意到它。那像冬日般清新并带有一抹松香,隐隐透出几许辛辣。他多希望他不知道莱纳德·斯纳特的这些事。

“你不必害怕,巴里。我发誓我会对你好。”

他突然终于推开了斯纳特——“天哪,斯纳特,这有点太晚了吧!我不是你的男朋友、不是你的玩物或者你他妈以为我是——”

“你是我的,巴里——”

“你不拥有我!我不是你可以偷走的某颗钻石——我是个人!只因为我们联结在一起代表——”血液开始在耳中搏动,视野收缩到斯纳特身上,几乎就像——

“你是我的灵魂伴侣而且我很该死的清楚——”

“那不代表你可以——”巴里想大喊但是突然停住了,视野边缘开始变黑,脚下虚软然后开始倒下。

“巴里?!”他感觉到强壮的手臂抱上他的身体接住他,他呻吟一声,不由自主攀附着扶住他的人。他既不舒服又很虚弱,头晕而且胃

“我……”他还站着,勉勉强强,手紧抓着斯纳特毛衣底下的上臂肌肉。斯纳特的手臂环在他的腰上,稳定他的身体,他的腿在打颤但是撑着他站立。他觉得太暖了,不停流汗,而且——“是低血糖。”

“你的血糖?”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是那样贴近,就在巴里耳中,于是他颤栗了。他的额头抵在斯纳特的胸膛上,半是伏贴上对方。巴里吃力地再呼吸了一口气试图挺直身体,但只能做到把额头落在宽阔的肩膀上。

“唔唔。我需要吃东西。我从昨晚起就没有进食了,我……”他压下一股作呕感以及那不顾晚间热度在体内横行的寒意。“通常到这个时候我已经摄入五千卡路里了。”他觉得自己是个傻瓜。他怎么能一整天都忘了吃东西?

“五千?你都把这些用在哪里了?”

他发出一声干笑然后动了动手指,让手指从斯纳特的手臂落到他的腰侧代替,握住对方毛衣的厚布。“我会跑步消耗。为……这些我需要更多食物。还没弄清楚前我经常晕倒。”解释详情太花力气了。斯纳特很聪明,他会想明白的。

“而我还以为我一整天都觉得恶心作呕是因为我脑震荡。”

“你也感觉得到,唔?还有脑震荡?还以为我头痛只是因为紧张。”巴里终于感觉到视野开始清晰,于是他把额头从温暖的肩膀上拉开。他勉强后退,但手指仍然握紧对方的衣服平衡——他的左手恰好抓住了斯纳特印记所在之处。他在想那到底是本能还是巧合。

“这是双向的你也知道吧?多谢初次交融,接下来的几天会更强烈。”

对,他知道的。他摇摇头清醒头脑。

“你该吃东西了,巴里。”

“嗯,我……我进去之后会叫点吃的。”斯纳特关心他的身体这件事几乎和低血糖一样,令人无所适从。

“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然后回到你朋友那里。可不想他们担心。”

手机。他点点头,因为这主意比让斯纳特一声不吭出现在这里,或者——这念头有些让他胆战心惊——在乔家好得多。

“那是什么?”

“什么?”他问,终于后退离开男人抽出自己的电话。

“那个……那是恐惧?”

他猛地抬起眼睛看斯纳特,而对方用纯粹好奇的眼神看着他。“这太怪了。”

“那是因为我们现在离得很近——”

“我知道好吧?我懂;我也在学校里学习过。在现在这个阶段还有我们站得很近或者碰触时感官流会很强,但那不代表这就不怪。”

斯纳特看起来好像巴里刚刚告诉他市场上的棉花糖都卖光了,就像是有人抢走了他向巴里解释的乐趣。如果是在别人身上,这可能会很好玩,巴里没准还会取笑他撅起了嘴。现实是,他只是递出手机让斯纳特把他的联系信息输进去。“我在想如果你出现在乔家会发生什么事。那就是你刚才感觉到的。”

“啊。”

斯纳特在用他的手机给自己发短信,于是他就能得到巴里的号码。

“你有没有考虑过二十几岁还和你的养父住在一起?”

“方便。”

斯纳特弓起一根眉毛然后把手机递回给巴里。他低头一看,对方把自己的号码输入到‘莱’的名字下。巴里看到名字如此简练时胃里有意思地一搅。假如斯纳特感觉到了,他也没有评论。取而代之他说:“顺便说,我是真的希望你回答那只大猩猩的问题。”

巴里感到胸中的某种东西一松。安全地带。他点点头。“发短信给我。”

当他转身时,他努力无视腹中虚幻的一沉。他没有准备好应对斯纳特思念他。那是思念吗?有可能是渴求。或者——他强迫自己不再思考,往回走向星际实验室。

***

过后巴里想办法应付了和乔、西斯科和凯特琳的谈话,还匆匆扫完了一大堆外卖食物。要隐瞒斯纳特的这件事出奇地简单,可能是因为从古到今绝对不会有任何人会怀疑到真相。除了他只告诉了斯纳特有关格鲁德的事情外,他没有提到自己差点晕倒或者别的事情。西斯科问冷队有没有替他们想到什么点子对付格鲁德,但是当他摇了摇头后对话继续了下去。

他答应了坐乔的车回家,然后他们聊了案件的事情而世界照常运转。尽管他累极,但一切……基本上挺正常。等他回到家,‘莱’发了一份有关格鲁德的详细问题清单,他逼自己全都回答了,只求能摆脱斯纳特一阵子。

接着他倒在床上努力无视感官流。很显然,斯纳特是不会这么早就去睡觉的。这样太蠢了因为他比巴里还早起床去抢劫博物馆。看来,恶徒不歇业。情感并不强烈也不连贯,但他越是快要睡着它们来得就越稳定。绝大部分的情感都是无法轻易分辨的。像是悲伤、快乐、惊讶、愤怒和紧张这类基本情感——这些都熟悉而且不复杂,大脑很容易就能解读这种感官流的传入信号。其他的则经常丢失在转换中,就算有传入,也都是些大脑过滤掉的白噪音。

但是此刻,在他快要陷入睡眠的时候,他能透过联结感觉到越来越多情绪,他听说此时感官流最为强烈,因为这个时候心灵放松不受制约。斯纳特在……研究些什么,巴里猜。在解谜。一股低低的挫败感,一阵巴里觉得像是好奇但又模糊得不能确定的恼意。好奇是种情绪吗?他一边感觉在钻研一道不属于自己的谜题,一边模糊睡去。

然后到了清晨,他在比通常醒来的时间还早的时候醒了,迷迷糊糊地想了一会儿是什么让他睁开眼睛。接着他感觉到了——一只温暖的手握紧、抚过他的——

他猛地窜离自己的床然后瞪着床看。是空的。当然是空的,他是一个人入睡,可那到底——他又感觉到了。




--


第四章到此未完!!!!!!




重申,因为这章升级NC-17有肉渣,只能贴到没肉的部分,完整阅读地址为


AO3(无需注册):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01181/chapters/10573695


【爱我就多点点AO3的Kudos好吗!】


SY(需要注册):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74801-1-1.html




--





评论
热度 ( 46 )
  1. 中城北极圈集中供暖基地暗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captainfreak暗子 转载了此文字

© captainfrea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