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翻译|闪电侠|Cold/Flash冷闪]一枚棱角崎岖的雪花 第一章 印记[灵魂伴侣AU]

暗子:

标题:一枚棱角崎岖的雪花 / An All Too Jagged Snowflake

作者:RedHead

译者:kiy900(暗子)

原作:闪电侠TV/The Flash(TV)

配对:Barry Allen/Leonard Snart(皆为原文tag,斜线不一定具有意义)。冷闪(译者标注,随实际或会修改)。

附注tag:灵魂伴侣AU,靠印记识别的灵魂伴侣,虐,伤痛抚慰,暗示虐儿,终究会有肉的,每章根据内容可能会有章前额外警告,连载中。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172832

授权:
RH慷慨地授权我随时可以翻译她所有冷闪同人,截图已在其他贴附上不再重复。

译注:
感谢captainfeak的beta!RH的灵魂伴侣AU设定详细值得推敲,喜不喜欢追不追大家可自行定夺。至于本文翻译将进行到哪里有一半看 @十一月末君 想看到什么时候。

译者偏好全中文,放出译名表以供参照或替换。
Barry Allen = 巴里·艾伦 ; Leonard Snart = 莱纳德·斯纳特(Len/莱,Lenny/莱尼);
The Flash & Captain Cold = 闪电侠&寒冷队长 ; Joe West = 乔·韦斯特 ;
Iris West = 艾瑞斯·韦斯特 ; Pied Piper = 魔笛手 ; Hartley = 哈特利 ;
Eddie Thawne = 艾迪·斯旺 ; Cisco = 西斯科 ; Caitlin = 凯特琳 ; 
Harrison Wells = 哈里森·威尔斯 ; Eobard Thawne = 艾尔博德·斯旺

世界观设定词汇表

概要:
当莱纳德和巴里发现他们是灵魂伴侣,他们挣扎着解决这一事实给他们带来的种种困难,并奋力与一再侵袭两人生活的各式势力斗争求存。

每章根据内容可能会有章前额外警告,请务必注意。


作者本章推歌:Arctic Monkeys的《Balaclava》 及 Panic! At the Disco 的《Oh Glory》(附有播放器但是直接在首页是看不到的,须点击右上折角进主页阅读)

章前警告:暂时性脑控,提及/回忆过去的医疗创伤


  第一章 印记


莱无法转移视线。他什么也听不见——身边的所有声音都掐灭了,遥不可及。心跳迟缓,像是每一下跳动间的间隔延长。他感觉到身体迈出迟缓、漫长的一步,感觉到脚下的地面随着附近遭到重物撞击而晃动。他们头上的天花板又掉下了一块水泥,可能是吧,也有可能只是因为那只巨型猩猩又跨出雷霆般的一步。无所谓。一切都无所谓了。一切除了那个印记

那个印记说明闪电侠是——巴里·艾伦是——

紧随着这一认知咬合,恰如钥匙滑进锁孔般咬合,世界又复归其原有的速度。猩猩在袭击巴里。这次盗窃行动的走向错得离谱、走廊和天花板在他们周围和头顶分析崩离、超能大猩猩在狂怒中破坏一切。但现在已经无所谓了,他必须去到巴里身边。

他的灵魂伴侣巴里。

***当天早上稍早时候***

这次博物馆的工作本该是比较轻松的。不会过于轻松但也不会过分复杂,有他们的武器在那是当然。这是丽莎的主意,因为她最爱盗窃艺术品而莱不得不承认那听起来会很有趣——他正好有兴致从抢劫转运车辆升级发展到对更加稳定的地点、更加早熟的目标出手。

自然的,目标是珠宝。丽莎看到要来中城的展览里展有一些拿破仑夫人的漂亮胸针然后认定她想收入囊中,所以她必然是得弄到手。他是不会抱怨什么的,特别是因为如果丽莎什么时候觉得腻了,那可值上好几百万。

他们计划在清晨行动——在博物馆开馆前两小时但保安刚好换完班,而且巧的是,这也是博物馆馆长每天到达的时间。稍微研究了城市地铁系统的分布后,计划很简单——他们会抓住馆长,接着就是带走地下金库的珠宝外加被枪指着的馆长。这一步之后,他们会回到主地下室的走廊,然后莱会在地板冻穿一个洞,刚好能落到旧地铁通道的上头。他们提前了一个小时进到通道里,从另一端把逃跑洞口冷冻了一大半——基本上很难察觉得到,但等会儿能更容易打穿洞口。他们还把逃跑用的车子开到通道里面,尽可能停得比较近——又在博物馆外面停了一辆以防万一——所以他们要做的只有进去然后抓到馆长。小菜一碟。

而那确实是小菜一碟,直到他们发现馆长英勇了起来在离开金库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启动了无声警报。铁栏降了下来落在通向楼梯的地下室走廊末端、电梯前还有他们身后的金库里。但没关系,他们快要逃出去了,而且他们非常肯定博物馆从来没计划过要怎么对付准备打穿地板的潜在盗贼。莱正在用他的枪破坏地板,这时——

“那是什么,队长?”

他们现在叫的是代号——叫叫也好,反正他们有。莱抬头看丽莎接着又来了,更强烈——地板在摇。地震?在中城?他稳住自己的身体,“我怎么可能知道?”

丽莎的枪指着馆长,一打保安正在努力冲向降下来隔在他们和楼梯中间的铁栏。

“男生们,乱来你们的老大就变成漂亮的金雕像咯!”丽莎向他们的方向大叫。

当地面再度晃动时他们正停在铁栏边,而莱几乎觉得——但那不可能。那好像正好来自他脚下,正好——

地板开始破裂,他的冰突然在脚下崩解于是他后退一步,撤退并且——

震耳欲聋、仿佛骨头断裂的嘎吱崩裂声响起,地板向上爆破喷涌出一股由冰块、碎石、巨型混凝土块、钢筋和大理石地板混杂而成的风暴。莱和丽莎往后猛地大退躲避,馆长从他们身边闪开然后——

这是什么该死的鬼玩意——

一只怪物,一只正在咆哮的巨型生物爬出了地面,而保安已经开火,在地下室走廊里轰隆、跳弹四飞,那不是只怪物那是——

“是只猩猩?!”在那生物从洞里冒出来的那一刻莱和丽莎同时大喊。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猩猩——这只很巨型,奇大无比而且——

它很生气。它后退然后咆哮,挺起胸膛接着冲向保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奔跑,从一边到另一边顶着墙跳,抓过天花板的横梁,而那横梁迸裂然后碎成了几段往下坠。那只怪兽动作太快保安来不及反应好好射击,但它肯定是挨了些子弹,于是它开始用脚蹬铁栏。

可是接着保安们就完全停火了。他们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怪兽怒吼并开始拉扯、掰弯铁栏。该死,它的力气还超级大,还是说那单纯只是普通巨型猴子的力气?还有他们为什么不开火了?不过既然长廊已经没有漫天子弹,莱不打算等着找出原因。

他向丽莎嘶声说“洞口、车、现在”然后她点点头,回头瞥了一眼怪兽再望向洞口。在她来得及动身之前,他们两个听见一声“求你们——”然后同时猛地把头扭向另一个身影。是博物馆馆长。他的头在流血。“别丢下我,”他低声说,一脸恐惧。

糟。他正准备告诉那老头他得靠自己,然后他听见——

“格鲁德——放这些人走!”是闪电侠。莱的头猛地一抬看到了猩红神速者,他站在通向走廊的楼梯上,出现在缺乏生气的保安身后。他认识那只猩猩?

“今天真是越来越精彩了!”莱在他们藏身的混凝土块后面对丽莎嘶声说。

“我们该怎么,莱?!”她嘶声回答,馆长现在正趴在地上爬向他们。

不管闪电侠和猩猩谈的是什么交易那似乎都没能成交——他又听见了子弹的声音,但那瞄准的不是猩猩,他看到了一团模糊的身影然后冲妹妹低声回答——“我们他妈离开这里。来!”

他们向洞口冲了大概五米,不过莱跑向了一边抓起了老头的手把他拎了起来,拽着他一起跑接着他看到了——闪电侠奔向了猩猩,铁栏拉开的口子宽得足以让他来一记冲刺拳,然而那头野兽抓住了他把他用力一丢。那小子身体打滑在地上翻滚,停在离莱仅仅几米的地方。这本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那只怪物突然注意到他和丽莎——停在走廊的中央。

“带上老头走!”他冲妹妹大喊,馆长在被他胡乱抛给丽莎前喊了一声“等等!”。她接住了老人而他还有一秒钟可以看到他们向地板上的洞前进。“快跑!”

在他来得及想出其他计划前猩猩就已经开始了冲锋,于是莱举起冷冻枪当胸射向那只该死的东西。那应该能让它慢下来——那没能让它慢下来。那只东西疼得大叫,往后退到一边时撞毁了一堵墙,响声在走廊里雷隆回荡。接着它又继续跑了起来,直冲向莱,不顾冷冻枪而且吼声震耳,闪电侠正从地板上爬起来但速度不够快无法救莱。他躲向旁边,试图逃出怪物的路径但半路撞上了甩过来的猩猩手臂——冲击力将他打飞三米,后背撞上墙,肋骨一定是断了。他怒吟。

“格鲁德!”是那小子。莱抱着肋骨咬紧牙关,逼自己睁开眼睛。由于撞上墙他的头操他妈的疼要死,大概是脑震荡了。在走廊的另一端,保安全都沿着楼梯往上逃了。多谢猩猩的暴走,大块的墙面都已塌陷同时大量的横梁都断裂落到地上,一切都开始缓缓崩塌。滑落到他们身边大部分还只是细碎的石灰粉尘,但偶尔也有几块水泥开始碎裂掉下。他们需要滚出这鬼地方。

但那只怪兽又转向了闪电侠,对方正站着,一如既往意志坚定急躁不已。莱必须得认可这小子,他确实能挨打。

“我们不必这样,格鲁德。你可以跟我一起回星际实验室——去见西斯科和凯特琳。你喜欢凯特琳的,记得吗?”

莱在心里重点划线备注要去问闪电侠和他的小队这座城市到底在发生什么他妈的怪事,还有为什么一只该死的超能大猩猩在城里无人看管随便乱晃。但那只怪兽只是咆哮然后捶打自己的胸膛,不为巴里的建议所动,接着它回头望向莱直视他的双眼,仿佛它有智力——仿佛它是——我是格鲁德——然后——

莱的身体违逆了他的意愿,不受控制,他的心灵诡异地感觉遥远陌生,像是蒙了层雾,他感知到自己迈出一步离开墙壁。“哪里父亲?”他的声音问。他感觉得到它,但那不是他。不过他不觉得困扰。什么都不能。突然之间什么都觉得还可以了,比‘还可以’更好,他感到安心、平静。

“格鲁德——你是——你这是在用寒冷队长和我说话?”

“头盔挡住了我——父亲在哪?!”然后莱懂了——闪电侠挡住了格鲁德的能力。格鲁德不喜欢那样。格鲁德很生气。莱也很生气。闪电侠怎么能对格鲁德做这种事?多残忍啊。还有父亲在哪?格鲁德想念父亲了。他没来看它。

“威尔斯——艾尔博德——他已经不在了,格鲁德。我们把他送回了他的时代。他回家了。”

不!格鲁德很生气。它一头冲向闪电侠,然后——

那真是——莱单膝跪下,不停喘气。那只变种大猩猩是一只有超人力气和心灵控制能力的巨型怪兽!?见鬼了。

莱逼自己睁开眼睛,硬撑过发黑的视野和撞墙后就一直没断的头痛。他看到闪电侠一躲、加速,紧接着这小子就到了莱的身边——

“闪电侠,你——”他的声音比刚才调子更高,他能尝到铜的味道。

“你必须逃出这里,马上!斯纳特,格鲁德会再来一次的!”

紧接着那只大猩猩跟着闪电侠急转弯冲向他们,于是那小子从莱身边跑掉引开那只东西,但莱看到它在对方猛冲过它身边时伸手抓起他。身为这样一只庞然大物它身手敏捷。它举起红闪然后抓住对方制服的前襟,连同前襟的一半扯掉了那闪电标志。整件制服的右侧和头罩也不见了,巴里的脸和头暴露出来,紧接着——

那小子尖叫起来。不管那只怪兽在他脑子里干了什么,听起来都很不愉快。

莱看向地上的洞,离他不足三米,而红色的闪电和皮革从顶上掉下来落到他五米外的地方,但是——他诅咒自己——莱不能就这样走掉。他低声咒骂,站了起来然后——向聆听的随便哪个神灵无声祈祷后——发射冷冻枪击中怪物的后背。

它发出一声受伤的怒吼,然后把巴里像破布娃娃那样一丢。它向莱袭来,他尝试准备迎接心灵控制,枪口对准怪物慢慢地向着洞口后退,希望那小子足够聪明懂得现在立刻逃,但是这一次他感觉到——

恐惧——针头——血——针头——好多医生——血——麻醉剂——疼痛——恐惧——恐惧——恐怖——疼痛——红热——好多医生——

莱放声大喊,再次跪倒然后咬紧牙齿。那只大猩猩在缓缓前进,一边从容地隆隆吼叫一边发送伤痛和实验的画面进入他的大脑然后莱——操他有比这还糟糕的经历。他能忍受。他狠狠地咬了舌头一口于是就能品尝到血味拽出一段回忆,是和他父亲的一段回忆,他大发雷霆大吼大叫,皮带抽上他的皮肤,啤酒瓶在额头砸个粉碎,血不停地流,他举起手臂,想躲——

大猩猩停了下来,还在吼但是紧接着,他在脑海中听见——

弱小的人类。不和你争。

哇那——那可真是新鲜。他脑子里有把声音。他顶着那只怪物的侵入抽气抬起头看它,但它正转身走开。他站起来稳住身形,而就在那一刻他看见——

在怪物身后,他看得到巴里正在站起来,上衣几乎都被撕掉了,右边腰胯至头顶全都暴露在外,制服左侧则依然贴在他身上。就在那儿,莱双眼的视线像是被暴风眼所吸走——是印记。巴里身体右侧烙刻着一个灵魂印记,肋骨之下腰胯之上,在他腹肌侧面,就在——那里。正是莱灵魂印记相同的位置。正莱的——相同的。对应的。是一对。

不。对。操。他需要带巴里走——马上

但那只怪物再度袭击巴里,全然没有注意到莱的震惊。他不假思索走向它,而巴里正强忍着它在脑里的不知什么破坏咬紧牙,对它挑衅喝令它退开。天花板开始塌陷了。如果巴里现在害他们都死掉,莱下辈子一定亲手杀了他。

莱对它开枪射出冲击波,冷冻枪甩出一条弧线,巴里则抓起一条电缆或者是绳子——莱迟钝地意识到那是他和丽莎带来准备爬下洞口用的——然后那小子开始围着大叫的猩猩跑,捆住它的脚向上把手臂绑在它身上。不出几秒莱就可以放下手臂了,巴里已经把它给弄翻在地,捆绑起来——

“红闪,你他妈干什么!?”那小子向着莱移动,回到他这边,一边还拖着暴怒的怪兽把它拽向洞口。

“拉他远离地面!我们不能让它——”

“那是我们的逃生路线,你这笨蛋!”

但巴里没有停止拽拉,而且那也无所谓了,因为一秒之后那根绳子崩断然后一大块混凝土直直掉落在怪兽身上。冲击引发地面摇动差点晃倒莱,巴里扔下绳子然后那只东西踢腿,一只脚踹到巴里身上而在莱反应过来前那小子已经飞向后,在地面滑行接着——操莱试图伸出手但那小子已经掉进了洞里,从地板上坠落。

莱赶紧爬向洞口边往下望。巴里落在了地板下三米深的工作通道地板上,正在呻吟,翻滚过来侧着身子。莱看得见丽莎已经冲向他了。谢天谢地。

他转身再看了一眼那只怪兽、那只大猩猩,它正把混凝土块从胸膛上搬开,一条横梁突然断裂落在他们附近,天花板发出一声呻吟让他脊骨一挺脖子后面汗毛倒立。莱用冷冻枪对准钉住怪兽的石块开枪,把它冰在地面冷冻在怪物身上。它大吼大叫拼命扑打,更多灰尘从天花板上漏下来,裂缝像随时准备崩溃的蜘蛛网。莱最后再冲格鲁德开了一枪接着抓住其中一条绳子的末端,绳子的另一头还定在那头野兽底下。他把绳子缠在手臂和左手上,沿着绳子滑下洞口,肋骨剧痛抗议。

离地面还剩最后一米时他跳了下来,丽莎已经在冲他大叫。

“我们走!莱尼!马上!

他不需要她再说一遍。车子离他五米远,停在漆黑的工作通道门口,而丽莎正坐进驾驶座。他赶紧跑过去,肋骨剧痛不已,跳上车后座坐到巴里身旁。馆长在前座缩成一团,吓得魂不附体。他还没来得及关车门丽莎就已经踩上油门,她一踩他把门甩上。

“那他妈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花了这么久?还有——”在他后方,几秒之前他还站立的地方,水泥、石块、地板和天花板全都塌了下来,响声在通道里爆发——破坏、倒塌。

巴里在他身边低吟。莱的注意力猛地落到他身上。他躺坐着,背顶着车门,脚伸向莱痛得闭起眼。他看起来拼尽了全力精疲力竭——嘴唇染血、脸上划开了一道口子,身上到处都是淤青,肋骨无疑是断了,他腿上划了一道伤口,天知道裤子下面还受了什么伤。他的一只袖子和制服的左侧仍然奇迹般地连在身上,但是右侧已经完全不见了,秘密身份彻底暴露在外。但尽管伤痕累累,他还活着,这才是重要的。

这,还有那个印记。巴里正抱着肋骨,套着手套的手半掩着淤青和断掉的骨头,但没有遮挡印记,而莱看得到它——一个复杂的白色印记,一枚棱角崎岖、线条如同闪电的雪花。

莱几乎全靠肾上腺素支撑,他有太多疑问、发生了太多事情但有一件事他确信——

“莱尼我需要些答案,马上!”丽莎还在大叫。操。他们正加速冲向地铁隧道末端的日光。

“带我们出去就是,丽莎!”

“求你们!”老馆长冒了出来,莱受够他了。

“还有丢下这老头。”

“不——”巴里睁开眼睛,试图坐起来。“你不能就这样——”

“我们会在安全的地方丢下他,小子。丽莎,停车。”

他们开出了隧道驶向地上的废弃地铁站,那是个已经关闭需要修缮的旧车站。这片小区恰好在市区外围,没有那么光鲜,莱颇为肯定米克在附近有一间他能借用的安全屋。一分钟之后,丽莎停在一排商铺外面,这肯定是什么地方的门面,星期天几乎没有什么车辆经过。

“出去。”

老人不需要他请第二次。巴里也动了,似乎准备要走,挪动身体时脸疼得皱起来。

“不是你,红闪。你和我们需要打包疗伤。我们有很多问题。”他确实有,莱有上百万个问题。但他还不准备任自己思考——他首先需要去到一个安全、更为隐秘的地方。

丽莎在闪电侠下去前开动了车子。“去哪,莱尼?”她问,既然现在已经安全远离地下通道和那只巨型生物,她的声音重新恢复了些冷静,而他自己的心跳也再次慢下来。

“米克的地方在三十四街。”

她点了点头,她知道那地方。

“不——去星际实验室。”巴里想往前坐起来,莱一只戴手套的手按在他左边——还覆盖衣料的——肩膀上把他压回座位。当然了。他们从来没有皮肤相触,他当然不会知道。只有当他们碰触他才会知道。他的手猛地从巴里身上抽回,仿佛隔着层层皮革也有可能碰到。

“我们才不会在大楼倒塌后,趁中城所有警察都出动抓捕博物馆大盗、在市中心到处设立路障时开车横穿城市。”

“可是——”

“我们不会伤害你,巴里。”他的声音平静了些,变得更加诚恳,而他的手已经自动回到了巴里肩上,像是要他安心般握紧。一双绿眸对上他的眼睛,眼神困惑,还有点茫然并且沉浸在疼痛与紧张之中。但他没有争辩,只是收紧下巴然后别开视线,看向车窗外驶过的建筑。

莱任自己的手再次落了下来,往后靠上椅背。在后视镜中,丽莎正微微眯起眼带着疑问望他。他不准备解释;几分钟之后她就会明白的。

这个安全屋的好处之一就是没有楼梯。丽莎停下了车,那是一间又老又破带厨房卧室的办公拖车,位于工业园的外围。丽莎抓起钥匙而莱下车绕到另一边想帮巴里下车。巴里的动作很慢——比他平时慢太多了——不一会儿就能看出是为什么。这小孩打开了车门站了起来,一只手还抱着肋骨另一只手则扶着车门支撑,他抬起了左腿,明显是不能施力。

“让我——”莱立刻向前伸出手,巴里往后一缩——

“我可以——”

“你还走得动?”

巴里怒目而视,但他脸上的伤口已经闭合,所以那是个好兆头。经过他们的数次战斗以及一次并肩合作,莱现在已经弄清保护巴里的不仅仅是制服,他的痊愈速度必定比常人要快。但即使如此,莱还是抓住了巴里仍旧包裹衣料的手臂然后把那只手甩上自己肩膀,为他受伤的腿充当拐杖。

这就意味着他的另一只手必须伸出来绕过巴里的背部扶住他的腰侧,而既然他不能压到这小子断掉的肋骨——这不会有任何好处,他戴手套的手便往下一滑,主要停在印记上方但还是会不停擦到它。如果不是因为他知情,在任何其他情况下碰触印记都是种亵渎。莱没有这么做,他只是小心翼翼地保证他们的皮肤不会相碰,并且自己的肋骨不会在转向屋子门口时灼痛得太厉害。

丽莎带着审慎的表情等在那,双眼定定地看着莱,但接着她也看到了,双眼受他黑色手套落在巴里苍白肌肤上的对比所吸引。他甚至能看得出顿悟在她脸庞迸发的那一刻。她是知道的——她是仅有的知情人之一——知道莱的印记是什么样子。她睁大眼睛倒抽一口气,而巴里似乎没有注意,在他身边痛得皱起脸细声抽气。

“莱——”

“现在不是时候,丽莎。帮我扶他进去。”

她震惊的表情没有消失,但来到了巴里的另一侧帮忙扶他进入屋内走向卧室,小心地倾过巴里的身体让他落在单人床的一侧。

一等他们放下巴里,她就转向他。“莱,你多久——”

“今天,和那只东西作战的时候,我才看见。”

她下巴都掉了,“你是说你甚至还没有——”

现在不是时候丽莎。”他挤出一句话,巴里正困惑地抬头望着他们。他们同时看向他再互相对望,丽莎一只手梳过自己的长发。她只有在疲惫的时候才会这么做。

“你要我离开吗?”

想到要和巴里独处让他既是胆战心惊又是心急如焚。但在他回答之前,对方说话了。“或者我可以走?说真的?我几分钟之后就可以瘸着走出这里了,我只是扭到脚踝,或者我可以叫俩出租车——”

“你留下,”莱的声音容不下争辩,但巴里似乎从来不在任何形式的挑战中退却。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阻止我,斯纳特。”

“我带你来不是为了打架,红闪。”他瞪对方接着突然控制住自己,抿紧嘴唇。他转向立在简陋房间里的小床头柜,为了展示自己的诚信解下了冷冻枪把它丢在台面。他把自己风雪大衣扔在上面。

“丽莎,”他一边这样做一边说,“你可以走了。我以后会和你解释。”

他没有听见她动,于是越过肩膀望她一眼。她在门边犹豫,视线在他和巴里间来回。看到她脸上如此直率的担心,他有点恼火。“我有分寸。”

她半信半疑地瞥了一眼接着换上假笑点点头。“那是当然,哥哥。闪电侠,我想你我一定会回头再见的。”

她带上了身后的门。在她关上门的那一刻,莱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速。他还没有再看向巴里,而他差点就不想望过去了,他不知道该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采取什么样的方法怎么做。他该先解释,还是直接开始?他脱下了手套,把手套扔在大衣上。

“我来这里是要干什么,斯纳特?”巴里似乎终于厌烦了等待。他的声音比在车里时有力,但当莱望过去时那小子一副累极硬撑的模样。他正把上衣剩下的部分剥掉,擦去脸上的干血。他的左腿伸向前。“你只是想要答案吗,因为我还挺肯定就算丽莎在我也能解释格鲁德的事情。”

对了。答案。那非常好。可莱有更加迫切的事情。

“巴里,我们有些事必须谈谈。”

在巴里视线的审视之下莱略一犹豫,眉头紧皱。巴里没穿上衣,除了装点他身体的淤青之外——除了淤青和印记之外,肌肤苍白毫无瑕疵。那吸引了莱的目光,他盯着看好长一段时间,直到巴里不自在地动了动。

“你想干什么,斯纳特?”他现在声音紧张,莱猛地一抬眼再次对上巴里的眼睛,苔绿而完美。天啊他完美无缺。甚至,美丽至极。莱现在看得到了——巴里拥有一股如此生猛的力量,这般自信有力,强烈得让他一向着迷不已,但他现在能看到的比这还要多太多。他能真正看到巴里。他让人屏息。莱一时之间几乎要被这股认知所击倒——这是他的灵魂伴侣

他向前走了一步而巴里向后畏缩。莱无视这一点往旁边一迈,挨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两人间不足一尺。他平稳地呼吸一次转身,一只赤手落在了巴里的肩上。


作者的话:
磅地一声开场! 
这篇文会很而且我一点也不保证——假的,我能保证一件事。这篇文会是HE结尾,不过一路上将会坎坷崎岖。

----

P.S 今天内将会2更第二章。

评论
热度 ( 60 )
  1. 中城北极圈集中供暖基地暗子 转载了此文字

© captainfreak | Powered by LOFTER