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翻译|闪电侠|Cold/Flash冷闪]一枚棱角崎岖的雪花 第三章 显印[灵魂伴侣AU]

好暗子我来了!!!爱你❤

暗子:

标题:一枚棱角崎岖的雪花 / An All Too Jagged Snowflake

作者:RedHead

译者:kiy900(暗子)

原作:闪电侠TV/The Flash(TV)

配对:Barry Allen/Leonard Snart(皆为原文tag,斜线不一定具有意义)。冷闪(译者标注,随实际或会修改)。

附注tag:灵魂伴侣AU,靠印记识别的灵魂伴侣,虐,伤痛抚慰,暗示虐儿,终究会有肉的,每章根据内容可能会有章前额外警告,连载中。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172832

授权:
RH慷慨地授权我随时可以翻译她所有冷闪同人,截图已在其他贴附上不再重复了。

译注:
特别鸣谢 @captainfreak !RH的灵魂伴侣AU设定详细值得推敲,喜不喜欢追不追大家可自行定夺。至于本文翻译将进行到哪里有一半看 @十一月末君 想看到什么时候。

译者偏好全中文,放出译名表以供参照或替换。
Barry Allen = 巴里·艾伦 ; Leonard Snart = 莱纳德·斯纳特(Len/莱,Lenny/莱尼);
The Flash & Captain Cold = 闪电侠&寒冷队长 ; Joe West = 乔·韦斯特 ;
Iris West = 艾瑞斯·韦斯特 ; Pied Piper = 魔笛手 ; Hartley = 哈特利 ;
Eddie Thawne = 艾迪·斯旺 ; Cisco = 西斯科 ; Caitlin = 凯特琳 ; 
Harrison Wells = 哈里森·威尔斯 ; Eobard Thawne = 艾尔博德·斯旺

世界观设定词汇表


概要:
当莱纳德和巴里发现他们是灵魂伴侣,他们挣扎着解决这一事实给他们带来的种种困难,并奋力与一再侵袭两人生活的各式势力斗争求存。




每章根据内容可能会有章前额外警告,请务必注意。




作者本章推歌:Maine 的《Misery》 及Alabama 3的《Woke Up This Morning》(附有播放器但是直接在首页是看不到的,须点击右上折角进主页阅读)



译者注:如果有不认识的名词欢迎到最上的词汇表查阅定义!



第三章 显印

莱恶心作呕——他感觉身体不舒服。他没有去吐因为这样做无法缓解。做什么都无法缓解。

巴里仿佛恶魔跟在身后般冲出了这里,而那操他妈地。是五脏六腑、身体上的痛楚,就像是硬生生扯下某个重要器官然后扔在地上任其流血。他颇为肯定这股痛不只是由于他受的其他伤和自己的想象——在初次交融后这么快就和灵魂伴侣分离大概就是注定痛苦的,注定要将两人拉回对方身边。但即使巴里注意到了他也一定是不在乎,因为他绝对肯定不会回来。

莱把事情搞砸得一塌糊涂这简直就是命运弄人。又或者其实他真的就是这么个人渣。四十二年了,他早该料到的,但不知怎地,他却没有预见到这个。

他坐回小床上,感到作呕疼痛不已,肋骨比什么都灼痛。他左腿感觉就像着了火。他一震顿悟到这并不是他自己的疼痛。他的呼吸又急又烈,于是他咬紧牙齿专心呼吸。缓慢的、深深的呼气。疼痛并不新奇,不是什么他对付不了的,他强迫自己专注一刻间,向后平躺于是就不会压到自己的肋骨。

巴里突发恐慌症时他喘不过气,两人间新形成的感官流强烈得令他的胸膛和肌肉抽紧,差点也随着那小子恐慌起来。但巴里现在已经走了而莱还是能感觉到他——他的恐惧、他的痛苦、他深入骨髓的绝望。

他妈的等了四十二年等来的就是这个。二十五年来以显印者、携印等待者的身份过活——等来的就是这样难看的场面。他任由自己回忆那二十五年人生,思考起到底他见鬼的是怎样落到这种境地。

***

莱的印记是在十七岁时出现的。和绝大部分无印的小孩一样,很小很小的时候他曾偷偷希望过自己有个印记,白日梦过他的‘真命之人’会是什么模样、有把什么样的声音、个什么样的人。几乎所有无印的小孩都经历过认为这个概念十分浪漫的阶段,而其中有些则永远都没有真正成熟摆脱那个念头。莱做到了。到他刚成为少年时,无印是种宽慰。他要看顾丽莎,这才是重要的。不过就算他携印,拥有灵魂伴侣也只是代表他们会和他这个父亲逐渐害他成为的混蛋扯上关系。等到十几岁的时候,莱已经知道他会是糟糕透顶的灵魂伴侣——他已经太破损、太残忍、太冷酷。学校里悄悄流行着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的话题。他真的不该和任何人扯上关系,就算要至少也得是和他一样的人。而他反正也不想要一个和他一样的灵魂伴侣,所以何必费劲。

就像是他生命到那一刻为止的几乎所有事情一样,他未能如愿。在打消了成为携印者的整个念头短短几年后,它出现了——在最糟糕的时机最糟糕的地点。挨了一顿打之后他感觉到它烙印在自己皮肤上,恰好就在一块绽开的淤青之下。他故意惹火了他父亲,以最能惹恼老头的方式在他面前晃。他必须这样做——丽莎在哭,而没有什么比她的哭声更能让那混蛋恼火。她还太小,不知道要随时擦干自己的眼泪——是在绝大部分时间里,但不是随时。通常她不开心的时候会去莱身边,但她溜冰的时候摔跤了,手腕伤得很厉害,可能骨折需要别人开车送她去医院。老头喝醉酒头昏脑胀发起了火,而莱刚好回到家及时把他拉开免得让丽莎受到比手腕骨折更重的伤。老头似乎认为如果她带着伤去看医生,医院会问他太多问题,责怪她会让他面子难看。

于是莱拉开了那个醉醺醺的人渣,脸上为自己惹的麻烦挨了一拳。接着又是一拳。之后落下来的更多。他刺激自己的父亲,挺身面对暴打,牙上淌着血告诉对方他对老头子打小女孩——打自己的女儿有什么看法。接下来他知道的就是自己躺在地板上,迎来暴雨般的踢打,连皮带也登场了。他懂得不要反抗。丽莎没有再哭了,她在求他们的爸爸住手。到最后,他确实住手了——直到莱一身青紫。这顿打很厉害。

接着那混蛋在莱清醒头脑的时候去了睡觉。当他发觉右腰上出现一股温暖、几乎是灼烧刺痛的感觉时,他才刚刚站起来——是丽莎帮的忙,该死,他妹妹不该看到这个场面。他抓紧那个地方,以为只是块淤青。接着他打电话给邻居让对方接走丽莎带她去给手腕做X光检查——他会把钱还给他们的。到那个时候他们已经了解他会信守承诺。她走了以后,他拿着急救箱坐在自己床边。莱剥下自己的衬衫检查伤势,往下看然后——

就在那里。一枚棱角崎岖,以白线环形排布的,几乎就像是枚——

“雪花?”莱惊讶地悄声说,而尽管他孤身一人,他的第一反应却是隐藏它、遮掩它、保守这个秘密。这是他的。这是——

他有个灵魂伴侣?在一生?

他咒骂起来,掌根压上自己的双眼顶住那股突如其来的灼热,胸膛的绞紧。这一定是个错误。没有人应该牵扯进这团混乱里。没有一个人——

不是一个人。是个小孩子。是个婴儿。他的灵魂伴侣才刚刚出生。当一个人的灵魂伴侣出生时显印就会出现,而另一个人拥有的则是胎印。他的灵魂伴侣是个新生的婴儿,而他已经十七岁了。真是去他妈的好运气。他的印记已经被青紫色的淤青包围。他送给自己灵魂伴侣的第一份礼物——是疼痛与淤青。

莱不能留在这里,在这件事之后再也不能了。他必须离开。不到一个月他就走了,替他认识的一群恶棍顶罪,判刑不长但是个出走的办法,而他需要离开。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印记的事情,遮挡它保护它。他还不知道该拿印记怎么办。他有个灵魂伴侣,但他的灵魂伴侣是外头的某个无辜婴儿,现在对他没有任何帮助。但是未来呢?他必须提前计划,为了和那不管是谁在不知何时相遇让自己变得更有出息。

莱知道他不能让父亲看到印记然后把他这部分生命也毁掉,就像他对莱的一切所做一样,就像他侮辱莱失踪的母亲和各式各样的污点到莱不敬的态度和无能一样,侮辱印记和他。他不能让老头再揍青身上的那个地方,在他身上这一部分变得珍贵之后不能。莱也不能让老头某天喝醉然后做得太过火,失手不小心把他打成脑损伤或者更加严重。事态已经太多次快要踏向那个方向,但现在他还有别人可能要依靠他,有别的人生他需要负责,一个不如丽莎大也不如她强壮的人。

他走的时候,丽莎哭了。这是他最后一次看到她哭。她既生气又不开心,仍然年幼害怕,她问他为什么一定要走,他怎么能留下她一个人。整个场面就和他这个人一样,都很颓败。他不能告诉她印记的事情。他不能让她以为他把别人——即使是一个他有可能永远不会遇见的人——摆在她前面。于是他告诉她要坚强,要冷酷,要擦干她的眼泪,让她恨他自私。接着他又试图说服自己父亲没有他在时会更好。反正他恨的那个是莱——莱的母亲已经十五年没有出现过了,不像丽莎的妈妈偶尔还会上门;他恨的是那个会回嘴、一无是处、不停让他面子难看的莱。他恨莱他——恨莱一大堆难听到他都不想思考的东西。

然后他就离开了,年月开始溜走。他的灵魂伴侣两岁生日的前一晚,莱枕头底下压着一把枪睡觉,头顶是一片不熟悉的天花板。他有份工作早上第一时间就要完成。他在一间牢房里度过了灵魂伴侣的下一个生日。再下一年,他在一个艺术展里,想升级自己的游戏提升到新的层面,因为三流的入室盗窃越来越老套了。那天展览里有一堆小孩子在进行学校的实地考察旅行,他发觉自己在想——他的灵魂伴侣当然还太小不能上学,但迟早有一天他会参加这样的实地考察旅行然后——

莱离开了艺术展,最后选择了其他不同的工作代替,为了颗钻石破解百万富翁的保险柜。他的灵魂伴侣是个才学步的小孩,而他第一次放任自己开始认真思考那到底会是什么人。他希望对方会是个男孩子,希望他会快乐成长受人所爱,会长大然后爱莱,会成为他的爱人然后——他感到恶心。像个恋童癖似的。他的灵魂伴侣是个天杀的孩子。不管莱如何想象这个未来是和一个成年人、一个岁数和他相近的男人度过,他都不能凭愿望改变年龄差距。

在此之后,他开始避免被小孩子围着,甚至避免看向他们。这让他困扰。他是个成人,快要二十一岁了而他的灵魂伴侣是某个学步小儿。万一他真的看到那小孩然后认出他的印记呢?一个成年男子和小孩子之间的初次交融,这算哪门子的感官流?天杀的绝对不行。他不惜一切代价回避和小孩子的肢体接触。倒也不是大家排着队要他帮忙接孩子或者抱抱他们,但他有意回避仿佛他对小孩子过敏,学步小儿恐惧症。

到二十三岁的时候,莱第一次杀人,关乎生死迫不得已。他握枪的手不停发抖,过后呕吐了。当时他的灵魂伴侣生日刚过一个星期。他没有思考这件事。第一次过后杀人越变越轻松,最终他会得到冷酷无情的名声。随着时间流逝这名声变得实用。

下一年,到他二十四岁时丽莎来找他了。他们父亲已经遭到逮捕但没有上新闻,因为他是个警察所以他们要悄悄处理。她已经谋划了一段时间,她告诉他。她收集了指证老头的证据——他收取的所有贿赂和进行的后门交易。她编辑证据然后找方法一点一点交给警察,不暴露她的名字不留下她的痕迹。莱大为钦佩,心里希望如果他能早好多年想到这个方法就好了。丽莎比他聪明。她才十几岁,因为这件事准备要进入收养机构。当他问她是怎么找到他时,她大笑出声,以她的年纪来说已经过分聪慧,太过擅长这种事。“莱尼,你还没有那么难找。”她对他说。他学会了更巧妙地掩盖自己的行踪,但从来不会对她隐瞒。

而既然她这么了解他,他从来也不想隐瞒她什么事,再加上他觉得自己像个变态又感到孤单,莱告诉了她印记的事。他让她看了印记,隐藏在他躯干上仍然不停拓展的精细纹身之中。他以为她会发火但她却为他感到高兴。这反应感觉很不对劲而且和预想截然相反,因为在他心里印记半是种诅咒。他解释道他的灵魂伴侣刚刚七岁,她似乎觉得这很好玩然后取笑他老牛吃嫩草。不知怎地,她让这件事显得没有实际糟糕。

此后,他们又是一对组合了。在他和她养父母谈了一通之后,他们谁也不敢用异样的眼光看她一眼,而且到十八岁为止她基本上可以做任何她想做的事。他逼她读完了书,她对此大发牢骚,但既然她觉得参加奥运会的滑雪项目到头来配不上她的速度,家里总得有人要接受教育。到那时候他们的父亲已经入狱,大快人心。

有那么一小段时间,世界尽在他掌控之中。年月开始飞速流逝,他经过不同的城市,逃离不同的警察,交了不同圈子的朋友,什么都不同了——在他二十几岁中后期的人生中唯一不变的,就是他的妹妹和皮肤上的印记。当他二十六岁而灵魂伴侣九岁的时候,莱他人在墨西哥,在一次工作之后低调潜伏。二十八岁时他回到了中城,送往铁山监狱服刑十年,多谢他与达比尼洋家族间的交情刑期持续不到几个月。在院子里碰上他父亲找他麻烦后,他的脸皮开肉绽。不过老头子进了医院,因此莱完全不为自己的淤青和绽开的指关节感到后悔。他的灵魂伴侣现在十一岁了,当晚莱躺在自己的床铺上好奇思考这一刻对方在想些什么,思考对方的父亲是不是比莱的要好。在监狱的那点时间里,他的室友是个叫米克•罗伊的纵火犯。莱讨厌他。他们后来成了好朋友。

莱三十岁时允许自己好奇起他十三岁的灵魂伴侣。莱纳德•斯纳特现在是个为人所知的名字了,不仅仅是在黑帮或是中城甚至是美国;这个名字在国际间越来越响亮。他在所有看门狗的名单上——联邦调查局、天眼会、国际刑警诸如此类。所以在他灵魂伴侣十三岁生日时,他允许自己好奇。这孩子长大之后会和莱一样是个罪犯吗?他们最后会成为犯罪搭档吗?他们会不会在监狱相遇?对方会不会是一个他能够照看、他能够传授技艺的人?如果是,他会不会仰慕莱这样的成就?

但在一年之后,伴随着一种在肠胃缓缓翻搅的尖锐扭曲感他意识到,命运应该会解决问题的,灵魂伴侣是应该相容的,但操他妈的到目前为止他的人生扭曲。他的灵魂伴侣是外头的某个小孩子,如果他仰慕莱这种人,那么这孩子走在了一条黑暗的道路上,一条莱实际上完全不希望他走上的道路。他发觉自己几乎祈愿自己的灵魂伴侣会是个普通人,有个爱他的幸福家庭,没有经历过莱所经历过的事情,即使这意味着他的灵魂伴侣完全不会知道该怎样对待他,对待这样一个职业是小偷而朋友圈全都和有组织犯罪相关的人。这是个悖论:要么他有个像他一样人生黑暗的灵魂伴侣,能理解他;要么就是一个拥有幸福人生的灵魂伴侣,大概绝对不会想要一个比他老而且浑身伤痕的罪犯,不靠假名和伪装就上不了商务飞机而且给不出任何正常的东西。

随着时光流逝,莱越来越经常把这些念头全部推开,但它们在下一年再次冒头,于是他任自己喝了个酩酊大醉。这让他过后的几个月内滴酒不沾。

接着他开始以全新的方式升级自己的游戏——他已经四年没见过囚室了,也不打算再参观。同时如果他能遇见自己的灵魂伴侣,他并不打算只有自己的犯罪或是逮捕档案可供献出。达比尼洋家族正在没落而圣帝尼家族开始崛起,他在那个圈子里的朋友可不及前者的里多。莱开始为警察再次上门逮捕他定制应急计划,接更好的工作开始赚更多的酬劳,在手上留着现金设置更好的安全屋,做些投资。

到他灵魂伴侣十五岁的时候,莱发现米克有自己的灵魂伴侣并且有一套古怪的安排,这让莱对自己情况的焦虑既增又减。当他的灵魂伴侣到十六岁的时候,莱在法国和丽莎一起盗窃艺术品。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开始让自己注意起路过少年的脸。随着他的岁数增加,随着他灵魂伴侣的长大,他的过敏症从对婴儿和学步小儿升级到了小孩和初中生,接着升级到了对十几岁的少年。但他想如果他在什么地方不小心和那孩子握了手,十六岁进行初次交融也没有那么变态。

那天晚上,在庆祝了他们的成功得分之后,他躺平接着发觉自己在想——他的灵魂伴侣吻过别人了吗?莱十六岁就失去了童贞,他的灵魂伴侣会不会也一样?他没料到这个想法让他充满独占欲,嫉妒恼火。这些年来莱上过的床早就超额,到这个时点已经多得数也数不过来。他不和别人谈感情,几乎没有任何携印并等待的人会这样做,对拥有他这样生活方式的人来说就更罕见了。他的纹身能对大部分人隐瞒他的印记,但要是长期伴侣有机会研究他的纹身,他们迟早都会弄明白的——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复制灵魂印记独特的风格和几乎闪现冷光的质地。但夹在他少有谈过的几段感情、他太多的一夜情以及他和性工作者间‘频繁得超出必要’夜情之间,莱没有权利嫉妒。这不能改变他的确嫉妒某个能赶在他之前碰他灵魂伴侣的假想人物。

到了莱三十五岁而他灵魂伴侣成长为十八岁的时候,他又喝醉了,但这一次是为了庆祝。他熬到头了——他的灵魂伴侣已经是个成年人。丽莎和他一起庆祝。在这之前的每一年都是场胜利——又向十八岁迈进了一年,迈向某个可能存在的未来,在那个未来里只要他们能够找到彼此,他就能够凭应该持续几生几世的联结和对方心灵相通。

但这之后的每一年都是个诅咒。三十六,三十七、八、九——四十。他不让自己想这件事——除了每年里的那么一天,打一开始他就不经常去想——但它始终会潜藏在他心底。而随着时间滴答而过,他越来越确定他是个废印,是一只没有人握上的手,一段失却的联系。他变得更加冷酷残忍,在老朋友当中树立新的敌人,破坏了他和圣帝尼家族仅剩的交情,接着一份工作出了岔子而米克严重烧伤。可能到头来他的灵魂伴侣从来没有遇见他更好。莱努力说服自己这样是最好的,说服自己反正他一直都想要这种结果,他再不用为任何人担心。

紧接着,刚好在他到四十二岁前,莱遇上了闪电侠。而这——这是个不错的消遣,一场可以玩的新游戏。寒冷队长是他能够扮演、能够成为的角色,是个他从未探索过的方向。冷冻枪,无赖帮、超能人的疯狂劲,给自己的招数升级,重新联系上丽莎以及米克,甚至消除他的犯罪记录好让他方便行事以防万一。这一切让他享受到的乐趣比他过去这么多年里加起来的都多。

这就是为什么他早该见鬼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只有他该死的真正灵魂伴侣能如此完美地让他分心不去想他假想中的灵魂伴侣。他早就该知道。第一次用冷冻枪射中巴里时他早该知道的:那一枪正中他红衣底下的印记。到头来,他一直是对的,从对方出生起他送给灵魂伴侣的唯一礼物——就是疼痛与淤青。到头来,他一次又一次送给巴里这样的礼物,享受其中。到头来,他确实比他父亲好不了多少。

***

莱的胃绞紧烧灼,将他拉出回忆,拉出那个念头。他思考时能尝到苦胆的味道,那味道尖锐滚烫,愤怒恼火。然而思考已经没有用处,过去的已经过去了。现在的唯一选项,从头到尾,就只有前进。

他需要一个计划。其中的重点是找到巴里。把这件事弃之不顾对他们俩都没有益处。莱已经在这里躺得太久,迷失在思绪和回忆之中。他评估了现状。他需要给肋骨上绷带,检查脑震荡和其他伤口的情况,吃点什么——他饿极了——接下来他需要弄清楚他的灵魂伴侣在哪里。

头几步很轻松;最后一步就没那么简单了。他首先为肋骨的事给肖娜•贝兹打电话。把她从巴里的小监狱里解救出来之后,她自愿提出要替他和他的朋友疗伤但不愿意和任何盗窃行动或工作委托扯上关系,害怕闪电侠会对她做什么。巴里根本不知道他对她和其他人的影响有多大,但她是第一个想通的人,罗伊•比佛罗紧随其后。

她能和他碰头,这很好。他让肖娜来接他回到她的秘密小诊所。那是他帮她设立的,希望如果他的计划有机会成真,某天那里可以变成无赖帮大本营之类的地方。显然他的肋骨有三根开裂另外还有一根上有发丝状裂缝,但没有内出血。她为脑震荡的事教育了他一大通,但既然这远远不及他人生第一次脑震荡严重,他只是皱着眉听完了。

接着他没有接丽莎的电话而是去制定他的计划。这个时候出现在巴里家可能会把他吓坏,更别提他是和乔•韦斯特住在一起的,这不太可能会是一次有趣的会面。他没有巴里的电话号码——莱计划尽快填补这个缺漏——所以他第一个赌的地方是星际实验室。至少,他有去那里的借口。

做好决定之后,他等到黄昏才前往实验室,他知道巴里这个时候已经下班。他了解这小子的日程表有一段时间了——得知闪电侠的真名之后他就马上着手了解巴里•艾伦的一切。显然没有查出他的手机号码是个疏忽。

接着,紧张与期待在莱的腹中交战,他把车停在实验室边上——开车是因为摩托车和断掉的肋骨可不是什么好朋友。这实验室真的需要更好的安全措施。他走进大门前往外层,上次他们合作时他四处查探才得知位置,但这次他可以轻松直接往里走。但是他没能到达目的地——才刚走到那条弯曲长廊的一半就——

“你他妈来这里是要干什么?!”


作者的话:
随着章节发展,你们会注意到每一章都是以单独角色的视角出发,并且同一个角色的视角不会连续出现两章。



评论
热度 ( 51 )
  1. 中城北极圈集中供暖基地暗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captainfreak暗子 转载了此文字
    好暗子我来了!!!爱你❤

© captainfrea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